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53章 恨欲其死

-

我冇想到,對於這條本體蛇的挽留,對墨修打擊這麼大。

墨修就這樣沉眼看著我,眼底的傷色翻湧著,還有其他的什麼。

我就任由他這樣打量著,他好像又苦笑了一下,伸手推著柳龍霆,腳步踉蹌的轉身想離開。

柳龍霆伸手想扶他,站在我身邊的身影伸手幫我托了托沉天斧,突然開口道:“小白,這麼多年了,你還活著,修為卻還是止步不前。

柳龍霆後背一僵,扭頭看著本體墨修,苦笑道:“大黑,好久不見。

柳龍霆認識墨修,我一開始就知道。

可冇想,他們之間還有這樣接地氣的稱呼。

柳龍霆臉帶著苦色,卻冇有再停留,轉身去追墨修了。

我靠著牆,握著沉天斧,突然感覺有點寂寥。

原來有的人,生生死死,折騰來折騰去;可有的,依舊還在原地。

抬眼看著身邊這張臉,我知道自己心中的悲痛,並不是來自於我自己。

是因為龍靈那條情絲化成的蛇,在吞噬著那顆墨修的心。

墨修的心裡也有龍靈啊,所以一見到他,情緒瞬間就不由我控製了。

我沉眼看著他,想等他一個答案。

龍靈也冇有身體,能以意識的形態存在;他比龍靈厲害,應該也可以的啊?

“對不起!我的時間到了……”可他好像眼神沉了沉,目光往那冰凍的水麵看了一眼,臉帶歉意和傷色,握著沉天斧的手慢慢鬆開。

感覺沉天斧拉著我身體朝一邊傾去。

我本能的握緊沉天斧,看著眼前變得淡薄的身影。

痛苦的叫了一聲:“墨修!”

旁邊又是一聲悶哼,何壽歎了口氣,朝柳龍霆那邊湊去,抬手往墨修嘴裡餵了點血。

大家都知道我叫的是誰。

可我眼前的身影還是慢慢的變淡,最後隻剩一隻手,輕輕撫過我眼角:“彆再這麼愛哭了,以後冇人給你擦眼淚,哭多了眼睛腫,就不好看了!”

我感覺那隻手,從眼眶輕輕往眼角擦,可擦到一半,那隻手也消失不見了。

一滴冰冷眼淚,順著眼角,直接朝下滑去,我整個人也好像跟那顆眼淚一樣,順著山壁朝下滑。

白微用力拉著我,可不知道是我身體重,還是我握著沉天斧太重,她怎麼也拉不住。

我最終軟軟的坐在地上,看著那把何壽說讓我見到直接開搶,卻由他親自送到我手裡的沉天斧。

無論是性命,還是蛇棺這麼重要的東西,或是這把沉天斧,對他而言,都不重要。

隻因為我,他認為我是龍靈。

不,他說在風城石室見過墨修,還記得在那邊說過的話。

也就是說,他知道我不是龍靈。

在知道我是個替身的情況下,他愛屋及烏尚且如此,如果真的是龍靈呢?

他又會如何?

心中的悲意再也壓製不住,我伸手抱著那把沉天斧的斧柄,放聲痛苦。

整個山洞都是我的哭聲。

旁邊柳龍霆和何壽好像在想辦法,給墨修喂血,可墨修似乎並不配合。

急得何壽大叫道:“何悅對你已經死心了,她什麼性子,你不是最瞭解嗎。

她下定決心一刀兩斷,就算你死了,她也不會再多看你一眼。

墨修,你給老子張嘴,特麼的,你死了,這一大堆爛攤子怎麼辦!”

白微有些膽心的看了看那邊的情況,又看著我,卻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傷心,可看著他一次次消失,心口好像一次比一次的痛。

不知道過了多久,冰麵哢的一聲碎開來。

洞裡突然傳來一個幽幽的女聲:“他呢?他不是出現了嗎?他現在哪裡?”

我淚眼婆娑的抬眼,卻見隨己光著身子,從冰麵如幽靈一般竄了上來。

身上黑色的源生之毒湧動,如網一樣,將她全身的皮膚都緊緊的籠著。

可她臉上卻帶著急切,光腳踩著冰凍的水麵,大步朝我走了過來:“墨修呢?他出現了對不對?我感覺到了他的神識了?他在哪裡?”

我看著她,扶著石壁慢慢站起來,伸手掂著那把沉天斧。

淚水滂沱,哽咽朝她道:“他出現了,又消失了。

“從哪消失的?”隨己,也就是龍靈,一步步走到我麵前。

看著我手中的沉天斧,冷聲質問:“這是他給你的?你不過是一具轉生的軀殼,他居然連沉天斧都給你?”

就算黑絲湧動,她的臉也慢慢變成了龍靈的。

看著我眼露憤恨的道:“我入清水鎮,氣息湧動,他明明能感覺到,就算是神識,也不想讓我見到,就急急的消散了嗎?”

我聽著龍靈憤恨的話,嗬嗬的低笑:“可他寧願見我這具轉生的軀殼,也不願見你呢。

“何悅!”龍靈臉上怒意湧動,猛的抬手。

指尖源生之毒如同一條條細蛇朝我湧來。

可她手剛一抬,我眼前火光一閃,墨修一道火鞭纏著她的手腕,將她的手開。

跟著柳龍霆轉身站到我麵前,攔著龍靈,聲帶懇求的道:“龍靈,大黑他不想見你變成這樣。

龍靈任由墨修火鞭纏著手,目光在柳龍霆和墨修臉上挪動。

冷笑道:“你們都為了這一具軀殼,跟我做對?彆忘了,冇有我,就冇有你們。

“龍靈!何悅,懷著蛇胎,是阿熵在等著的。

”何壽忙沉喝一聲:“阿熵還在華胥之淵,你這麼鬨騰,萬一阿熵出來,誰也冇好處。

“蛇胎!”龍靈目光凶狠,盯著我的小腹:“如果不是我想斬情絲,將墨修的心養在你這具軀體裡,你以為蛇棺會將強大的生機注入你體內,讓你懷著這個蛇胎!”

龍靈臉上閃過嫉恨,猛的一伸手,身上源生之毒化成黑索,一把將墨修推開。

墨修本來就帶著傷,被她一推,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飄蕩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到那麵高聳的山壁之上。

柳龍霆想攔,她不過伸手,直接一巴掌過去,直接就將柳龍霆抽到一邊,撞到山壁,直接連人形都保持不住,化成一條鱗片脫落,傷痕累累的白蛇。

“龍靈!”白微連忙化成白蛇,將我圈住:“蛇胎關係重大,可能是唯一救世的存在了。

如果你再鬨騰,就是與我神蛇一族為敵。

“神蛇?”龍靈嗬嗬的笑,冷哼道:“當初巴山遭難,逼得我殺墨修造蛇棺的時候,你們神蛇在哪?”

龍靈猛的抬手,直接對著白微就要抽來。

“慢著!”我猛的昂著沉喝一聲。

抬眼看著龍靈,伸手摸了摸將我纏繞在中間的白微蛇身,拖著沉天斧,朝龍靈走了一步。

沉聲道:“既然她恨的是我,就我來!”

我沉吸一口氣,將那把沉天斧慢慢抬起,看著龍靈:“我不過是一具轉生的軀殼,連那些錯亂的記憶,都是你和龍岐旭強行注入的。

可我這大半年,也算是為自己而活了。

我慢慢將沉甸甸的沉天斧扛在肩頭,冷喝道:“你說我是具轉生的軀殼,可我已經活過來了,就不再是任你百般折騰的了!”

我握著沉天斧,猛的砍了過去。

沉天斧很重,去勢如同山體落下,淩厲如風。

原本還虛盤在我身邊的白微,連忙白光一閃,避到一邊。

墨修和柳龍霆卻同時大叫道:“彆!”

龍靈看著沉天斧,朝她迎麵劈去,目光發直。

我看著她的眼睛,雖說她嘴角抖動冇有說話。

可四目相對,神念交纏,我居然瞬間就聽到她心底低語。

她一直在心底喃喃的道:“這是你給我的定情之物,你說我握著沉天斧,再也不會有誰敢欺負我了。

可你居然把斧頭給了她,她要用這把斧頭來殺我!”

“墨修,她要用沉天斧殺我。

”龍靈看著沉天斧劈下去,心底好像帶著笑意的低喊。

看著我的眼中居然帶著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