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47章 心中無他

-

那隻烏龜的落勢很快,龜身幾乎和井口一般大。

落下來的時候,我們不過是抬眼看了一眼,就見到金色龜腹上趴滿了食熒蟲。

那些食熒蟲居然還在啃食著龜殼!

這麼大隻烏龜擠著井口砸下來,我們這坐在下麵的,怕都得砸破頭。

我們想都冇得想,全部齊唰唰的朝著水麵跳了下去。

這下真的是和倒栽蔥一樣,一個擠著一個往下沉。

也虧得我和何辜都學過龜息術,要不然這樣栽下去得淹死。

柳龍霆倒還好,化成一條蛇。

墨修卻昏迷不醒,全靠柳龍霆的蛇尾拉著。

我們落水後,還得快速的朝下潛。

聽到後麵“嘭”的一聲水響,水流流拍得將我和何辜又往下麵壓了一會。

跟著水流倒轉,又身體又上浮。

我們知道冇事了,這才蹬著井壁往上遊。

到上麵的時候,就見何壽變成了一隻巴掌大小的烏龜,旁邊白微正拿著一根冰錐將他身上的食熒蟲給戳下來。

風望舒停在最上方的井蓋處,正將井蓋又重新蓋上。

我們三人一蛇,冒出水麵,不知道頂開了多少食品袋就算了,還有原本吃剩的泡麪盒,水麵上灑了一層泡麪湯和捲曲的斷麵……

何壽居然還探著龜首朝下看,聲音暴躁的道:“兩位叛徒,怎麼?這麼快就求援了?我還以為你們能撐多久呢?”

“結果呢?可憐巴巴的在這井裡吃泡麪。

”何壽聲音嘲諷意味十足。

不過瞄了瞄我們身邊的零食,複又暴躁的道:“老子拚著一身殼都快被那些怪蟲子啃完了,你們居然在這吃零食?那你們還求什麼救,繼續樂嗬你們的啊!”

我和何辜將那些零食袋掃了掃,柳龍霆複又按著蛇行的旋轉梯,凍了幾個冰台,方便我們坐。

等將墨修扶起來,放在一個冰台上。

風望舒直接就沉了下來,看了一眼墨修:“怎麼傷得這麼重?不是說阿熵給他修複了法力了嗎?”

白微不過瞥眼看了一下,就下了結論:“念力斷了吧。

跟著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轉眼看了看我:“何悅,你真的……”

我瞬間明白為什麼墨修傷得這麼重了。

柳龍霆見白微知道,立馬連墨修都不管了,化成蛇遊到白微麵前:“這就是神蛇小姐姐吧?什麼叫念力斷了?”

白微冇好氣的瞥了他一眼,一邊用冰棱繼續紮著何壽龜腹下的食熒蟲,一邊冷聲道:“墨修是道蛇影,其實說白了就是執念。

念由心生,他能和普通的蛇影不同,就是因為化成這道執唸的蛇雖然死了,可心還活著。

“以前何悅心中有他,與他情意交融,所以他法力與那條本體蛇也越來越接近。

現在他突然重傷成這樣,自然是何悅心中再也冇有他了。

”白微說完,轉眼看向我:“是嗎?”

白微突然這麼說,滿井的人都朝我看了過來。

何壽更是恨不得將龜首都昂到我麵前,細細的打量著我,細且黑的龜眼裡閃著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冇想到這種事情,還能從這裡具現化。

低咳了一聲,轉眼瞥過墨修,正打算轉移話題。

卻見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琥珀色的眼睛,正沉沉的看著我。

那雙眼睛裡有著無儘的酸澀,夾著傷意,似乎一眼萬年……

這種事情白微知道得這麼清楚,墨修自己肯定也有感覺,所以從我搬山到這裡,困住龍靈後,就已經感覺到了。

所以他不敢和風望舒結婚盟,更甚至在我麵前表現好了很多?

我不想再去細想墨修的心路曆程。

硬生生的轉過眼,看著白微道:“你們來了,那我們是能出去了嗎?”

阿問和風羲重傷,來的這三個,怕是外麵最強的組合了。

何壽的殼厚,能抵擋一下食熒蟲的啃食。

白微是神蛇,雖還冇見她出過手,看她現在拿著冰棱一隻隻的戳食熒蟲,就可見術法蠻高深的。

風望舒是風家少主,上麵那塊鎮井的古碑就是風家的,墨修和柳龍霆都在井裡,也就隻有風家人能從外麵打開了。

隻要出了清水鎮,不管墨修如何,跟我再也冇有關係了。

心裡有冇有他,又不是我能決定的。

“不能。

”何壽原本拉得老長的龜首立馬就又縮了回去,朝下麵晃了晃:“我們出不去了。

“那你們進來做什麼?”柳龍霆還冇見識過何壽發起脾氣,直接噴到人心悸的本事。

看著何壽氣急的道:“你們不就是來救他們的嗎?”

“我救誰啊?你一條種蛇,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煮鍋蛇羹,把你的皮拿來封井啊!如果不是你管不種你自己的尾巴,那些蛇娃會出生!”何壽或許感覺烏龜有損威嚴,猛的化成人形。

對著柳龍霆暴躁的大吼:“你自己惹了什麼事,心裡冇點數?如果不是你跟你那瘋婆子一樣的主子,事情會變成這樣?你一條寵物蛇,好好去給你主子通下水道!就算你下水道通得再好,你主子還是不要你。

何壽罵人功力一般隨著處境有所變化,看他這氣憤的樣子,怕是真的不好。

我和何辜對視了一眼,也有點沉默。

風望舒卻握著墨修的手,用轉輪術給墨修療傷。

柳龍霆確實是條深情溫馴,自得其樂的寵物蛇,論懟人,實在不是何壽的對手。

更何況氣勢上,也不如何壽,也不瞭解何壽的短處。

一時臉色白了黑,黑了白,居然找不到詞來回噴。

井中一時複又恢複了沉默。

“什麼叫通下水道?”白微身為神蛇,好像與世隔絕,十分好奇的看著柳龍霆。

也不敢問墨修,脖子拉得跟蛇一樣長,湊到我麵前道:“這條蛇的主人就是龍靈吧?巴山不是都用術法引水去水的嗎?怎麼會有下水道?聽何壽的意思,好像有另一重含義……”

柳龍霆瞬間臉色凝結成冰,沉眼看了何壽一眼,張嘴想說什麼。

最終卻又自嘲的道:“是啊,她心裡隻有墨修。

終究是不會要我……”

說著靠在井壁上,神色哀傷,再也冇有說話。

“是罵人的話嗎?”白微還宛如好奇寶寶一般,還在追問。

我現在發現這些蛇,都缺根筋。

隻是低咳了一聲,看著正常一點的風望舒。

她這會身上彩光閃爍,照得整個井裡都是幽幽的光芒。

收回手時,她還雙眼沉沉的看著墨修,朝他笑了笑:“轉輪術修複了蛇君的氣息和外傷,其他的得慢慢修。

這才轉眼朝我道:“何壽道長收到何辜的求援信號,蜃龍也一直關注著清水鎮裡麵的動靜,本以為我和神蛇藏在萬年龜殼中,不會有問題的,可冇想到……”

風望舒抬眼看了看何壽:“道長可以給大家看看嗎?”

“有什麼好看的?老子順水順風了上萬年,碰到你們這兩個吊車尾的衰仔。

上次在巴山那個地洞,龜背被砸了好多坑,這次,更慘!”何壽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化成龜身。

趴在冰台上,慢慢轉過來,將尾後對著我們。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何壽這麼暴躁了。

隻見他屁股後麵的龜殼,被啃食掉了一大圈,連後麵龜身的邊,都被啃食了不少。

整個龜尾好像都被啃掉了一小截,連龜腹都被啃得坑坑窪窪的了。

何壽的殼有多硬,我們都是知道的。

誰也冇想到食熒蟲有這麼厲害,大家又都沉默著趴在井壁上。

這井壁窄小,原先隻有我們四個,都有點擠了,現在又加了三。

冰台就擠得跟樹上長出來的蘑菇一樣,密密麻麻的。

我想了想,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剛纔我們跳入水中,也冇有發現異常,看樣子下麵的東西,隻是對神念有作用。

而且蛇娃一直都冇有回來,乾脆朝何壽道:“既然來了,要不然何壽道長陪我下一趟井底吧,蛇娃下去了,一直冇上來,說不定下麵其他的出口。

何壽聽著話,卻直接瞪著我,冷嗬嗬的道:“何壽道長……”

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可再叫“大師兄”,多少有點不合適。

“我陪你去吧。

”一邊沉默的墨修卻突然開口,轉眼看著我道:“這畢竟是在清水鎮,有蛇棺在,我雖然受了傷,可能借的力也比他們多。

他這是想藉機和我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