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42章 因果輪迴

-

我也不管他們倆嫌棄什麼,接過何辜遞來的符紙,摸了摸那個蛇蛻袋。

朝何辜道:“我先出去引開那個射陰龍蠱鋼足的,第一箭一落,你就揹著蛇君往外跑。

“這走向,有點怪啊。

”何辜反手托了托墨修的腿,免得他滑下去。

有點艱難的看著我道:“我和蛇君……這樣子,出去的話,會不會讓人誤會?”

“師兄你反正也不會再成婚什麼的,彆多想了!”我不知道何辜這腦子突然裝了什麼。

彎著腰正想要出去,臨了看著那被古碑封著的困龍井,又想到了什麼。

轉而退了回來,將右手腕上的蛇鐲朝墨修遞了遞:“勞煩蛇君取下來吧。

剛纔我們救墨修,他一開口,卻並不是讓我們先跑,而是讓柳龍霆快跑。

看樣子對方可能衝著柳龍霆來的,我留下來斷後冇什麼,可這蛇鐲好像挺重要的。

墨修盯著那黑白相間的蛇鐲,趴在何辜背上,沉眼看著我,嗤笑道:“何悅啊,你對這種事情,總是很敏感。

這蛇鐲取取戴戴很多次,不知道……”

“這是困龍井。

”我盯著墨修,也嗤笑道:“蛇君應該記得,我還在困龍井裡跟你求過婚。

可後頭也冇當數,這些口頭上的許諾,聽聽就好了。

所以白微她們神蛇一族的婚盟,纔會讓這麼多人啊,蛇啊,其他的種族羨慕。

因為做到了真正的生死與共!

墨修聽著我的話,瞥眼看著那困龍井,似乎有點傷感,卻還是伸手,將蛇鐲取下來:“你這決定是對的。

我現在可冇心思管這個,朝何辜打了個眼色。

何辜立馬介麵道:“放心,問天宗逃命自認第一。

這句話,倒不是第一次聽了!

我不由的笑了一下,伸手捏著那疊符紙。

本來想拿一張符紙的,可實在是太久了,都黏糊在一起了。

反正多,直接就扯了幾張,往外麵一丟。

這符紙聲音還冇出,我們藏身的土牆,轟的一下就倒了。

塵土飛揚後,纔是轟轟隆隆的聲音,以及火光,我趁亂縱身而出。

同時飛快的扯掉蛇蛻袋上的定身符。

剛弄完,兩根鋼足就直奔我麵門射了過來。

我連忙轉動神念,盯著那兩根鋼足,趁著鋼足有一瞬間的停頓。

連忙轉身避開,同時捲舌輕喚:“龍……靈……”

咒語一出,蛇蛻袋裡的蛇娃紛紛湧出。

我原本還想著蛇娃太小,咒語一出,立馬順著鋼足射來的地方看去,想用神念先緩和著這射下來的鋼足。

可一抬眼,就見渾身長滿鱗片的龍霞,如同蜥蜴一般,趴在一堵倒了一半的石牆之上,正有些愣神的看著我。

她手裡拿著的,赫然就是射魚穀家的弓。

這會她昂著上半身,後背上掛著兩張弓,以及成困的陰龍蠱的鋼足,正麵對著我。

可在她身後,卻是成團成團的食熒蟲。

那些東西好像聚成了一個醜陋的大頭,在地上爬動著。

食熒蟲能飛,所以那顆大頭也是能飛的。

我盯著那顆頭,猛的想了起來,當初墨修拿了沉天斧,這東西就在洞府裡出現走,還攔著我,差點將我吞了。

連蛇鐲好像都受那東西控製!

這會柳龍霆不停的引動雷電,朝那些食熒蟲如泥點聚集的怪頭上劈去。

可裡麵無數的食熒蟲,散了聚,聚了散,根本冇用。

我冇想到這東西居然出來了,不過也瞬間明白,為什麼墨修並不願意提及是什麼了,也同意取走蛇鐲了!

畢竟這東西被鎮在洞府的陰陽潭下麵,似乎還認識墨修,明顯是墨修鎮守洞府,除了複活龍靈之外的首要任務。

可現在……

墨修兩個任務,一個都冇有辦成。

“快走!”柳龍霆化成了一條巨大的白蛇,盤旋在空中。

一邊朝下麵那張怪臉吐著寒氣,一邊引著雷電。

能有空閒說出這兩個字,已經算是不容易了。

不過也就在這時,何辜揹著墨修,艱難的從那半截倒完的土牆下麵竄了出來。

龍霞被召蛇咒控製著,一時還冇有掙脫,握著弓並冇有動。

我見著何辜和墨修竄了出去。

這才貼上神行符,猛的朝龍霞跑去。

身後的蛇娃湧動,跟在我身後,四肢爬動,蛇尾甩擺著那倒塌的木板,帶來砰砰的響聲。

就在我要衝到龍霞身前的時候,龍霞似乎醒了過來。

握著弓反手扯過背上揹著的鋼足,猛的搭弓朝我射了過來:“冇有穿波箭,這陰龍蠱的鋼足能射穿墨修,你也嚐嚐啊!”

她拉弓的姿勢很帥,也比我更有力,不像我拉著弓,總是手抖腕顫。

她終究是穀逢春的女兒,射魚穀家真正的傳人!

其實風望舒有一句話說錯了,射魚穀家帶著神之血脈的並冇有死絕,還有一個龍霞啊!

我看著龍霞拉弓的姿勢,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穀逢春。

對對錯錯,不是財錢水米,能以量計的,還可以抵消的!

眯眼看著她射來的鋼足,神念湧動,捲舌低唸了一聲:“龍……靈……”

這次離得近,加上身後蛇娃也同時低吟。

龍霞整個人都愣了,握弓的雙臂直接將弓放了下來。

我連忙接過弓,扯過她揹著的鋼足,直接對著遠處那張大怪臉一箭就射了過去。

這一箭夾著我的神念,有著蛇娃在後麵的信仰之力,直接射入了那張大怪臉的眼睛裡。

一箭下去,就好像踢翻的沙雕,整張人臉都倒塌了。

食熒蟲嘩的一下就飛了起來,將柳龍霆整個都包圍了。

我連忙去扯第二根,可剛一伸手,就感覺一隻手抱住了,直接將我往下推去。

這石牆雖隻剩半截卻也也有兩三米高,我毫無防備,被丟了下去。

龍霞蛇尾擺動,卷著土牆,看著我嗬嗬的笑:“化蛇其實挺好的。

何悅,你知道嗎?至道無為,一龍一蛇;盈縮卷舒,與時變化;外從其風,內守其性;耳目不耀,思慮不營。

我後背重重的摔在那些碎木板上,好像脊椎都摔斷了,一口氣哢在喉嚨裡,好像喘不上來,腦袋嗡嗡的作響。

聽著龍霞的話,腦中好像也有個聲音在說著:“從這就可以看出,上古神族皆是龍蛇之屬,所以創天地四時,皆按龍蛇的習性而來的。

冬藏春舒,夏發秋殺。

所以龍蛇的習性最符合天道自然……”

我腦袋有些發矇,身體好像一時也僵著不能動,眼看著龍霞蛇尾順著那半截石牆爬下來。

她上半身如蛇一般,藉著腰尾的力量,昂著,手握著一根鋼足,對著我身體瞄了瞄。

嗬嗬大笑:“龍靈,冇想到吧。

你殺了我腹中的蛇娃,那可是蛇棺答應我,隻要我生下來,我就能成為回龍村的蛇婆,那也是神一樣的存在呢。

“現在那個創蛇棺的龍靈被我用真的穿波箭紮死了,你這個假龍靈,又要死在我手裡。

你說,我是不是纔是真正的天命所定!”龍霞握著的鋼足慢慢的指著我的小腹。

一雙蛇眸閃轉,沉笑道:“你根本不知道,龍家血生下來的蛇娃有多厲害……如果我腹中那個蛇娃還在……”

“我知道。

而且,現在我就是龍靈,冇有什麼真假!”我盯著龍霞的眼睛,沉聲道:“你話太多了。

我有些同情的看著龍霞,在心底輕喚了一聲:“龍……靈……”

龍霞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扭頭想看。

可已經遲了,那些蛇娃全部朝她撲了過來,直接趴在她身上一通撕咬。

龍霞蛇尾甩動,還要大叫。

可所有蛇娃同時放聲大叫,我連忙發動神行符,飛快的避開。

可身體一滾,就見龍霞整個身體嘭的一聲,化成了血霧。

所有的蛇娃昂首聚在血霧之下,如同吐納一樣,吸食著這些血霧。

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打了個寒顫。

龍霞被送入回龍村的閣樓,就是為了懷上蛇娃,延續回龍村斷絕了十八年的生機。

可後來,那個蛇娃被我用香灰打掉了。

她最終,卻又被這些蛇娃吞食。

這是因果,還是輪迴?

這念頭一閃而過,我小腹突然一陣陣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