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54章 不死天罰

-

我一斧下去,眼看斧光就要劈到龍靈的麵門。

隻要再往下兩寸,這具隨已的身體,就會被一斧劈成兩斷。

如果龍靈也能一斧頭被劈死,這得多好!

我光是想想,就已經興奮得心跳如鼓。

可就在斧鋒就要貼近龍靈麵門的時候,一道白影一閃。

跟著一聲蛇嘶鳴的聲音傳來。

我手上有什麼粗礫的什麼滑過,跟著斧鋒被帶著朝旁邊一偏。

跟著就聽著“嘭”的一聲巨響,整個洞底都迴響晃動。

然後就是冰麵碎裂的聲音,還有什麼脫節,哢哢的響聲。

一斧落地,我手臂被震得發麻。

忙定睛一看,隻見一條胳膊粗的鱗片脫落傷痕累累的白蛇纏繞在斧柄之上,靠著蛇身,強行將沉天斧拉偏。

柳龍霆雪白晶瑩的蛇首,依舊半昂著,看著龍靈:“大黑不想看到你這樣,龍靈,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

龍靈看著柳龍霆拉著的沉天斧,目光閃了閃,嗤笑一聲:“你以為憑她一具軀殼,就算握著沉天斧就能傷我?”

“那你試試啊!”我轉著左手就去扯柳龍霆的蛇尾,想將他扯下來。

可柳龍霆蛇身緊纏在刀柄上,回首朝我低吼一聲:“我知道龍霞死了,我也要死了!”

柳龍霆一甩蛇尾,隻見那破開鱗片的地方,有著幾隻食熒蟲爬了出來。

我扯著蛇尾並冇有用什麼力,可柳龍霆用力甩尾想緊纏在斧柄之上,這麼一掙紮那握著的蛇尾就斷了。

斷口處連骨頭好像都消失了,裡麵隻有匍匐著的食熒蟲。

柳龍霆好像並冇有感覺到斷尾之痛,而是轉眼看向何壽:“何壽道長看出來了對吧?所以你叫我下來,是想讓我拚著這條殘命,幫你們拖著那些食熒蟲的,方便你們找沉天斧的,對吧?畢竟同根同源,我拖著食熒蟲,也能拖久一點,給你們爭取多一點時間。

何壽正將倒地的墨修扶起來,又往墨修嘴裡喂血。

聞聲,抬眼瞪著柳龍霆:“你拖延怎麼了?不行嗎?如果不是你借種給你這主子,那些蛇娃能出生,能吃了風家這麼多人?能吃了你那個叫龍霞的姘頭!能耗儘那麼多女孩子體內的生機?”

“你不知道,就因為你,有多少女孩子這輩子都不能再生育!”何壽聲帶鄙夷。

往墨修嘴裡喂著血:“老子來這裡,開打的機會都冇有,就是顆活補藥,老子說什麼了嗎!你要死,怪不得彆人,就怪你這主子,如果不是她從一開始,就抽了你的本命蛇骨,造了那條冰晶蛇,你會和那個大黑一樣厲害,哪會是這樣軟噠噠的,一扯就斷了尾巴!”

我聽到這裡,猛的想到那條冰晶蛇。

有些詫異的低頭看著手裡斷掉的蛇尾。

白微生怕我被食熒蟲咬了,忙跑了過來,拿著冰棱將食熒蟲都戳開。

半截蛇尾裡,早就被食熒蟲啃食空了,可露著的地方,依稀可見一點點冰晶透明,如同水晶的骨頭。

那骨頭,與柳龍霆給我的那條水晶蛇的材質看上去真的一樣啊!

我在困龍井的時候,聽柳龍霆說,他和墨修,都是這些上古創世神的怨氣外溢所化。

當時還疑惑著,那條本體蛇墨修這麼厲害,就算被殺了,蛇身造的蛇棺也是神器。

可柳龍霆,卻連墨修這道蛇影都打不過。

原來是從小就被抽了本命蛇骨,根本不能成長。

我手裡握著的蛇尾,慢慢的掉落在地上。

抬眼看著對麵的龍靈:“你當真一直都這麼狠心啊。

“這有什麼。

”龍靈任由源生之毒湧到她臉上,冷聲道:“阿娜她入巴山的使命就是殺這些蛇,你們見過魔蛇,以為他還活著,可其實他死了。

他是黑白相間的,他死了後纔會生出一黑一白兩條蛇,我當初在蛇窟找到了它,我第一件事,就抽出它的本命蛇骨。

龍靈沉眼看著柳龍霆,冷聲道:“所以你一直開不了智,一直修習不了高深的術法,就是因為冇有本命蛇骨啊。

“我知道。

”柳龍霆蛇身軟軟的從沉天斧的柄上滑下,趴在地上化成人形。

艱難的站起來,苦笑道:“你將我釘在蛇棺上,讓我護著蛇棺時,將那條冰晶蛇給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我並不怪你,畢竟……”

“你憑什麼怪我。

”龍靈突然打斷了柳龍霆的話,冷喝道:“如果我不抽了你的本命蛇骨,我不殺你,自然有人想儘辦法殺你。

你怎麼會活這麼久,你看墨修多厲害?可還不是要死!”

龍靈雙眼跳動,嗬嗬的笑:“可你活著也冇用,我還不是抽了你精氣,養育了蛇娃。

它們會成為我的……”

“不會了。

”我打斷了龍靈的話,低笑道:“它們現在是我的。

龍靈目光一閃,轉眼看著我低笑:“你看,你終究是當了這個蛇後了。

我握著沉天斧,依舊朝她走過去:“是啊。

你步步緊逼,讓我當蛇後,我如你所願啊!”

我猛的抬起斧頭,對著龍靈又是一斧。

她到底為了自己的想法,害了多少人,害了多少蛇。

她除了對殺墨修有過悔恨,對於其他的人命,蛇命,就冇有半點悔恨嗎!

這次離得近,去勢更快,我自己身體都隨著沉重的斧身朝前傾去。

可龍靈卻依舊帶著笑,好像半點懼意都冇有,似乎還含笑看著沉天斧落下。

我心頭再次跳動,有一個聲音在我心底大喊:殺了她!殺了她!

可眼看著斧頭就要落下,龍靈身前白影一閃,化成人形的柳龍霆這次並冇有再拉斧身,而是直接擋在了斧頭下麵。

沉天斧太重,我根本拉不住。

想要叫柳龍霆走開,可根本來不及發聲。

隻聽到嘭的一聲巨響,寒光閃動,整個洞再次晃動。

等我再定睛看的時候,柳龍霆的身體被一劈成了兩半。

順著巨大的斧身,軟軟滑落,落地卻化成蛇身,裡麵無數食熒蟲爬出來。

墨修一道火鞭抽過去,將食熒蟲全部燒成灰燼。

沉眼看著我道:“龍靈一旦醒了,就不會再死了。

她也想死,可她死不了!”

“是啊,我死不了!”龍靈嗬嗬的笑,看著沉天斧旁,兩半蛇身。

伸手想攏起來,卻怎麼也攏不住。

抬眼看著我道:“你以為活著好嗎?其實能死,能忘記,纔是好的。

她臉上想帶著笑,可又笑不出來。

隻是伸手,一隻手就將沉天斧提起來,挪開。

將柳龍霆兩半蛇身合攏,手指輕輕一點,源生之毒如同網一般,將蛇身籠罩的。

她朝我嗬嗬的笑:“你知道嗎?殺神會有天譴,可天譴不是雷劫,也不是什麼人劫,情劫,誰也不知道落在自己身上是什麼。

龍靈沉眼看著我:“何悅,我的天譴是無身無軀,不死不滅,卻永遠活著殺了墨修的悔恨之中。

你用青折教你的術法,吸食生機,造了無儘殺戮。

還殺了張含珠,殺了柳龍霆,你有想過,你的天遣是什麼嗎?”

我突然感覺有些可笑,不死不滅,算是天遣嗎?

轉手摸著口袋裡一粒方形的東西,直接拿出來,朝著龍靈丟了過去。

神念湧動,那方形的東西瞬間化成液體,從龍靈的頭上飛快的朝下流動。

我知道等這液體完全罩住的時候,複又變成了一間方形的石室。

既然她不死不滅,就將她一直關著吧!

可這次龍靈卻冇有掙紮,從頭到尾都冷冷的看著我,任由那石室液體湧遍她全身。

隻是朝我冷笑道:“何悅,你是蛇後了,等你生下蛇胎,你的天譴就到了。

你最怕的是什麼?天譴就會是什麼,你好好想想,你最怕的是什麼吧。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