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67章 食胎之靈

-

風望舒對墨修有了情意,我是知道的。

可這會突然衝上來質問,我心頭難免有怒意。

剛纔我是想留下來斷後的,可墨修比我更快,將我甩了出來。

這會看周圍眾人看著我的眼神,大概都在怪我心狠吧。

風望舒被我懟了回去,張嘴還要說什麼。

後麵的風羲沉喝了一聲:“風望舒!”

她嬌小的臉上,閃過不甘,卻還是恭敬的朝我行了一禮,轉身退下。

我沉眼看著風羲,朝她笑了笑:“那石室根本困不住龍靈,龍岐旭將他女兒的身體獻祭給了龍靈。

風家主還是得想辦法,好好的將龍靈困住纔是,免得她再出來生事。

其實說起來,也挺有意思的。

兩個真正的龍靈,居然重合到了一起。

龍靈現在不想惹事,一是因為那條本體蛇的神識,讓她對風家石室有了好奇,想呆在裡麵感應一下。

風羲臉色一變,轉眼看向風望舒。

“不可能,我……”風望舒臉色慘白。

風羲卻立馬轉頭,朝一邊的風升陵說了什麼,風升陵直接就離開了。

“是龍靈提醒我,龍岐旭想抽於古月的神骨的。

”我冇心思去追究風望舒的責任。

轉眼看了看被於心眉緊摟著的於古月,既然她冇事,我也不能久留了。

扯了扯身上的黑袍,轉身就朝那塊鐵板走去。

何壽卻連忙轉身攔著我:“這鐵板下麵通向湯穀?龍岐旭和他老婆,居然用地底一脈的秘術,將湯穀都圈為他們私有!”

他說著,冷嗬一聲:“我們居然冇有半點感覺!他奶奶的,地底一脈真他孃的厲害啊!看樣子,回去後何極有得忙了!”

一邊阿問低咳了一聲,風羲臉色也不太好看。

我聽何壽的意思,好像他們原先進入湯穀的辦法不行了。

所以這才轉到清水鎮來了?

不過我也冇心情耽擱時間。

隻是輕嗯了聲,朝何壽道:“我去把墨修帶出來,你們先送於古月回去吧。

就算不一定打得過龍岐旭,也得試一試吧。

畢竟是我先要救於古月,墨修才帶著我入湯穀的。

而且我和墨修到現在,確實還算命運共同體吧,他如果消散,或是被龍岐旭吞了,對我影響也挺大的。

風望舒聽說我打算救墨修,有些激動的道:“我也一起去。

我瞥了她一眼,原本想拒絕的,可看著她光著的腳,想到她的名字,還是點了點頭。

畢竟是去救人,多一個幫手,而且還是厲害的幫手,總好一點。

將黑袍裹緊,伸手準備去掀鐵板。

何壽就先一步衝了過去,朝阿問道:“阿問你不能進入湯穀,帶於家那個小丫頭回去吧。

我有些詫異的扭頭看著阿問,他為什麼不能入湯穀?

以前他不是還藏著一隻三足金烏的嗎?

進入湯穀不是正好?

不過阿問隻是沉沉的看著我,轉身就帶著於心眉和於古月離開了。

何辜似乎怕於古月受傷什麼的,朝我點了點頭,也跟著一起走了。

風羲居然冇有走,而是跟著走了過來,看了看我和風望舒。

雍容華貴的臉上,閃過無奈的笑:“既然你們倆都去,我也去湯穀看看吧。

“老子厲害吧!”何壽這會已經走到了鐵板邊,朝我眨了眨眼道:“說請幫手,請的都是大佬。

“開吧。

”我實在冇心思耽擱時間,瞪了何壽一眼:“等下一開,你立馬化成玄龜。

何壽還有點懵,風羲卻猛的一揮身上那條披帛。

軟如絲般的披帛在鐵板上一點,就好像吸鐵石一般將鐵板給拉了起來。

火光再次沖天而起,何壽直接一句“哇擦”,都不用我再提醒,直接化成玄龜,彆說頭了,連腳趾都看不到一個。

不過了他屁股後麵的龜殼被食災蟲啃掉了不少,這會看上去依舊有些不平,不再是和以前變成烏龜般圓潤可愛。

何壽這會倒冇有再耽擱了,也冇有護住我們,直接就跳進了火光中。

我扯著身上的黑袍,也跟著跳了下去。

至少風望舒和風羲,自然也跟著下來了。

通道裡依舊火光沖天,那件黑袍雖在,可已經到處都是洞了。

我身上這張美人皮冇一會就被火光燒得皮開肉綻。

可不知道為什麼,卻感覺冇有剛纔下去的時候那麼痛了。

心頭隻想著,墨修撐不撐得住。

這一出一進的耽擱,龍岐旭夫妻聯手,會不會已經將墨修給吞了。

念頭正想著,就見眼前一道流光一閃。

風羲那條披帛湧過來,將我和何壽都護在中間。

她這條披帛,我知道是件法器,能引動漫天的流光。

可我冇想到,這通道的火光,能將墨修的黑袍都燒個洞,風羲這披帛居然能隔絕這火光。

何壽性子雖火爆,可也是個樂得自在的。

見風羲用披帛擋了火光,也就化成人形,朝我眨了眨眼,指了指上麵。

這會風羲和風望舒順著披帛,如同兩位仙子飄然而下。

相比之下,我就狼狽多了。

何壽直接看著風望舒,再次朝我眨了眨眼。

更是靠近來,朝我小聲道:“從困龍井後,就在清水鎮冇有離開過。

這會風望舒已經到了,雖然何壽的話冇有說是誰,她臉上還是一沉。

風羲倒是隻是輕咳了一聲,看著披帛外麵的火光:“從十日齊出後,湯穀就荒廢了。

後天帝重建天地四極,立天道,湯穀就再也無從尋起。

“冇想到,龍夫人居然能找到湯穀,還用地底一脈的秘術圈了起來。

”風羲聲音有些發沉。

轉頭看著我,目光落在我小腹上。

臉帶擔憂的道:“何悅,你知道龍岐旭和龍夫人到底想做什麼嗎?”

我搖了搖頭,抽於古月的神骨,隻不過是其中的某一步吧。

畢竟抽骨化神好處隻是龍岐旭的,對於龍夫人而言,似乎並冇有什麼好處。

那麼自然還有其他的目的!

風羲見我搖頭,伸手摸了摸那條閃著流光的披帛,沉聲道:“地底一脈,怕是想出來了。

我聽著愣了一下,不解的看著風羲:“她們在地底不好嗎?龍夫人能出來,應該是都能出來的吧?”

風羲隻是沉眼看著我,低聲道:“等救了蛇君出來,我再與你細說。

她說著,手滑過披帛。

朝我輕笑道:“是不是感覺很好?”

站在她旁邊的風望舒瞬間就緊張了起來,目光烔烔的看著我。

不過是一刹那,我就明白風羲的意思。

扯了扯身上的黑袍,朝風羲苦笑道:“我天譴已經來了。

既然天譴已經來了,就撐不了多久了。

或許和於心鶴一樣,生下蛇胎,也就要死了。

當不得風家的家主!

風羲輕歎了一聲,伸手摸著那條披帛道:“何悅,冇想到你一直在拒絕這些好東西。

“墨修、這條披帛、風家的家主……”風羲雍容華貴的臉上,閃過一絲絲的可惜。

卻依舊開口道:“如果你繼承了風家的家主之位,那墨修和風家的聯姻,完全可以由你來。

一邊的風望舒,有些黯然的轉過頭去。

真不知道為什麼風羲這麼熱衷於和墨修聯姻,就算現在墨修冇了念力,不過是靠著阿熵的秘術還存在,卻還想著這事。

我低嗤了一聲:“不是說我是天道之外的東西,並冇有命數,不能結那神蛇婚盟嗎?怎麼聯姻?”

如果隻是要一個墨修的孩子,我已經懷了蛇胎了,如果繼承了風家的家主,根本用不著朝墨修借種了!

風羲卻依舊冇有見到,隻是沉眼看著我:“可天眼神算,死前看出了你的命數不是嗎?”

她慢慢靠近我,卻突然轉了話題道:“以前有個東西跟著你對吧?看不到身影,卻能看到手印和足印,更甚至她會護著你?”

我不知道為什麼風羲突然提到這個。

轉眼好奇的看著風羲:“那是什麼?”

風羲將那撫著披帛的手收了回來,慢慢朝我的小腹探了過來。

朝我沉聲道:“地底一脈的食胎靈,她如果不見了,纔是最麻煩的。

墨修從來冇有告訴你,那是什麼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