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585章 輿論造神

-

清水鎮那些人,祖上都是護蛇棺的。

這十八年來,蛇棺因為冇有獻祭龍家女有了異動,清水鎮的人多少沾染了些邪氣。

做事有些極端,甚至偏向於陰邪,要不然八邪負棺也不可能這麼容易造成。

因為邪性,已入人心。

後來黑戾外溢,他們體內的黑戾雖然用龍浮千的卵配著困龍井的水,解除了,可對心性還是有所改變的。

何壽給我的手機裡,不再是那種風家的監控,而是一些拍好的視頻。

有的是吹噓蛇酒效果的,什麼滋陰補陽,延年益壽,男的喝了能雄風大震,跟蛇一樣的長,女的喝了跟蛇一樣的媚。

有的是罵征收清水鎮的人,說把清水鎮征收了,讓他們背井離鄉,不給他們錢,不給他們分房,還讓他們在醫院隔離……

更重要的,也是最多的。

就是有很多號,開始講清水鎮八邪負棺,以及群蛇**啊,學校蛇娃的,事情半真半假,但無一例外的都在吹捧“龍靈”。

說清水鎮八邪負棺是龍靈為冤死者伸冤,群蛇**更是蛇有靈,去清水鎮拜龍靈。

學校蛇娃就更好弄了,當時學校外麵有那麼多人看著,那上萬的師生逃出生天後,總會有些記得……

他們編得很圓,更甚至還有幾具邪棺的家屬,李倩的父母,那個具童棺的父母,還有老範的老婆,以及劉詩怡的媽……

這些人,以當事人,或是經曆的方式,講述著八邪負棺的事情,對龍靈無比的崇敬。

他們將事情編得很圓,更甚至連清水鎮那場被風家公關說是春節煙火的沖天火光,都說是龍靈在元日飛昇。

還有更離譜的是,有好幾個,說自己原本身體有病,然後按著學校那“龍靈咒”唸了兩天,連病都好了。

什麼瞎子複明,瘸腿能走,斷臂複生,這種居然都有!

離奇的是,無論是前後對比的照片,還是經過熟識的人采訪,都應證了這些事情。

網上一片狂歡,無論信與不信,隻要參與進來,就是一種推動。

不隻是有視頻,還有文案,更甚至還有一些清晰無比的圖片。

其中居然還有幾張我手握沉天斧的照片,以及我手握弓箭,對著群蛇直射的樣子。

我越看心頭就越發的沉,用最快的速度一張張的滑過,轉眼看向何壽。

“清水鎮的人都在風家的掌控中,那些視頻有風家高層刪掉,可這些視頻什麼的,就好像病毒一樣,刪了後,立馬就會有十個關聯的號發出去。

”何壽臉色也發著沉,見我看著照片苦笑道:“是不是很熟悉?”

我將那張站在墨修巨大蛇身之下,手握著沉天斧,俯衝朝下的照片對著何壽:“天煞絕陣,你們都進不去,這照片怎麼來的?”

那照片無比的清晰,背景就是沖天火光,磅礴的夜色中還有著浮動著的鱗片,連我臉上的表情都很清晰。

這種悄無聲息拍下照片,卻並冇感知都冇有的,我見過。

就是穀遇時電腦裡那些拍龍靈的照片。

整整跟拍了十八年,無論是我,還是龍岐旭,他們都冇有感覺到,有誰在暗中偷拍。

何壽朝我搖頭,沉眼看著天空:“你猜他們在做什麼?”

我搖了搖頭,那些視頻都是我經曆過的事情,但並冇有他們說得那麼神。

想到這裡,我猛的扭頭看向何壽:“他們不會是想?”

“造神。

”何壽接過手機,滑動了幾下,再遞給我道:“你看。

他調出了一個視頻平台,輸入了“龍靈”的字樣,出來的字條足足幾百。

而且看標題都是很聳動的!

“風家玄門科技兩開花,你是知道的。

她們有專門的科技人員調查過這些發視頻的人,有的號根本就不知道是誰發出去的,可一旦刪除了,就會調動那個號裡關注的十個好友,再發出去。

”何壽輕呼了口氣。

低聲道:“這種半真半假,而且是有據可查的靈異事件,最容易調動吃瓜群眾的熱情。

點擊高,播放量高,就有會主播為了流量,就會開始主動轉發。

“清水鎮外,這兩天已經開始有主播去打卡了。

”何壽將手機點開一個直播,遞給我道:“你看吧。

直播裡麵,是個穿著一件海青僧袍,冇有受戒,卻戴著僧帽,看上去倒有佛氣的女子,掛著佛珠,被攔在了清水鎮外。

她對著鏡頭很認真的講著清水鎮龍靈的事情,然後說因為涉及真實靈異事件,所以整個清水鎮都被封了。

這種事情,越是封禁,就越讓人好奇。

在她的視頻裡,還有很多人,在去往清水鎮的關卡處,大家一邊直播,一邊交流著有關“清水鎮龍靈”事件的心得。

而在關卡前麵,已經擺了很多祭品,更甚至有人拉橫幅,說是要為龍靈立雕像。

我看著隻感覺好笑,退回到那主播的主頁看了看。

她走的是近兩年很流行的佛媛風,就是時不時的發發手抄佛經,初一十五放生吃素,到那些名刹古寺打卡,發一些佛數語錄的那種。

反正無論做什麼,人美,照片美,佛學氛圍也足。

這種人設近兩年挺吃香的,粉絲上百萬。

隻是那件海青僧袍,真正的居士穿起來,是要裹得嚴嚴實實的。

她倒是敞開著衣襟,裡麵套著貼身的長裙,曼妙身姿若隱若現。

看上去倒不像是佛家重要場合穿的海青,倒像是一件現在那種流行的外披。

不過人氣確實旺,光是打卡清水鎮的直播都有幾十萬人在看,議論得火熱。

這宛如一場全民狂歡,更多的是討論春節那晚,火光沖天而起,好像所有人都看到的。

還有人發了自己拍的圖片在評論區!

我看了一下,確實也有很多說視頻被刪的,而且很多評論都開始針對一些敏感詞用代號了。

心頭隱隱的感覺有一雙手在背後操控著,就像巴山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源生之毒”,現在那湯穀沖天的火光,也被利用了起來。

我心頭有些發沉,這種事情,我根本不知道從何處理。

拎著籃子到小溪邊,將籃子浸入水中,用神念引著蝦。

朝何壽道:“那清水鎮那邊佈防怎麼樣?”

阿熵封了整個清水鎮,我離開的時候,裡麵一片死氣破敗,有如死寂之地。

風家是用蜃龍布了幻境的,可那是一個鎮啊,看那視頻裡主播的熱情,怕是不少都會想儘辦法爬進去。

海市蜃樓,就算看上去再真,也終究是幻象,如若被戳破,怕是很難收場。

“所以風望舒急著回去了,估計是風家掌控不住了。

這場輿論是從春節後,也是天煞絕陣後開始的,怕是有人心推動。

”何壽看著我手裡的籃子。

沉聲道:“你有冇有什麼感覺。

我正好奇他說的是什麼,順著他的目光看著籃子。

卻見籃子裡已然滿滿的一籃子蝦,而整個小溪還有無數的蝦朝這邊遊來。

放眼看去,整條小溪都是浮動的河蝦。

它們好像受什麼吸引,全部聚到了我旁邊。

我忙將籃子提了起來,滿籃子的河蝦,在籃口都冇有跳動一下。

“你神唸啊,很強了吧。

看樣子張含珠人間顯聖後,加上那些蛇娃,以及這場輿論,對你有很大的好處。

”何壽接過那個籃子,朝我沉聲道:“何悅,你知道是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