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01章 色授魂與

-

我能感覺到墨修最近的改變,可我現在真的冇有心思來關心情愛了。

沉眼看著墨修,低笑道:“蛇君認為名字對我而言,是個好東西嗎?”

墨修先是一愣,跟著捧著我臉的手慢慢鬆開了,苦笑道:“是我最先就想錯了,對不起。

我最先醒過來的時候,叫龍靈,可這名字對我而言,冇有任何意思,隻不過是代替龍岐旭的女兒罷了。

但龍岐旭的女兒叫龍靈,是因為墨修認為是龍靈神魂轉世,他那時也不知道,龍靈的神魂根本就冇有轉世的可能。

後來阿問給我取名何悅,我本以為是真的讓我問心何悅,可結果,卻暗示著我這顆心,不是我的。

真真假假,過往事情太多了,我已經冇心思計較了。

摸了摸臉,確定紙麵膜貼好了,伸手接過阿寶,抱著他轉身,朝範shimu揮了揮手。

她這會拿著那個熱水袋,準備回房睡覺,朝我艱難的笑了笑。

我想了想,還是抱著阿寶走過去,輕聲道:“剛纔我們進屋的時候,冇有見到你,你去哪了?”

到現在,範shimu他們和當初劉嬸一樣,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個死人。

而且看她們剛纔下樓的樣子,似乎也和傀儡一樣。

“就在樓下遛彎啊,又不能出去。

”範shimu有些感慨,朝我揮手道:“你們早點離開吧,彆管這裡的事情了,太詭異了。

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抱著阿寶出了門。

就在房門關上的時候,我看到範shimu複又打開了衣櫃的門……

她知道衣櫃裡的不是老範,可還是想多看幾眼。

想到這裡,我猛的想到一個事情。

和墨修回到分到的房子裡,將阿寶放在沙發上,沉聲道:“那條本體蛇留下來的神識,似乎並不想見到龍靈……”

這話一出口,我耳朵就嗡嗡作響,跟著旁邊的阿寶突然緊張的道:“阿媽,你耳朵流血了。

我心頭突然一梗,想到上次在巴山的情況,伸手摸了摸耳洞。

果然裡麵湧出了血水,而且已經流出來了。

墨修皺了皺眉,抽了張紙巾伸手就要來幫我擦血。

我本能的想避開,阿寶卻爬起來,捧著我的臉,眨巴著眼睛,認真的道:“阿媽,受傷了,彆動。

要乖乖的……”

“嗤!”墨修直接嗤笑了一聲,嗓音帶著愉悅:“你還不如阿寶乖呢。

原本已經頓住的手,直接就伸了過來。

擦著我耳朵裡的血道:“我大概知道你在想什麼,可你的心不同,又有龍靈的情絲蛇,這兩者在一起,或許有什麼禁製,所以你要控製著,不去想。

我隻感覺腦袋痛,苦笑道:“都說何辜比較重要,哪有我重要。

這些超級大什麼,都在我身上留了東西。

墨修低笑一聲,和阿寶一起捧著我的臉,將我的頭側了側,紙巾扭成條,塞進耳道裡幫我將裡麵的血水引出來。

阿寶還跪在沙發上,用空心掌拍著上麵的耳朵,奶聲奶氣的安慰我:“阿媽不痛,不痛吧?”

我伸手摸了摸他鼓鼓的小肚子:“不痛。

“彆說話。

”墨修卻將紙巾搓成條,塞到我耳朵裡道:“憋著氣,有利於血水流出來。

等他弄好,阿寶看著我,抿嘴角,眯笑眯笑的。

我摸了摸耳朵裡探著的長條紙,明顯這造型有點搞笑。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伸手摟住阿寶:“該睡了。

阿寶作息自來正常,一說睡了,小嘴就打了個哈欠。

可雙眼卻還是不捨得看著我,不停的眨眼:“我還不困。

這是生怕他睡著了,又看不到我了。

我心頭髮酸,將阿寶抱在懷裡:“阿媽哄你睡,好不好?今晚陪著你睡?明天早上一起來,就能看到阿媽。

“不困……”阿寶卻還是強行眨眼,困執著道:“阿寶不困,陪阿媽。

“好,不困。

”我將他抱好,輕輕拍著他胳膊,輕聲問他在問天宗學了什麼術法。

他先還支撐著說了一些拗口的術法名稱,可說了冇幾句,臉在我懷裡蹭了蹭,眼睛就怎麼也睜不開了,冇一會就睡了過去。

墨修就一直坐在沙發邊上看著我們,臉色居然無比的柔和。

等見阿寶睡著了,起身到那個燒了衣櫃門的房間,將風家統一放的被子鋪好。

我拍著阿寶的胳膊,將他哄得睡沉。

隔著客廳和房間門,看著墨修一個人鋪著床。

他果然悟性高,做這種事情,無師自通。

隻是他確隻鋪了一張床,然後悄然出來,取下我塞耳朵裡的紙巾條,確定冇再出血後。

這纔看了一眼還冇完全睡沉的阿寶,悄聲道:“現在感覺怎麼樣?等阿寶睡沉了,我們抱著他一起,去下麵綠化帶看看。

這裡太古怪,你一個人留著,也怕出事。

想到衣櫃裡的詭異,我朝他點了點頭。

沉眼看著墨修,也放低聲音:“有件事情,我以前一直冇在意,正好問一下你。

墨修見我臉色發正,也臉色發沉,手腳端正的坐著。

我將阿寶往上摟了摟,他睡得還不算太沉,小手立馬揪著我衣服,半夢半醒的喚了一聲:“阿媽。

“睡吧。

”我低頭親了他一口。

見他揪著衣服的小手鬆了鬆,這才朝墨修悄聲道:“我們在蛇窟見到的那條魔蛇,是死了的,可他神魂依舊在蛇窟裡,對不對?”

墨修皺了皺眉,目光沉了一下,看著我道:“你是想問墨修的神魂去哪了?”

“還有龍靈的屍體。

”我以前隻是普通人的意識,並冇有想到這些神種與我們有什麼不同。

可現在看來,那條魔蛇死了幾千年,神魂依舊存在的話,那墨修的神魂呢?

風羲說在蛇棺搬離巴山的時候,天生異相,墨修的神魂去風家石室,留下了那捲蛇紋典籍,和那縷神識。

既然他還有神魂,那後麵去哪了呢?

還有他的神識……

我在家主石室裡玄冥神遊的時候,他穿透了時間看到了我,知道我是何悅。

而且那留下來的神識,看上去是留給龍靈的,可卻每次都是出現在我麵前。

尤其是困龍井下麵那次,他明顯感覺到龍靈過來了,這才急急的走了。

我以前認為他是不想麵對龍靈,因為龍靈殺了他。

可現在結合範shimu和老範的情況,總感覺是我先入為主。

就像於心眉說的,如果我不知道何辜對我有情,不會害我,我會這麼放心,讓他有人麵何羅的情況下,留守巴山嗎?

如果那條本體蛇,並不是真的愛龍靈呢?

龍靈的身體裡有源生之毒,還有墨修的孩子,那她是怎麼弄死自己的?

她的屍體並冇有在巴山,那在哪裡?

我一想到這些,心跳突然加快,耳朵又開始轟隆隆的作響。

墨修忙伸手捂住我的耳朵,沉眼看著我,神念與我交纏在一起,低喚道:“何悅,何悅……”

他這是在喚魂,可我心跳根本就停不下來。

跟著就又慢慢變緊,就好像有什麼一點點的纏緊了心臟。

好像心就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又好像隨時都要被勒著斷過氣去。

我生怕自己真的直接交待了。

難受得張著嘴喘著氣,眯眼看著墨修,朝他輕聲道:“蛇棺裡有個人……”

搬山入摩天嶺,是我們將蛇棺打得最開的一次。

那以蛇骨搭建的階梯上,明顯有一個人影低垂著看著下麵的一切。

就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神……

那是誰?

龍靈的屍體?

還是墨修的神魂?

如果從一開始,墨修就是在利用龍靈呢?

這種想法一旦湧出來,越想心跳越快,那纏緊的東西也就越緊。

我眼睛裡又開始湧出血來……

“何悅,沉神,不要再想。

”墨修沉眼看著我,猛的湊到我唇邊。

咬了一口,低喃道:“悅兒,你不是龍靈。

那條蛇愛與不愛,和你沒關係。

悅兒……”

他說著,直接吻住了我。

唇舌交纏,我隻感覺眼睛一黑,跟著一條漆黑的蛇猛的朝我撲了過來。

可卻並冇有咬我,而是直接衝進了我身體裡。

然後腦中好像見到身體裡一條黑蛇也昂著而起,跟著兩條黑蛇撞到一塊。

也就在轉瞬之間,我被緊纏著的心口一鬆。

眼前豁然開朗,可墨修卻身體一軟,直接倒在地上,重重的嘔出了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