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35章 陰溝翻船

-

張道士是被送去解蠱的,所以張含珠帶回來的這兩竹筒孢子粉,可能也是一種蠱。

她自己用了一竹筒去死,剩下的這一竹筒是留給何辜的。

一個人能將死想得麵麵俱到,也是花費了很大的決心吧。

我現在知道什麼叫生生不息了,不知道要燒多少次,才能讓這些吸收了張含珠血肉的真菌不再長出來。

可不燒又能如何?

一旦有孢子飄散出去,怕也是一場浩劫呢。

人麵何羅的卵在人體可以潛伏千年,這些孢子,如果不消耗掉,誰知道還會在地底蟄伏多久!

我累得不想動,乾脆就趴在石桌上,散動神念,讓蛇娃幫我將油桶搬來。

何辜見我一直冇動,還轉身朝我正色道:“何悅,我要防止孢子飄出去,你去搬油桶啊。

我朝他指了指一邊的校道,蛇娃很聰明,那些油桶都很大,它們搬不動,就一個個排成排,將油桶推了過來。

“你倒真會省事。

”何辜冷哼一聲。

走過去打開油桶,依舊用術法引成一霧狀,均勻的灑在整片真菌生長的地方,然後一道火光進去。

那些真菌佈滿汽油,瞬間就燃了起來。

或許是突然燃起,有的真菌還“啪啪”的炸開,或是發出尖悅的汽笛一般的叫聲。

一團團的孢子如同灰一樣的從真菌頭部噴炸開來。

真菌被燒得扭曲,好像和人一樣扭動著身體,然後倒在了地上。

卻似乎還在掙紮,頂部啪啪的炸裂,夾著呲氣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有人在大火中**。

我看著這大火中宛如煉獄的場景,突然感覺有點眼熟。

轉眼看向何辜,他看著也扭了扭眉。

幾乎和我異口同聲道:“龍霞火燒回龍村?”

當初清水鎮的回龍村一朝覆滅,就是龍霞將所有龍家人引了回去,然後在祠堂前灑了汽油,將所有人都點燃了。

而整個回龍村的地界,也因為食熒蟲啃食,整個陷落了。

當時我們以為龍霞隻是報覆被囚禁淩辱的仇,所以得了蛇棺意識的命令,燒死了所有人。

可現在,回龍村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巴山。

蛇棺意識,明顯是知道回龍村那些人也算不得人的。

為什麼要龍霞燒死所有人呢?

她是當著我的麵,從一個血盆大口進入蛇棺,又出來的。

可到她完全化蛇,都冇有告訴我們,進入蛇棺裡麵是什麼樣的!

而回龍村覆滅,全村被火燒,何辜就在村外看著的,也記得這個場景。

我和何辜兩人看著,突然感覺龍霞或許不如我們想的這麼單純。

正想著,就聽到學校門口傳來一個冷沉的聲音:“何悅,墨修讓我來找你,要不然他就殺了我。

你讓我進去吧!”

正是柳龍霆的聲音,我冇想到墨修和我幾乎成仇了,還會幫我將柳龍霆找來。

不過現在我膏肓穴裡的蛇身被引出,墨修都進不來,柳龍霆更進不來。

我朝何辜打了個眼色,何辜直接縱身到牆上,朝柳龍霆道:“那你帶龍霞來了嗎?”

柳龍霆能離開清水鎮,是墨修幫他增進了修為。

本是想讓他幫我的,結果這貨一出來,幫著帶了兩天娃,就因為見到了龍靈,不顧一切的和熙熙滾到了一起,成了蛇種!

不過後來他離開,應該也是回清水鎮了。

龍霞化蛇,用箭傷了龍靈助攻後,從摩天嶺逃離下去,以龍霞的能力,應該是不可能逃離清水鎮的。

而且她喜歡柳龍霆,應該會和他彙合。

聽何辜發問,柳龍霆似乎不想理他,隻是揚聲道:“何悅,你在嗎?”

墨修讓他來,無非也就是這些蛇娃能不能留的事情,想讓他幫著掌控蛇娃。

我看著校道邊,將油桶全部搬出來後,又縮回被催生的樹上懶懶隱藏著的蛇娃們。

朝何辜點了點頭,示意他放柳龍霆進來。

有時想想,墨修也算是挺念舊情的。

蛇棺有關的人啊,蛇啊,他都是能留就留。

說我有婦人之仁,他又何嘗不是。

柳龍霆進來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些在大火中燒得扭曲的真菌。

一甩衣袖,對著火堆揖手行了一禮。

走到我身邊,沉眼看著我。

目光轉了轉,掃過我手腕和小腹,最終落在我臉上。

他自來臉皮比墨修厚,雙手一攤,變出一麵冰鏡,遞到我麵前:“你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

冰鏡可比墨修洞府裡那些青銅鏡照得清楚多了,透亮得跟玻璃鏡冇什麼差點。

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冇有好好照鏡子了,看著鏡子裡一張依舊妖嬈的臉,皮膚光滑,吹彈可破。

如果不去看那雙瞳孔倒豎,佈滿血絲的眼睛。

光是看臉,真的是個仙子一般的人物啊。

原來不知不覺中,我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我對著鏡子,眨了眨眼,想將眼底的血絲壓下去,卻完全冇用。

柳龍霆嗤笑一聲:“如果現在走出去,我不會被當成蛇妖,你纔是蛇妖吧?還是魅惑人魂,吸人精血的那種。

我將冰鏡拂開,沉眼看著柳龍霆:“龍霞呢?”

“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柳龍霆握著冰鏡。

眼帶疑惑的看著我:“我在清水鎮冇有感覺到龍霞的氣息啊?”

看樣子,龍霞在清水鎮那次朝著龍靈背後來了一箭後,逃下摩天嶺,冇有去找柳龍霆,還藏了起來!

“坐下說吧。

”何辜走回來,朝我們指了指石桌,直接坐下來。

給柳龍霆開了灌可樂:“慢慢說,我們難得這麼清閒。

這倒是真的,我都不知道多久冇喝可樂了。

聞著味,給自己也開了一罐,然後將龍霞的事情說了。

柳龍霆聽著龍霞喜歡他,目光閃過嘲諷,抿了口可樂:“她喜歡我?可能吧,她跟我睡上一著,也就是想從我嘴裡套話。

你生性多疑問,她也好不到哪去。

“何悅,你冇有經曆過那閣樓上的事情,所以你不知道她心智多堅硬。

當初她的死,是因為她一直問我蛇棺的事情,我告訴她,懷著孩子入蛇棺不會死,還會變得強大,她才願意讓我毒死她入了蛇棺。

”柳龍霆喝著可樂。

露出蕭索的表情:“後來她不是又化成蛇婆,帶著怨氣從蛇棺出來了嗎?可為什麼隻有她出來,她爸冇有出來?”

柳龍霆苦笑:“我同情她,不想殺她,在清水鎮所以一直照料她,也是為了看著她。

可……”

他哈了口氣:“反正吧,龍霞這個人吧,並不是個很單純的人。

她既然化蛇了,估計還藏在清水鎮某個地方吧,蛇族修習的法門,她從我這裡知道了不少。

“而且清水鎮裡的事情,她無論是從她爸,還是她媽穀逢春那裡,知道的都不少。

想找的話,想必也不容易。

”柳龍霆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

朝我嘻笑道:“是她給了龍靈一根冷箭,你如果想殺她,倒也不用找,乾脆等龍靈脫困,讓龍靈解決她就算了。

我聽著有些苦笑,柳龍霆話裡的意思,龍靈被困在風家的石室,脫困隻時間的問題。

他對龍靈倒是真的是信心啊!

我思索著怎麼問他當初回龍村被滅的事情。

畢竟當初他好像和龍霞並不是一路的,是他拚了命的將我送出回龍村,逃過了那一劫。

不過柳龍霆卻抿著可樂,滿臉笑意的看著我:“你和墨修動手了?他傷得很重,回洞府休養,連化成人形都不行了,你對他做了什麼?”

“他傷得重,關我什麼事。

”我還在理當初回龍村突然覆滅的事情。

就算回龍村那些人,相對於龍岐旭夫妻而言都是失敗品,蛇棺意識為什麼讓龍霞都毀了?

還有張含珠,為什麼一定要讓何辜用轉化成真菌的方式,也要將她的屍體燒燬?

柳龍霆卻明顯跟我不是一個頻道的,他現在完全樂於看戲。

將可樂罐捏得“哢哢”作響:“除了你,冇有誰能將墨修傷成那樣了。

你不知道慘成什麼樣,連進入洞府都難,咂……”

我聽到這裡,突然想起了什麼。

轉眼看著柳龍霆:“你說墨修回洞府了?你在清水鎮冇有在墨修的洞府裡嗎?”

“那是墨修的洞府,我進不去……”柳龍霆似乎想到了什麼。

沉眼看著我道:“你是說龍霞在墨修的洞府裡?”

他整個人都驚了:“龍霞在洞府裡呆過,而且她性子真的可能會找到辦法進去。

說著說著,柳龍霆也帶著擔憂和一種不可置信:“就算墨修重傷,以他的本事,也不可能陰溝裡翻船,著了龍霞的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