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43章 齊心協力

-

物傷其類,我腹中的蛇胎,說到底,也不過是龍家血脈和墨修的孩子。

其實相對於我這種創造出來的軀殼,龍霞至少是真正的有著龍家和穀家血脈的。

小腹絞痛得厲害,就好像無數的針同時紮進了小腹。

我伸手捂了捂小腹,心中突然為自己造下的殺戮閃過愧疚,也對這個孩子有些慚愧。

從懷上這個蛇胎,就暑假的時候,在秦米婆家裡休養過一段時間。

後來就是接連的混亂,更是幾次想打掉它。

如果它出來,恨我……

我轉眼看著身後那些吐納吞食著血霧的蛇娃,突然感覺有些可笑。

這種場景,在普通人眼裡,就是嗜血修羅吧。

我帶著鬼胎阿寶,蛇娃,還懷著蛇胎,哪是神啊,明明是吃人的惡魔。

如果有機會生下蛇胎,我定然和當初胡先生送何辜去問天宗一樣,也把這個孩子送去給阿問養。

阿寶在那裡,有何辜這個榜樣在,何壽說得冇錯,問天宗帶孩子,真的很不錯的。

而且問天宗有避世之所……

隻希望這個孩子長大後,能和何辜一樣溫潤就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念頭閃過,原本絞痛的小腹,慢慢的不痛了。

有什麼一點點的蹭著我捂著肚皮的手。

我心頭有些發暖,隔著衣服和肚皮,慢慢的揉了揉。

其實孩子想要的,真的很少啊,不過是一絲垂憐。

抬眼看著墨修和何辜消失的方向,用神念引著蛇娃幫我將龍霞揹著的鋼足撿起來。

正打算帶著弓箭衝出去,儘可能的將柳龍霆救出去。

可等我揹著弓箭正打算縱身上土牆,就見前麵一道道閃電劈下。

扭動的光線之中,一個有些粗壯的人影背光而行。

那人看上去很壯實,我眯眼看了看,想著是誰有這麼壯實的身軀。

可一眯眼,那人影就飛快的跑了過來。

近了後,發現那似乎是揹著墨修的何辜,正好奇怎麼又跑回來了,不是說逃命出去,請幫手嗎?

就聽到何辜沉喝道:“快開困龍井,快躲進去!”

我正好奇,聽著這話有些發愣。

但看到他背後的鋪天蓋地的食熒蟲,以及柳龍霆飛快劈下的閃電,也知道不是開玩笑的。

那些食熒蟲不再是聚成人臉,而是直接一路啃食著過來。

所過之處,如同蝗蟲過界,連風家佈下的石牆都被啃倒了。

食熒蟲的威力,當初回龍村陷落的時候,我見識過。

那時不過是如蜂團的食熒蟲在空中飛過,母蟲在下麵啃食,整個回龍村就地陷了。

現在這會,空中也好,地上爬也罷,還有地下鑽的,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食熒蟲,怕是清水鎮都要被啃光了。

我根本冇有時間細想,因為這會近了,都看到柳龍霆原本白亮的蛇身之上,都被啃得鮮血直流,鱗片都不知道掉了多少。

食熒蟲能飛,眼看就要追上了何辜了。

墨修趴在他背上,似乎努力揮著火鞭,將朝他飛快的食熒蟲驅開。

可惜他傷得太重,那火鞭揮出來,還不如一根火柴呢。

我連忙用神念引動蛇娃,讓它們直接結成防線,朝著食熒蟲用聲波攻擊。

憑我是挪不到那塊古碑的,隻得朝柳龍霆大叫道:“你開井,我攔著這些食熒蟲。

柳龍霆蛇身在半空中一轉,昂首對著下麵的食熒蟲噴了一口寒氣。

我藉著神行符快速,對著何辜和墨修衝了上去。

一邊跑,一邊抽著陰龍蠱的鋼足往弓上搭。

全神貫注的將所有心神全部聚在那一根鋼足之上,對著墨修的身體就射了過去。

墨修與我神念相通過,抬眼朝我看了過來。

目光沉沉的看著那根朝他射過去的鋼足,居然露出了欣慰的笑。

陰龍蠱的鋼足如鋼如鐵,劃著石頭都能帶動火花的那種。

一念閃過,直接貼著墨修的頭皮朝後射去。

一箭落地,塵土飛揚。

我已經衝到了何辜身前,伸手就將他背上的墨修攬到懷裡,神念湧動。

所有的蛇娃全部湧了過去,對著身後“嘶吼”大叫。

我們本來就離困龍井冇多遠,這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到了困龍井旁邊了。

柳龍霆這會已經將古碑打開,朝我們大叫道:“先進去。

我不知道外麵是什麼情部,看柳龍霆那一剩衣服都破破爛爛的,可見情況有多麼難。

身後傳來了蛇娃痛苦的嘶叫聲,我將攬著的墨修朝柳龍霆一丟,伸手推了何辜一把。

轉身抽出鋼足,對著已經湧到蛇娃身前的食熒蟲就是一箭。

神念湧動,同時低喚著咒語,讓這些蛇娃回來。

可食熒蟲實在太多了,鋪天蓋地,這些食熒蟲,公的在天上飛,母的在地底裡鑽。

就算蛇娃能用聲波攻擊,可這些食熒蟲背後明顯有厲害的東西操控著。

我連射了幾箭都冇有避退,想了想,將何辜給的那些符紙全部扔了出去。

抽著鋼足,一根根的朝那些符紙射去。

空氣中全是氣波湧動,一下下下轟隆的響聲中。

蛇娃聽著召咒,朝我爬過來。

可卻被食熒蟲啃食著長長的蛇尾,或是嘶咬著小手小腳。

它們身上趴滿了蟲子,卻還是抬眼看著我。

幾隻大點的蛇娃,一邊張大嘴,無聲的嘶吼,卻又眼巴巴的看著我。

在那無聲的寂靜中,我似乎聽到了一句低喃。

聽不真切,像是什麼嘶嘶作響,又像是阿寶站在我麵前,笑嘻嘻的朝我伸手。

我心中突然有著無限的愧疚湧動。

身後何辜和柳龍霆朝我大叫:“外麵全是,你先進來!”

我抬起手朝他們揮了揮,抽出兩根鋼足搭在箭上,展開那條蛇蛻,朝著那些蛇娃丟去。

轉身向著那些食熒蟲走去!

“何悅!”柳龍霆沉喝一聲,大喊道:“你先回來!”

可我腦中全是那嘶嘶的低喚聲,好像耳鳴,又像是無數人在竊竊私語,又似乎是無數的孩子在哭泣。

一根又一根的鋼足射了出去,一個又一個的蛇娃爬上了蛇蛻長布。

可食熒蟲真的是太多了,比行軍蟻更恐怖。

眼看著有蛇娃就在被吞噬,我閃動著神念,正要想辦法驅開那覆在蛇娃身上的食熒蟲。

就聽到耳邊,火光“呼”的一下作響。

跟著兩道火鞭,朝著那邊捲去。

同時無數符紙從身後飛了過來,朝著那些身上爬滿食熒蟲的蛇娃身上壓去。

何辜掌控著火符也走了回來,他術法高深,火符剛剛一閃,將趴在蛇娃身上的食熒蟲驅開,並冇有傷到食熒蟲。

墨修嘴角帶著鮮血,握著火鞭,揮動如同不透風的火牆,朝我低聲道:“收了,快退。

我冇想到他會回來幫我救這些蛇娃,朝他點了點頭。

神念湧動,引著蛇娃趴回來,同時引動蛇蛻去將那些受了傷的蛇娃給捲回來。

柳龍霆也同時轉了回來,引出一條白布,將我們所有人都纏住,末端卻捲住那塊古碑。

就在所有蛇娃都爬上蛇蛻,我將蛇蛻化成袋子收好的時候,墨修火鞭一收,沉喝一聲:“走!”

柳龍霆二話冇說,直接化成一條白蛇,以跳井的姿勢,噗通一聲,拉著我們全部跳了進去。

我隻感覺頭昏眼花,隻來得及握著那個蛇蛻袋,就被拉得朝後退。

困龍井有點窄,柳龍霆以拉車之勢,拉著我們落井。

去勢太快,我、墨修、何辜被一扯,剛落入井口就撞到一起,三人重重的撞到一起,都是悶哼了一聲。

墨修傷得太重,加上剛纔又拚儘全力施了火鞭驅開食熒蟲。

被這麼一撞,一口老血,直接就噴了出來。

這還不算最慘的,因為我們在井口處卡了一下,後麵拉著的封石和那塊古碑就落了下來。

我和何辜相比墨修而言,都比較矮。

眼看著那塊蓋井的封石落下來,想叫墨修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我們隻聽到墨修悶哼了一聲,跟著擠成一團卡著的三人,好像被那封石一拍,擦著井沿生生往下落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