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5章 隻要活著

-

穀小蘭死過一次了,如果這次不弄掉她,也就是我死!

鎖骨雙蛇或許知道,言語的威脅,對我冇用,隻是不停的撕扯著血肉,我雙手用不上勁,尼龍繩綁在腰間都冇力氣打結。

繩子長,我乾脆咬著繩頭,正好還可以忍忍痛。

穀小蘭似乎並冇有什麼戰鬥力,又或是大仇得報,她也無所謂了,任由我將她赤身**的拉下床,她隻是哈哈的大笑。

那些圍困秦米婆的毒蛇朝我湧過,嘶咬著我的腿。

秦米婆剛要動,那些毒蛇卻又昂首過去對著秦米婆。

她一急,就是咳,連話都說不過來。

我看了她一眼,耷拉著兩條胳膊,任由鎖骨血蛇撕咬著血肉,用身體拉著穀小蘭就往樓下走。

魏家的雞圈就在廁所旁邊,白天我去偷看穀小蘭洗澡的時候見過。

我一路拖著穀小蘭下樓,出了一樓的大門,就見回龍村的方向,一道道的驚雷落下來。

夜空中,似乎有一條白蛇騰於半空中,去阻攔這些閃電。

“蛇娃要出世了,龍靈,你要死了。”穀小蘭嘿嘿的大笑。

就算被倒綁拖著走,依舊好像大仇得報一樣:“你又何必拒絕蛇棺,獻祭蛇棺,可讓你大仇得報,也可以讓你心想事成。你看我,現在不是挺好,他們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他們……哈哈!”

我看了回龍村的方向一眼,蛇娃出世,哪能這麼容易,免不得要遭天打雷劈的,怪不得龍霞早早的叫了柳龍霆過去幫她。

扭頭看了穀小蘭一眼,我拖著她轉過屋頭,直接到了雞圈外。

魏婆子家的雞今天殺了不少,不過也因為忙,雞窩裡的蛋根本冇撿出來。

胳膊上血蛇嘶吼得越發大聲,我強忍著痛,顫抖著手,從雞窩裡掏出兩個雞蛋,扭頭看著穀小蘭。

她臉上的笑意似乎凝結了,朝我搖了搖頭,然後猛的張開嘴,伸出那條如同蛇信一般的長舌,朝我捲來。

遠處一道巨大的閃電從夜空中落下,除了驚雷聲,還有什麼痛苦的嘶吼聲。

我扭頭看了一眼,刺眼的白光中,好像有什麼落了下去。

柳龍霆受製於蛇棺,這會怕是在幫龍霞擋雷吧。

這被擊下的應該就是他了……

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鐲,映著閃電,黝黑沉靜。

卻一動不動!

浮千原本是要在回龍村被毀的那天死去的,可現在還活著。

龍霞生了蛇娃,就能取代浮千那詭異的身份,怕是浮千也得死。

墨修這會肯定在照料她吧,要不然不會走得那麼急。

穀小蘭張嘴朝我凶狠的嘶吼著,聲音和肩膀上的血蛇交彙在一塊,聽上去讓我心煩。

我心中對穀小蘭的那點同情,瞬間被沖毀,一腳踩著穀小蘭的臉,手緊握著雞蛋。

秦米婆隻說用雞蛋,也冇說怎麼辦。

遠處又是一道巨大的閃電落下,刺眼而發白,我借電光打量著穀小蘭的身體,白皙美好,還帶著青春的氣息。

遠處似乎有著什麼大叫,我捏著雞蛋,忍著血蛇鎖骨的痛,反手強行塞進了穀小蘭的體內。

她痛苦的叫了一聲,那條分叉的蛇信纏卷著我的腿。

那條舌頭上似乎有著倒刺,刮過我的腳踝,痛得我差點冇踩穩。

可隨著那枚雞蛋入體,回龍村的方向好像傳來了怒吼的聲音,跟著一道閃電朝著這邊落下來。

不過並冇有擊打在我身上,而是打在一邊的屋簷上,幾片琉璃瓦嘩的一下就碎落了下來。

肩膀上的血蛇似乎已然發怒,原本隻是半昂著蛇頭,這會卻慢慢將蛇身拉出來,一點點的纏卷著我的脖子。

蛇嘴吐的不再是人言,而是“嘶嘶”的蛇語,似乎帶著咒罵聲。

我脖子被一點點勒緊不說,血蛇一點點從肉裡慢慢拉出來,扯著筋骨,痛得好像要虛脫。

踩在腳下的穀小蘭突然又開始“哈哈”大笑了,雙眼的瞳孔和蛇眸一樣的收縮著。

我原本伸手想扯開血蛇,聽見她的笑,乾脆趴在她身上,將另一個雞蛋強行塞進了她體內。

穀小蘭身上帶著強烈的生機,問米的時候,都能讓蛋孵化。

所以我將雞蛋塞進去,冇一會就聽見穀小蘭痛苦的低叫聲傳來。

我脖子上的血蛇慢慢勒緊,臉憋得通紅,可我卻不想去管了,任由血蛇嘶吼聲,和穀小蘭的慘叫,以及遠處回龍村的驚雷交雜在一塊。

隻是趴在穀小蘭身上,努力伸手從雞竄裡掏出雞蛋,就算再也冇有力氣塞到她身體裡,放在她身上,或是放在她身邊。

問米的時候,那個雞蛋不是也冇有接觸到穀小蘭,還不是照樣孵化出小雞了嗎。

這也應該可以的吧!

血蛇越纏越緊,我意識慢慢渙散,每次伸手,看著手腕上的黑蛇玉鐲晃動,都有點恍然。

穀小蘭的慘聲越發的大,身體裡那股腥味也越發的濃鬱。

旁邊一個雞蛋孵化開來,一隻小雞鑽出來,“啾啾”的叫了冇兩聲,就有一條蛇從雞脖子裡鑽出來……

有一個雞蛋開始孵化,另外的雞蛋也跟著開始裂開。

遠處怒吼聲加大,血蛇勒得越發的緊,甚至連嘶吼的聲音都不發出了,隻是緊緊的勒著我的脖子,一點點的纏緊。

我見有蛋孵化出來,心頭微微鬆了口氣,卻不敢放鬆,手依舊吃力的往雞圈摸,掏出雞蛋來……

穀小蘭已然冇了慘叫,軟趴趴的癱在地上。

我吃力的捏著一枚雞蛋放在她身上,雙眼已然充血,意識渙散。

隱約間,似乎聽到血蛇嘶吼著:“墨修,你敢!你私藏浮千,你是忘記當年的約定了嗎?墨修……”

“在你眼裡,浮千終究比龍靈重要,是不是!當年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兩條血蛇嘶吼著,卻又好像被什麼壓著,慢慢的縮了回去。

我痛得眼角抽動,重重的喘著氣,卻已然不在意,誰在墨修心裡最重要了。

隻要活著,就行!

抬眼,卻見墨修一身黑袍蹲在我身邊,眼帶著痛色,摸著我肩膀那血蛇嘶咬過的傷口。

聲音沙啞的道:“不是讓你先離開嗎?”

我痛得身體發軟,見他來了,翻身倒在地上。

轉眼看著回龍村的方向:“我走了,你怎麼辦?蛇棺不會放過你和柳龍霆的。”

說白了,我們都一樣,身體裡有鎖骨血蛇,蛇棺要不要我們的命,隻不過是還有冇有用處。

一旦蛇棺真的發怒,這些在身體裡的血蛇,和進入回龍村那些人的絲蛇又有什麼不同?

照樣能要了我們的命,隻不過墨修和柳龍霆不敢承認罷了。

“龍靈,你該想著救自己,也不是救我們。”墨修長袖一捲,將我抱起。

地上穀小蘭的身邊,一個個雞蛋裂開,一隻隻黃啾啾的小雞不過才抖掉身上的黏液,就會被身體裡的小蛇破體而出。

墨修沉歎了口氣:“就算蛇娃從人體生出來,內裡依舊是條蛇。雞壓不住蛇身,被蛇破體而出。人能壓製住蛇身,卻壓不住蛇性。”

我微微的喘著氣,抬眼看了看樓上:“秦米婆……”

墨修低歎了口氣,抱著我往樓上走。

剛到門口,就見秦米婆扶著牆,咳得好像斷了氣,卻又艱難的朝外走。

那些泡過蛇酒的毒蛇全部都癱軟在地,一動不動的了。

屋裡那些被吸了精氣,氣若遊絲的青壯似乎清醒了過來,有些驚恐的看著自己和那些頭上帶血昏迷的同伴。

秦米婆看了我一眼,對墨修道:“蛇君帶龍靈先回去,這裡我來收拾。”

她邊咳邊掏出手機,強吸著氣打電話,估計是打給她們村長。

墨修點了點頭,抱著我下樓。

可到了雞窩邊的時候,原本癱軟在地上的穀小蘭卻不見了。

隻有幾條小蛇,在迴轉著頭,將那些原本它們藏身的小雞,一點點的往蛇腹裡吞。

墨修低歎了口氣:“她去找魏昌順了,那纔是她最想報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