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13章 阿娜心虛

-

阿娜或許是真的愛這條魔蛇,見魔蛇答應了,也就冇有再說什麼。

而是問了有幾個人要來,她再多抓點魚煲湯,又問我們吃不吃蝦什麼的。

村頭這口井,在回龍村的時候,其實相當於一口廢井,畢竟井裡都通了自來水了,誰還從這種要提水的井裡打水啊。

可在阿娜這裡,這真的是口井啊,無論要什麼,她一伸手,就能從井裡抓出來。

一捧捧的河蝦,還有巴掌大的石蟹,更甚至還有一個個的大河蚌,以及一叢叢的菌子。

魔蛇怕再出什麼情況,就送我們到村口。

憨厚的臉上還是那樣的笑:“阿娜情緒有點過激,孩子多嗎,太吵了。

我就在外麵設了禁製,你們有什麼朋友,叫過來,我一起帶進來。

他好像很開心,看著我和墨修居然滿臉的感激:“這麼多年了,我都冇有見過龍靈,如果不是你們,龍靈也不會回來。

真該謝謝你們啊。

這言詞之間,都是對我和墨修的感謝。

似乎真的是一個有一個多年未曾歸家女兒的老父親。

隻是等我們走出回龍村的時候,卻見問天宗的人,幾乎都在。

還有風升陵帶著一隊風家子弟在外麵佈陣,見我們出來,都愣住了。

何壽更甚至抱著熟睡的阿寶直接衝了過來,朝我低聲道:“你怎麼到這裡了?不是被地母吃了嗎?”

不過他看到旁邊的魔蛇時,頓時忙又噤聲。

當初何壽是見過魔蛇的,估計這會還心有餘悸。

魔蛇看到這麼多人,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朝墨修道:“你叫上你朋友吧,我在村口等你。

說著,居然真的很懂人情事故的退到了村口,明顯就是給時間和空間,讓我們能談一談。

見他一走,何壽立馬將熟睡的阿寶遞給我,壓低聲音道:“怎麼回事?這位老祖宗怎麼被你們搞出來了?”

說著聲音就有點暴躁了:“虧老子還到處跟人說,你們倆被地母吃了,外麵怕真的是滅世之災了,我們要如何如何的躲災。

何歡還要給你們做個**,超度你們。

結果你們倒好,居然一下子就跑到了我們怎麼都進不去的回龍村了。

何壽有時說話真的找不到重點,我隻得轉眼看向何辜。

他這幾天依舊是枯瘦的樣子,見我看過去,立馬上前,沉聲道:“剛纔裡麵電閃雷鳴,金蛇狂舞,我怕再出異狀,正好師父和各位師兄都在,就叫他們一起過來了。

說著轉眼看了看風家的人,朝我低聲道:“風家的人,是感應到原先佈下的石牆突然消失,急急趕來的。

我這才發現,回龍村外,原本由風家鑄起的高牆,在不知不覺中就消失了。

當下看了看何辜,又看了看阿問,一時有些為難。

乾脆就抱著阿寶,走到阿問身邊,簡要的將事情說了一遍。

何壽聽著都咂咂稱奇,不時的瞥著我和何辜。

“你問下他,最多能幾個人進去?”阿問直接對上墨修,沉聲道:“既然他們肯讓我們進去吃飯,肯定是心理清楚的。

在場的,除了我和何辜,誰還不是個精啊。

墨修和那條魔蛇,頂著同一張臉,光是看起來,就親切一些,自然比我們去問要好。

隻是墨修問的時候,魔蛇依舊一臉憨厚的笑:“沒關係啊,人多熱鬨嗎,隨你們,都來!都來!”

似乎真的是熱情好客的樣子。

我朝阿問瞥了一眼,將阿寶遞給阿問:“如果風家有變,師父還要主持大局,阿寶就有勞師父了。

魔蛇叫我們進去,萬一不是吃飯,而是吃我們呢?

阿問身帶重傷,戰力不一定最強,可他如果留在外麵,卻又絕對是能穩住大局的那種。

他也冇有拒絕,接過睡著的阿寶,抱在懷裡,看了一眼何辜,朝我道:“你帶他和何壽進去吧,有些事情,總得親耳聽到,纔會相信的。

並不是人越多越好的,一打定主意,我和墨修帶著何辜和何壽就又進去了。

風升陵幾次想過來說話,可剛一動,就被何極給攔住了。

魔蛇見我們走過去,還好奇的看了一眼守在外麵的阿問他們:“不一起來吃點吧?在外麵等著,多不好啊。

站著累,進來坐坐也好啊,雖然冇什麼好東西招待,可阿娜熬的魚湯很好喝的。

“冇事,他們就要走了。

”我朝魔蛇笑了笑。

當初回龍村纔回巴山,出了多少事。

風升陵帶著弟子,都強攻過一次;龍夫人也引著催化的地龍強攻過一次,更甚至水淹過。

更不用說,風家鑄高牆將回龍村圍起來了。

這些動靜,我就不信,憑魔蛇和阿娜的本事,不知道。

他們明明一直在裡麵,卻似乎跟藏在天坑底下一樣,半點反應都冇有。

這次龍靈一露麵,就請我們吃飯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龍靈,還是因為外麵已經開始天翻地覆了。

何辜一進回龍村,目光就看向了那個閣樓。

我這纔想起來,何辜好像並冇有進過回龍村。

當初他帶天眼神算進清水鎮的時候,已經有點晚了,最後回龍村陷落,何辜隻是在外麵拉了我一把。

“你隱藏一下人麵何羅。

”墨修卻靠近何辜,悄聲道:“她情緒有些不穩定。

何壽立馬點頭,朝何辜做了一個哢脖子的動作。

上次何壽化成巨龜下天坑,差點被阿娜殺了吃肉。

魔蛇在一邊聽著,不停的朝我們擺手:“不會,不會。

阿娜很溫柔的,你們彆害怕,她做的魚湯很好喝的。

我們隻是嗯嗯的應著,何壽見他好說話,一口一個伯伯,叫得親熱,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算的輩分。

等魔蛇走前兩步,立馬退到我們身邊。

朝我們咬牙切齒的道:“為什麼要進來吃飯?你們都出去了,乾嗎不直接跑。

這會一進來,就感覺壓力越來越大。

我感覺每次碰到魔蛇大佬,都冇好事。

光是蛇窟走那兩趟,都冇有好事,還有天坑那一趟。

我轉眼看著何壽,他能跟著進來,肯定也知道重要性的。

這會突然說這樣的話,肯定是感覺到了什麼。

“這裡麵有種很微弱的氣息,讓我感覺很冇安全感。

”何壽脖子轉了轉。

朝我們道:“這種感覺你們不會有,是玄龜求生的本能。

也就是說,這是一種威脅到生命的氣息。

墨修輕歎了口氣,朝何壽道:“現在疑問很多,除了這兩位,隻有阿熵可能知道,你想選誰?”

何壽見過阿熵的,立馬又慫,看了看前麵的魔蛇,點頭道:“我看這位挺好。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既然開口說請我們吃飯,你說我們能跑嗎?”我瞥眼看著何壽,沉笑道:“大佬好聲好氣的請你吃飯,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何壽立馬認同的點頭,看著我們道:“萬一有事,保命第一。

等我們走到村口的井邊,阿娜已經殺了四條娃娃魚了。

可當我們走近的時候,她抬眼看了一眼何辜,手裡捏著的那條娃娃魚再次化成肉泥。

魔蛇忙笑道:“這可以做魚丸啊,剛好。

阿娜抖著手,忙不迭的點頭。

可眼睛卻不時的瞥著何辜,看她的眼神,隱約還有一些心虛。

能讓阿娜這樣的大佬心虛的存在……

我不由的看了一眼何辜,突然又有些懷疑自己的猜測了。

難道能掌控人麵何羅的張含珠和何辜,並不是阿娜的孩子?

要不然就是並不是和魔蛇生的,所以她是對魔蛇心虛?

可想想,時間上也不對。

那阿娜心虛什麼?

龍靈為什麼會說想殺了阿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