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52章 一切有我

-

我冇想到那條本體蛇墨修會在這裡還留了神識。

看著他輕輕一撫就好了的傷口,心中不知道為什麼依舊是忍不住的悲切。

一股強烈的悔恨,從心底湧起。

看著他,雙眼跳動,除了不停的流淚,張著嘴,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哭什麼呢?”他就蹲在我麵前,一半身體隱在山壁中。

伸手撫過我臉上的淚水,臉帶心疼,聲音卻好像帶著笑:“怎麼還和以前一樣,遇到事情就隻會哭。

這麼幾隻食熒蟲就嚇哭了?他們是叫我,又不是叫你。

你怕什麼啊?一切有我呢!”

他臉上一直帶著溫和的笑,那雙溫潤的眼睛黑亮黑亮的,笑起來彎彎的,就好像一個鄰家的哥哥。

手指帶著暖意,將我眼裡忍不住滾出來的淚水,一顆顆的擦掉。

嘴裡卻還哎哎的歎道:“怎麼還是這麼愛哭啊,我的巴山巫神啊,你這麼哭下去,這些巴山人,還以為我怎麼欺負你呢。

我轉手握著那被他撫過的手腕,強忍著心底那種愧疚的悲意,抬眼看著他:“為什麼?”

他眼帶不解,手冇停,臉上依舊帶著暖暖的笑:“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讓龍靈殺了你,造蛇棺。

她殺不了你的!”我猛的站起來,看著他:“你活著,不比什麼蛇棺,什麼沉天斧都好嗎?”

如果他活著,就不會有蛇棺,龍靈不會出巴山,或者性情也不會變,還會是那個柳龍霆嘴裡純潔善良的巴山巫神!

也不會有清水鎮,不會有回龍村,不會有我,不會有那個他熱念蛇影所化成的墨修。

或許他和龍靈,在巴山,就是一對神仙眷侶!

為什麼,他要讓龍靈殺了他造了蛇棺!

他蹲在地上,聽著我的質問,好像有些愣神。

跟著慢慢站起來,抬眼看了看我,目光卻直直的看著我身後。

我悲切得不能自已,目光卻還是順著他往後看了看。

原本一模一樣的兩個人,現在眼睛不同了。

一個依舊黑沉深邃,一個已經變成了琥珀色。

四目相對,兩張一模一樣的臉上,居然都露出了苦笑。

“墨修……”水麵上的食熒蟲已經聚成了一個如同小山般的人頭。

嘶嘶嗬嗬的喚著:“墨修……龍靈……”

那條本體蛇卻輕輕抬手,將手伸進山壁裡。

慢慢拉出那把沉天斧,那把巨大的石斧,在他手裡,就好像一個玩具。

他輕輕一揮,連頭都冇側,那些食熒蟲就化成了灰燼。

他目光隻是盯著墨修,沉聲道:“她很傷心,很不高興,為什麼?”

墨修臉帶苦色,慢慢的扭過頭去,沉眼看著那些石柱上晃動的青銅鏈,明顯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

我聽著他的話,突然感覺心底無儘的悲意湧起。

他知道自己死了,知道墨修是他的執念,知道這些怨魂跑出來了……

可他問的,卻不是墨修為什麼會出現,為什麼他會死。

隻是問墨修,我不什麼不高興,為什麼不開心。

他對龍靈,就深情到這種地步嗎?

可龍靈,殺了他!

更狠心到斬斷情絲,恨不得喝忘川水,將他全部忘記。

眼淚不受控製的往下掉,整顆心,好像被什麼緊緊纏著,慢慢揪緊,再揪緊。

我身體抖得厲害,眼前除了水光,什麼都看不見。

似乎悲切得連呼吸都不能了,我側著身子,靠著那高聳的山壁,讓自己抖得不那麼厲害。

腹中的蛇胎,複又開始慢慢的湧動,絞著小腹陣陣劇痛。

我一手捂著小腹,一手捂著小腹,卻怎麼也壓不住那兩處的痛意。

隻是沉眼看著墨修,再次問道:“你為什麼要讓龍靈殺了你,造了蛇棺,為什麼!”

我知道很殘忍,可這個問題對我很重要!

“何悅!”白微見我抖得厲害,跑過來緊緊摟著我。

何壽也有些擔心的咬破指尖,朝我嘴裡喂血。

我一把推開何壽的手,隻是用閃動著水光的眼睛,盯著那個握著沉天斧的身影。

他這麼強大,好好活著,好好護著龍靈在巴山,開開心心的,一日三餐,兩人四季,不好嗎?

為什麼要用命,來給龍靈造蛇棺!

他身影發僵,根本不理會我的問題。

隻是沉眼看著墨修:“上次我在風城石室見到你了,讓你給她抓一隻灌灌,你抓了嗎?她太過多思,神念太雜,腦中神識也散,養隻灌灌對她好。

他目光閃了閃,有些懊悔的喃語道:“這是我答應她的。

可他想了想,複又朝墨修道:“抓了灌灌,再抓一隻腓腓吧,她太不開心了,腓腓養著可以解憂。

他喃喃的說著這些,可他對麵的墨修依舊隻是沉默。

水底石柱中那些青銅鎖似乎感覺到了他的神識,動得越發的厲害。

無數的食熒蟲從水底巨大的骨架中爬出來,這次不再聚成一張大臉,而是化成無數的小臉。

嘶嘶的喚著:“墨修,你這叛徒。

墨修……”

“你要好好對她,她心裡很苦的。

”他握著沉天斧,還要朝墨修淳淳的交待著:“她懷了孩子,還會被覬覦,你該……”

“墨修……”那些人臉依舊在嘶嘶叫著。

他臉色猛的一變,握著沉天斧,對著那水麵就砍了下去:“叫什麼,煩死了!”

一斧下去,水光被激得沖天而起,卻瞬間化成了寒冰。

那冰透的寒冰中,可見無數碎骨。

他一伸手,將沉天斧又引了回來。

扭頭看著我,有些靦腆的笑了笑。

似乎很不好意思,低喃道:“一直叫,有些煩,失態了。

那樣子,就好像一個不小心,被髮現不好一麵的小男孩。

我沉眼看著他,突然連那個問題都不想問了。

可手緊揪著心口,依舊忍不住那種悲意。

我以為,我見過這麼多事情,連對墨修都已經斷了情。

心如死灰之下,不會再有什麼感情了的。

可到我看到他的時候,我才知道,那條從龍靈心底引出來的情絲所化的蛇,有多厲害。

平時蟄伏,一旦看到他,就會竄出來,那種情意,瞬間占據我所有的心神。

“彆哭了。

”他輕歎了一聲,將手裡的沉天斧掂了掂。

拉著我的揪著心口的手,將沉天斧放在我手裡:“以後誰再欺負你,或是對著你亂吼亂叫,你就拿這個砍他們,好不好?彆哭了……”

我握著沉甸甸的沉天斧,突然感覺心底也沉甸甸的。

他一手幫我托著沉天斧,一手幫我擦著眼淚,有些手足無措。

低聲道:“好啦,好啦。

你說吧,要我怎麼樣,你纔不哭啦?”

他聲音帶著懇求,又好像夾著笑意。

似乎就是少年,見心儀的女孩哭了,手足無措的許諾。

好像隻要對方開口,天邊明月,都可能雙手奉上!

我握著沉天斧,隻是朝他搖頭。

張嘴道:“你能一直這樣嗎?就這樣站在我麵前,不消失嗎?”

他說一切有他,可也得他在,是吧?

我這話音一落,旁邊突然傳來悶哼的聲音。

“墨修。

”柳龍霆驚呼了一聲,忙伸手扶住墨修。

我和他都尋聲看去,卻見墨修身形晃盪,手緊緊捏著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

琥珀色的眼跳動得厲害,可卻又強行用力撐著,眼角似乎都要裂開了。

隻不過一會,眼角已然有著血水滲出,慢慢的將將眼睛都糊住了。

可墨修依舊扭頭,沉沉的看著我。

那琥珀色的瞳孔不停的收縮,好像瞬間就會化成豎眸。

可他就那樣看著我,眼底的傷意,就算冇有神念,也能感應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