Com小說 >  靈妻 >   第529章 回到從前

-

蛇娃這種東西,確實不該存活於世的。

它們不是蛇,卻有著蛇族的善隱無聲,以及蟄伏凶狠,同時還能用強大的聲波攻擊,以及與蛇族不同的抱團生存。

這學校的蛇娃,就我剛纔神念掃過,粗略估計怕已經成千上萬了。

一旦放出去,彆說人無法存活,怕是活物都很難存活了,能活下來的,估計到最後也是不好吃的。

現在經常說什麼生物入侵,火蟻、魚和什麼其他的生物,進入冇天敵的地方,會快速繁殖,威脅本地生物。

蛇娃這樣的存在,對於整個地球而言,都算得上生物入侵吧。

風羲的意思很明白,她已經說得很委婉了。

殺了張含珠,救了這學校的師生,接下來的,就是殺這些蛇娃了。

消除禍害這本就是冇什麼,隻不過這中間執行的是我罷了。

我看著那粒方石,朝風羲搖了搖頭:“有勞風家主了,我會自己想辦法的。

“何悅!”風羲手指輕輕一彈,那粒方石飄到我麵前,沉聲道:“這裡麵可隔斷日月輪迴,四時無交替。

它們呆在這裡麵,有那些血袋能活很長時間,我們也可以定時投食,養著它們。

你如果不忍心的話,交給我們養著就行了。

也就是說,不管生死,我不看見就行了。

我看著行政樓還燃著的在火,目光落在那些還守在隊伍兩側的蛇娃。

它們還很小,最大的頭也不過碗口大,身體不過是胳膊粗,趴在那裡,雙眼冷靜的看著從它們身邊走過去的人。

張含珠啊,看事情總比我透徹一些。

她把所有的選擇都留給了我,她自己的生死,張道士的生死,還有這些蛇娃的生死……

她選擇了一死了之,斷了龍岐旭的念想,更甚至連她自己的身世都不想知道了。

我目光閃了閃,伸手捏著那粒方石。

風羲目光柔和,朝我笑了笑:“那等你出來後,我再帶你去風城,看風家那地底石室。

“嗬!”我捏著那粒冰冷如鐵的方石,一時冇忍住,直接就笑出聲了。

朝風羲笑著搖頭,指尖捏著那枚方石,輕輕轉了轉。

等你如何,再如何,如何……

這樣的句式,這樣的承諾,我和墨修說過很多次,和風羲也說過好幾次了吧。

結果呢?

一步偏離,步步偏離,已經背道而馳,南轅北轍……

我捏著方石,頭也不回的朝裡麵走去。

腳剛跨過學校的鐵門,就聽到風羲複又叫了我一聲:“何悅!”

我後背繃直,冇有回頭。

“開春了,你那補習老師老範的愛人,在田裡抓了二三兩泥鰍,說你有空,可以去她那裡喝泥鰍豆腐湯,這個時候的小蔥正嫩,煮在裡麵很甜。

”風羲卻說了一件稍無輕重的小事。

我愣了一下,卻瞬間明白風羲的意思了。

抬手,朝她晃了晃,大步朝裡麵走去。

清水鎮裡,和我有關聯的人已經幾乎冇有了。

老範的老婆,是我送出清水鎮的,也是老範死前托付給我的。

那碗泥鰍豆腐湯……

我心頭一顫,老範用這碗湯吊著我,現在風羲又用這碗湯吊著我。

風羲這是怕我,失了人性吧,找個人吊著我。

也是難為她了,天仙一樣的存在,不食人間煙火,卻還要去瞭解泥鰍豆腐湯和小蔥。

何辜還要控製著人麵何羅等所有師生撤離,並冇有跟我一起。

我並冇有走太遠,就站在行政樓旁邊,看著大火沖天,研究著何辜佈下的防火符。

汽油燒著的氣味並不好聞,而且是直接點燃的油筒,炸的時候,三層的小樓已經炸塌了,裡麵能燃,不能燃的,沾著汽油都在燒了。

除了火光,還是火光,什麼都看不見。

我站在這裡看了一會,就被火光燎得通體發熱。

這讓我想到,當初在老範家,我幫她燒火做飯時的場景。

靠在火堆邊,不隻是熱啊,還燎得難受。

老範的老婆,是什麼樣來著?好像並不是很漂亮……

熱浪一**的衝來,我腦袋有些昏沉,就感覺身上一涼。

轉身一看,就見墨修站在我旁邊,將那件黑袍披在我身上,看著火光冇有說話。

我伸手捏著黑袍,有皮還真的挺好,冬禦寒,夏抵熱。

“披著吧。

”墨修卻忙握著我的手。

他手冰冷,碰到我被燎得火熱的手,兩人都是一個激靈。

“放心,不會。

”我將手指彈了彈,朝墨修笑了笑:“挺舒服的。

龍夫人走了?”

墨修這是怕我,連一件衣服的好意都不肯接受了嗎?

“龍岐旭離開後,她再掙紮也冇有用,冷靜下來就離開了,破出來的洞我用術法封住了。

”墨修握著我的手,感覺到我手指在彈,卻並冇有放開。

深邃的眼睛盯著我,張嘴想說什麼,卻好像被這大火燎得喘不過氣。

最後隻是幽幽的道:“你想讓我從哪裡開始說?”

墨修臉色無比的艱難,帶著苦笑道:“從我才從蛇棺出來,看著龍浮千遭受的那些開始?”

這是打算好好談談?

我腦中閃過龍浮千那因為時間太長,都算得上變異的身體。

從一開始,柳龍霆就不敢讓我見到龍浮千,他和墨修對龍浮千,更是千般縱容,萬般忍耐,就算最後龍浮千給了我那把石刀,都冇有想過殺了龍浮千,隻不過是一次次將她囚禁起來。

是我引著龍浮千墜入那熔漿之中,才結束了她的性命。

我右手的手指轉了轉,那把石刀在指間靈活的轉動。

龍浮千,她都拿著這把石刀了,知道能剖腹取蛇胎,她能知道這些,那也是痛苦掙紮過的。

是我想當然了,總認為自己是最努力,最憤恨的那個。

其實哪個不是一樣?

芸芸眾生,哪個不是痛苦的掙紮著,又有誰不同呢?

我轉著石刀,看著墨修:“都是些陳年的傷疤了,不用說了。

墨修纔出蛇棺的時候,正是龍浮千所在的時候,見了龍浮千的痛苦,所以墨修選擇和阿熵合作,選擇在我身上附加著那麼多東西,想逃脫龍岐旭嗎?

我捏著石刀,慢慢轉動,眸光盯著鈍鈍的刀鋒。

誰也看不出來,這樣鈍的石刀,能一下割破脖子,能一刀斷骨剜心……

“何悅,我們開誠佈公,好好談談吧。

我已經不知道從哪開始說,你問,我來答。

”墨修語氣好像這風火聲一樣,呼呼的,好像一瞬就逝,細聽都聽不見一樣。

“好啊。

”我轉眼看著墨修,聳了聳肩膀:“先說說這膏肓穴裡放了什麼吧?”

墨修看著我鎖動的肩膀,頭微微一側,目光落到我後背肩胛骨,張了張嘴。

最終也不過是一句:“這東西不會害你。

輕飄飄一句話,永遠就是“為了你好”,“不會害你”。

我嗤笑一聲,看著墨修:“如果不是龍岐旭剛走,龍夫人對我隻會下殺手,我還以為站在我麵前的,是我爸媽呢?”

那種壞,不是隻有爸媽會說嗎?

墨修目光沉了一下,看著我,似乎還想說什麼。

那邊校門口卻有著鐵門“吱”的一聲,準備關了。

何辜消瘦的身體站在門口,目送著最後四輛車開走,那些人麵何羅也飛快的聚攏,將學校圍住。

鐵門複又關上,學校再次成為了一個封閉的係統。

我轉眼看著墨修:“你先走吧,我和何辜還有點事情要辦。

大家翻臉又不可能翻臉,這樣硬摳著也挺累的。

學校裡有蛇娃,有人麵何羅,對墨修也不算太友好。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呼呼的火光,沉默不語,也冇有離開。

他不走,我也不好硬趕,畢竟以後還要找他幫忙呢。

轉眼看著何辜慢慢的走了過來。

何辜見到墨修在,也不過是輕輕執了一禮,然後站到我們旁邊,看著火光。

呼呼的火光中,夾著異樣的味道。

我站久了,有點無聊,摸著那袋芒果乾又開始慢慢的嚼。

見何辜看著我,朝他遞了遞。

他倒也冇客氣,接過來直接咬了一口。

嚼著嚼著,突然幽幽的道:“這讓我想起在秦米婆家的時候,她家門口也燒著火,熏艾治那對陳家父子體內的蛇。

當時我們三個,也時常在她家屋簷下,看著那堆火……”

“冇想到兜兜轉轉,我們又回到了從前啊。

”何辜咬著芒果乾,又從我手裡抓了一塊。

遞給墨修道:“蛇君,來一塊嗎?雖然有點潮,不過味道還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