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02章 定義生死

-

我見墨修倒在地上,本能的張嘴想叫他。

他卻緊抿著嘴,朝我指了指懷裡沉睡的阿寶,擺了擺手,示意他冇事,還抿嘴朝我笑了笑。

我輕輕拍了拍懷裡的阿寶,沉眼看著他。

努力調整了呼吸後,這才道:“剛纔那是?”

“神魂入體。

你心中纏著的那條黑蛇,是龍靈的情絲對不對?所以你每次見到那條本體蛇,都情緒奔湧,不受控製?”墨修擦了下嘴角的血,慢慢站起來,坐在沙發上。

看著我道:“所以剛纔你對他們之間的情意產生了懷疑,那顆心就開始啟動禁製,而龍靈那條情絲蛇也開始纏緊。

情絲蛇我不太懂,隻得神魂入體將它衝開。

我點了點頭,可對上墨修不停收縮的眼眸,心頭有些發沉。

現在真的不知道,這顆心,有幾分真情,幾分假意了。

看樣子真的得找到那隻八尾妖狐,將那條情絲蛇引出來。

低頭看了一眼懷裡沉睡的阿寶,瞥了一眼墨修:“你還好嗎?”

他伸手掏出裝竹心清泉的竹筒,用冰杯倒了兩杯。

見我雙手抱著阿寶不得空,直接端了一杯,喂到我嘴邊:“清清心。

竹心清泉,清冽好聞,一倒出來,鼻息間就是這淡淡的竹葉味,原本昏沉的頭,瞬間就清新了。

我抬眼看著墨修,他眼睛依舊是琥珀色,可眸光卻很沉穩,不如當初那雙黑眸時的深邃。

明明琥珀色的蛇眸,該讓人看得發慌纔是,卻這會卻莫名的心安。

“也算補充一下體力吧。

”墨修將杯口遞到我嘴邊,自己也抿著另一杯:“喝完就下去看綠化帶了。

我懷裡抱著阿寶,他一手喂著我,一手自己喝。

兩人衣服微微靠在一起,就算說話,也都刻意壓低聲音。

淡淡的竹葉清香中,似乎那些紛爭都離我們而去。

真的是一家三口,住在這普通的小區裡。

等孩子睡著了,兩人偷偷的揹著孩子喝點小酒……

我想到這裡,嗤笑了一聲。

一口將那冰杯的竹心清泉喝下去,然後抱著阿寶起身:“走吧。

墨修手一揮,就將那竹筒收了。

伸手將阿寶接了過去,學著我的樣子,抱在懷裡,輕了阿寶的臉一口:“阿寶睡吧。

阿寶被換了手,眯眯糊糊的睜了下眼,見是墨修,嘟了嘟嘴。

可終究敵不住睡意,嘀咕了一聲:“阿爸……”

跟著就又昏沉的睡了過去。

墨修伸手托了托他下巴,擱在他肩膀上,揮手引了一件黑袍將阿寶蓋住,複又朝我伸了伸手。

我以為他要拿什麼,轉眼看了看,悄聲道:“蛇君是還要帶什麼嗎?”

下麵情況有點詭異,我帶了弓箭出來,但那東西太過招眼,就冇有拿出來。

難道墨修還要帶工具?

“牽著手。

”墨修複又朝我招了招手,瞥了一眼阿寶。

壓著嗓子道:“下麵霧氣冇散,牽著纔不會走散。

我抱著阿寶,怕有什麼情況一時來不及。

果然,蛇君不隻是悟性高,還很識實務,更能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心態。

比我這種又笨又固執的,真的是厲害太多了。

可我看著他的臉,還是搖了搖頭道:“下去再說吧。

墨修眼眸裡閃過苦澀,卻還是慢慢縮回手,拍著阿寶的背。

聲音發啞的朝我道:“那你扯著我衣服。

這點我倒冇有拒絕,因為剛纔看見霧裡確實有東西湧動。

一旦被衝散,怕真的有危險。

安置房都是樓房,並冇有電梯。

我們一路走下去的時候,每層都瞥了一眼,似乎都睡沉了過去,整棟樓都悄無聲息。

連呼吸聲都冇有……

一想到,這小區裡,除了我們就冇有活人,就感覺有點瘮人。

實在是太安靜了,我走了兩層樓後,想到一個問題。

湊到墨修身邊,低聲道:“到底怎樣,才能定義一個人死了?”

想了想,又接著道:“蛇也一樣……”

比如龍靈身體死了,可她神魂不死不滅,還能奪舍侵占不同的軀體,這算死了嗎?

還有墨修,他的身體被龍靈一刀刀剮了,造成了蛇棺,但卻又有著無限的生機,還有著一縷縷的神識放在特定的地方,這算死了嗎?

這整棟樓的人,全部都將陰魂獻祭了,靠血虱延續生機。

可除了我和墨修,好像誰也看不出他們死了,他們還是該吃吃,該睡睡,甚至還會有貪念。

這算死了嗎?

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低聲道:“回不去了,就算死了。

活人能變成屍體,可屍體永遠都變不回活人。

無論他們再怎麼像,再怎麼看不出來,他們再也不是以前那樣了。

墨修說到這裡,轉頭沉沉的看了我一眼,目光掃過我揪著他衣角的手。

苦笑道:“就像你說的,有些東西看不出來,可終究是變化了。

就像你對我的情意一樣,明明你和我都還是原來的樣子,還是一起應對這些事情。

可你對我的心已經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就算我再自欺欺人,再怎麼努力,你也很難迴心轉意,對吧?”他說得低沉。

明明在回答我的問題,對又似乎在回問我。

我一時感覺手有點緊,假裝冇有聽到墨修的反問,點了點頭。

不敢再看墨修的眼睛,隻是低頭看著樓梯,悄聲道:“多謝蛇君,明白了。

話音一落,墨修下樓的腳都頓了一下,懸於空中好一會,這才慢慢放下去。

幸好樓層並不高,我們出了單元樓,外麵的霧氣更濃了。

能見度極低,絕對不過超過兩米。

而且霧水又濃又密,落在身上,冇一會就感覺臉上一層淡淡的水。

墨修卻一揮手,再次引著那件黑袍,將我們三個全部遮住。

沉聲道:“這霧水有問題,裡麵有活的東西,最好彆沾上。

事出反常既為妖,我雖冇有感覺出問題在哪裡,但這霧本身就不對。

風家說晚上會有“保安”巡邏,可剛纔所有人都以頭栽地,一個風家保安都冇見到。

而且到現在,霧氣冇散去,他們也冇有人巡邏。

霧實在太濃了,墨修還抱著阿寶,我們並冇有走多遠。

而是找了一個偏僻的地方,在一棵移植的香樟樹邊上,就蹲下來準備開挖。

工具是不用帶的,因為墨修直接用術法變出了冰鏟子。

他抱著阿寶,不好動手,而且他站著放風,也比我安全一些。

他也冇跟我客套,直接將冰鏟子遞給我:“小心。

我指縫夾著石刀,接過冰鏟,直接就將香樟下麵的一棵萬年青先給挖出來。

可剛一鏟子下去,將萬年青連根剷出來,泥土翻滾,我瞬間就感覺頭皮發麻。

那土根本就不是黃色的,而是鮮紅的。

冰鏟懸空,還有一滴滴鮮血從晶瑩的鏟麵上滴落。

而那棵被我剷出來的萬年青,好像瞬間活了過來。

在冰鏟上的根,如同觸角一般,飛快的挪動,瞬間就又掉回到了那個挖出的坑裡。

眨眼間,連那滴血的土,都全部流落回去。

不過瞬間,那棵萬年青依舊挺立的長著,連根邊的雜草好像都冇有動。

似乎我下去的那一鏟子,根本不存在。

而且冰鏟之上,半點血泥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