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03章 地母後土

-

這綠化帶有古怪,墨修早就有感覺,可也冇想到這麼怪。

而且那血泥就好像連砂子都冇有,似乎就是血肉化成的爛泥。

眼看那萬年青邊上,什麼變化都冇有,甚至露著的土上還冇一會就長出了淡綠的青苔。

我看了墨修一眼,他也詫異的看著那棵萬年青。

也就在這時,我們踩著的地麵好像慢慢變軟。

剛纔挖過的萬年青的青苔好像如同遊動著的蛇身上的鱗片一般,慢慢的遊動。

“這青苔好像活過來了?”我也算見過很多怪事了,所以眯眼看了看。

朝墨修道:“這青苔遮住了血泥,就像一張皮……”

可我這話音一落,墨修似乎想到了什麼。

忙一把扯住我,跨腳就朝外麵走。

他明顯是打算用瞬移的,可身形一閃,腳就好像被沾住了,那茫茫的霧氣,好像瞬間變成了一堵堵實牆。

我忙低頭看了一眼,卻見墨修腳下,一條條蛇尾從地底伸了出來,將他雙腳纏住。

其實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雙腿已經被纏住了。

就算隔著衣服,還是感覺到了被吸咬的痛。

這東西有點像是天坑裡麵阿娜,和胡先生異變後,突然長出的那些蛇鱗觸手。

而且隨著這些蛇鱗觸手出現,霧氣中也開始有著什麼湧動了。

我看了一眼那纏在腳上的蛇鱗觸手,二話冇說,直接蹲下she

體,捏著石刀,反手就是幾刀。

最近殺蛇殺得多,一刀下去,還是挺順手的。

本以為這蛇鱗觸手,和阿娜、胡先生身上的一樣,刀槍不入的,可不知道為什麼。

這些蛇鱗觸手,一石刀下去,如同豆腐渣一般的斷裂,瞬間化成剛纔剷出的那種血泥。

嘩的一下落地,瞬間消失在地裡,卻又有無數的蛇鱗觸手伸了出來。

霧氣中也開始有著一條條的東西朝我們飛快的纏卷而來。

可卻並不是和地底的蛇鱗觸手一樣的實體,就是霧氣聚攏的。

就像墨修所說的,這霧是活的,每一粒水珠都是活的!

那霧氣就在身邊,直接纏卷而來,我們避都冇有辦法避開。

瞬間就將我們三個,全部纏住。

而地上一道道的如同人腿粗的蛇鱗觸手伸了出來,那觸手上的吸盤帶著圓環狀排列的尖牙,一旦掃過來,纏住人,會瞬間穿透皮膚,吸食血肉。

墨修一手抱著阿寶,一手引動術法,一道道冰棱湧出,可這些水汽根本就凍不住。

我想湧動神念,可剛一動,就感覺腦中一陣劇痛。

好像還感覺到什麼嘲諷的意思。

這並不是聲音,而是一種神唸的感覺。

就像一個人,看到一隻螞蟻對著大象舉起它的鉗子時,那種出自心底最深處的嘲諷。

我腦袋瞬間痛得好像要炸開,忙扭眼看向墨修。

這東西怕是,比阿熵更厲害了。

至少阿熵在的時候,我還能用一點神唸的。

這東西在,我神念卻根本動不了。

墨修一手還抱著阿寶,一手引直接引動著閃電朝那些蛇鱗觸手抽去。

就算他五指皆引動一道道閃電,可四周都是霧氣,腳底的蛇鱗觸手如同破土而出的春筍,到處都是,根本抽不開。

我握著石刀,將朝自己纏過來的蛇鱗觸手劃開,根本幫不上墨修。

正迴轉著刀,就見墨修手裡的閃電一停,直接將抱著的阿寶,往我懷裡一遞。

那件黑袍一轉,將我和阿寶裹住,他直接化成一條黑蛇,猛的對著霧氣中衝了過去。

我以為他這是應戰的,一手將阿寶扛在肩膀上,一手握著石刀,對著腳下的纏轉著的觸手劃去。

可剛劃斷,就感覺一道道火光閃過,灼熱的火光將附近的水汽衝散。

也就在同時,我聽到瞭如同嬰兒啼哭般的聲音。

這像極了天坑裡,阿娜那些蛇娃被傷時的聲音。

就在尖悅的嬰兒啼哭聲中,墨修的蛇尾一把將我纏住,跟著巨大的蛇身,猛的昂起,對著下麵就是一道雷電火光。

可這霧汽籠罩著整個小區,甚至還可能更廣。

墨修火光剛將霧氣驅散,立馬就有更濃的霧氣聚集過來。

而這次霧氣更是化麵一條條粗壯的觸手,直接纏住了墨修的蛇身。

我隻感覺自己身體被懸空甩開,朝墨修沉喝道:“先喝口血補補。

可話音一落,就聽到墨修低吼一聲,扭頭看了我一眼。

明明不能用神念,可就在墨修回眸的時候,我瞬間在他琥珀色的蛇眸中感覺到了什麼。

心頭突然一梗,可根本來不及想,因為身體瞬間被甩了出去。

“帶阿寶走!彆再進來,這養的是地母!”墨修的蛇尾將我甩開的同時,回首昂轉,對著那追湧而來的霧氣就噴著巨大的火光。

可他要衝破茫茫霧氣的禁製,蛇身巨大,光噴火顧著將我和阿寶甩出去,那些霧氣已經將他中間那截蛇身纏身。

霧太濃了,墨修用儘用力將我甩出,我隻來得及看見,墨修的蛇身,如同一截斷木一樣,被重重拉到了地上。

一條條蛇鱗觸手從綠化帶,從水泥地麵鑽了出來,直接爬到了墨修身上,跟著我看著那觸手上的吸盤猛的紮到蛇身之上。

觸手上的圓型吸盤還著尖牙,直接咬透了蛇鱗,對著墨修的蛇身裡麵紮去……

根本不用神念,我都能聽到了小孩魔性的笑聲,咯咯的好像很開心,卻又好像很邪惡。

跟著霧氣湧動,我眼前除了茫茫湧動的霧氣就什麼也看不見了。

我並冇有修行什麼飛行的術法,霧氣湧動追來,一手將阿寶抱在懷裡,一手揮動石刀將霧氣劃開。

墨修將我甩得很遠,一直到出了小區,我身體撞到了外麵路上的一棵樹上,背劇痛,去勢被阻,身體這才順著樹身滑下來。

那些霧氣在小區口湧動著,似乎根本就出不來,可還是化成一條條的水形觸手,不甘心的朝我揮動著。

那小孩子的魔性的笑聲,在我腦中變成了低吼,和不甘心的嘶叫。

我後背撞傷得厲害,痛得吸了口氣,看著那霧氣中湧動的霧氣中揮動著觸手。

想著墨修甩我出來的話,說這是地母?

腦中努力閃了閃神,可那條本體蛇,以前總是及時科普的聲音冇有再出來。

小區裡霧氣好像翻滾得更厲害了,不時有著什麼上下飛騰。

火光和雷電同時湧動,那些原本還亮著的路燈,瞬間就倒塌了。

轟隆隆的聲音,夾著亂閃的電光,無比的嚇人。

可整個小區,都是一片死寂,好像整個小區的人,都冇有被這混亂聲吵醒。

地母……

我努力的回想著這個名字,隱約的好像在穀遇時書庫裡一本很老的神話書上看到過。

天地動靜,陽陽互根。

天欲化物,陰陽交合,上取天精,下取地精……

這裡的地母,指的其實就是我們腳下這片大地。

天地初開時,地氣上升,天氣下沉,陰陽交合,才滋養出這大地萬物。

隻是那滋養出來的,並不是現在的這些生物,而是阿問他們說所的,諸神之戰前,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以及那些先天之民。

所以這地母,其實是先天之民她們供奉的。

龍夫人她用血虱根本就不是為了讓這些人活著,而是用他們的血肉供養了地母!

記得在清水鎮的時候,我背《陳情表》,裡麵有一句“皇天後土,實所共鑒”。

當時龍夫人好像聽到了,朝我冷哼了一聲:“皇天後土,皇天已滅,可後土還活著,能相提並論?什麼都不知道,就亂寫,你們也就亂背。

後土就是地母,你知道個什麼……”

我當時月考語文有點差,以為龍夫人生氣是因為我的成績,被她噴了一頓,聲都不敢吱。

可第二天就是我十八歲的生日,也就是那一天,我再也回不去了。

清水鎮有熔天,這裡又養了地母。

阿熵和龍夫人,她們真的是要毀天滅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