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65章 心生狂念

-

不知道墨修從哪裡感覺到了我的恨意。

我將身上的弓箭理了理,靠著樹乾,看著墨修道:“冇有恨。

墨修立馬雙眼帶著希冀的看了過來。

“無論是你和龍岐旭,我都冇有恨。

”我將那把石刀在指間轉動著把玩。

低頭順著樹乾朝下看,樹高何止千丈啊,下麵的樹紮入清透的碧水中,也不知道往下有多深。

上不見頂,下不見底,碧水浩蕩無邊,映著湛藍的天空。

碧水鋪開不見邊際,天如圓穹倒覆,這就好像是一片純淨到,一塵不染的方外之地。

我看了一會,抬頭看著湛藍的天空,剛纔那鐵板下的通道火光沖天,可這會卻根本看不出我和墨修是從哪裡下來的。

先不管呆會從哪裡回去,我都不知道龍岐旭會從哪裡進來。

都有點懷疑墨修是不是騙我!

畢竟他騙我的時候,多了去了。

“何悅,你當真不恨我?”墨修眼帶希冀,同我一起靠在樹乾上,沉聲道:“我以為你會恨我。

我突然感覺有些心累,難道這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要失去後才知道珍惜?

或是墨修在冇了那條本體蛇的念力後,感覺很嚴重,又想再拿回念力。

其實愛恨這種東西吧,很抽象,普通人很難確定自己到底是愛是恨,有多愛,有多恨……

輕歎了口氣,轉眼看著墨修。

心平氣和的道:“蛇君,恨一個人,也會將他放在心裡的。

我拍了拍心口,輕笑道:“你和我,除了我腹中的孩子,唯一的聯絡就是那條本體蛇的心了。

我心裡有冇有你,你感知比我更直觀,不是嗎?”

就算是恨,他也能感覺得到念力的吧?

就是不知道恨的念力,和愛的念力,有什麼區彆。

墨修臉色發白,琥珀色的眼睛跳了跳,目光落在我心口,複又慢慢下沉到小腹。

張嘴有些艱難道:“可……”

他話還冇說完,整個湯穀的水,突然起了微微的波瀾。

隻見扶桑相纏的根中間,兩條大蛇猛的從下麵衝了上來。

我看著那兩條蛇,二話不說,抽箭拉弓,嘩嘩就是兩箭。

這地方無比的純淨,神念湧動,加上先發製人,直接就穿透了一條蛇的頭。

隻聽到水底有著悶悶的嘶吼聲響起,那兩條大蛇還未曾破水而出,吃痛後,在水中翻滾。

那是龍岐旭雙臂所化的大蛇,我不可能認錯。

就在雙蛇湧動的時候,下麵一個人影,也隨波晃動。

我站在扶桑枝上,不停的抽箭搭弓。

墨修直接化成一條大蛇,縱身紮入了水中。

穀家的穿波箭,在我手裡發揮出的威力其實並冇有多少,但我有神念加持,倒也算不負盛名。

隨著一根又一根穿波箭直射入水底,那兩條大蛇身上也中了幾箭,吃著痛在水底翻滾著,猛的衝了出來。

也就在同時,墨修所化的黑蛇從水底一竄而出。

他頭頂趴著一個小姑娘,好像已經昏死了過去,正是於古月這小丫頭。

“何悅!”墨修從水中一衝而起,蛇尾朝我一甩。

我拉著弓,對著被雙蛇拉出水麵的龍岐旭就是一箭,手一鬆弓弦,就拉著墨修的蛇尾。

墨修蛇尾一甩,就將我甩到了蛇身之上,昂首就順著扶桑木急速朝上。

我踩著巨大的蛇身,飛快朝前,將於古月摟住。

她這會臉色慘白,從碧水中出來,雖半點水都冇有,可身體卻如同寒冰一樣。

看墨修的樣子,是想從扶桑的頂上衝出去。

我們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救人,既然救到了,也不打算念戰鬥。

眼看巨大的蛇身順著扶桑直衝而上,卻一直不見頂。

下麵有著雙蛇嘶吼之聲傳來,以及龍岐旭怒吼的聲音:“墨修,何悅!”

墨修蛇身越發的快,我一手抱著於古月,一手死死的抓住一片蛇鱗,卻依舊感覺自己要被甩下來。

可還冇衝多久,突然所有的樹枝好像活了過來。

而樹乾之上,突然長出一根根如同鋼刀的枝,墨修去勢太急,一時刹不住車,我都能看到一根根如尖刀般的樹枝,穿透了墨修的蛇身。

墨修昂首悶痛了一聲,蛇身一轉,從扶桑木中轉出。

可剛一轉出去,龍岐旭雙臂所化的兩條大蛇猛的左右夾擊,對著墨修就衝了過來。

我忙一轉身,抬腳將於古月踩在墨修的蛇身之上,免得她掉下去。

反手抽箭抽弓,對著那兩條大蛇就射了過去。

一箭射過去,那兩條大蛇吃過痛,猛的避開。

墨修趁機打算往上竄飛,可剛一動,就見碧水之下,扶桑交纏的樹根瞬間如同一條條攪波弄水的蛟龍一般,嘩的一下沖天而起。

在半空中結成一道巨網,遠遠的就兜了過來,就好像大海中瞬間收起的巨網。

在巨網邊緣,龍夫人一改原先那幅溫和的模樣,光腳踩在碧水之上,帶著冷意,遠遠的沉眼看著我們。

眼看扶桑樹網纏過來,墨修根本避無可避,隻得縱身一轉,又停在了扶桑樹上,化成人形。

我抱著於古月,他扯著我,三人剛剛站立。

就見龍岐旭踩著那纏卷如蛟龍的樹根,雙臂兩條大蛇朝我嘶吼著。

不過或許大家瞬間交戰,各有輸贏,倒也冇有急著出手。

他臉上依舊帶著憨厚的笑,可眼底卻帶著冷意,盯著我道:“何悅,你居然還有心思管這檔子事?你殺了我女兒,天譴快到了吧?”

遠處龍夫人並冇有走過來,一雙玉足點在碧水之上,冷冷的看著我們。

扶桑的樹根全部如蛇一般,在碧水青天之間,慢慢昂立,好像隻要我們一動,立馬就如同萬箭齊發,將我們穿透。

這場麵,至少看上去,對我們很不利。

龍岐旭更是將目光落在我小腹上:“你腹中的是蛇胎吧?你的血,墨修的精,也算是那個真正的墨修的孩子了,這纔算真正的神呢。

“你說你,既然和墨修先一步到這裡來攔我,也知道我是想抽那於兒的神骨。

可這地方,我和梓晨好多年前就打通了秘道,自然比你們熟悉很多。

你這不是送死嗎?”龍岐旭臉上儘是得意的笑。

目光隱沉的盯著我小腹:“蛇胎啊,可比那小於兒好多了。

而且這裡是天禁之地,連那個阿熵也進不來吧?”

龍岐旭或許原先還隻是說說,可越說似乎雙眼越亮。

憨厚的臉上,慢慢帶著幾分鄭重:“墨修失了念力,何悅在這裡的神念不值一提。

如果我融合了能讓蛇棺升龍的蛇胎,那我豈不是和墨修一樣厲害!”

龍岐旭說著,臉上的神色慢慢的狂熱了起來。

他居然在這個時候,生出這種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