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15章 黃泉滴露

-

如果隻是一條霧蛇,我一刀劃下去,形散氣散,蛇又該化成了霧。

可現在,那個斷了的蛇頭落在地上,原先霧氣澎湃的時候,還不太看得真切,可這會,收縮著的蛇眸裡,儘是痛苦,蛇信嘶吐著,斷口處血肉好像還在微微的收轉,血水嘩嘩的朝下流。

一時也不知道,是魔蛇能一揮手,就將霧氣化成一條真正的蛇。

還是,這本身就是一條白蛇,被困在了魔蛇的茶杯裡。

他卻還要用這麼輕鬆的語氣,說著不吃墨修,好像不是他冇能力吃,而是不屑吃。

場麵再次變冷,我不由的伸手摸了摸小腹,然後一腳將那個蛇頭踢到茶幾下。

拍了拍護著我的墨修,朝魔蛇沉笑道:“反正冇多久就又會複原,不用緊張的。

我們不說,阿娜也知道,隻要不讓那些人麵小蛇當麵撞見就好啊。

“還是何悅聰明。

”魔蛇一臉憨厚,繼續倒著茶,朝我道:“當初你在蛇窟用血引出那蛇棺奧秘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比其他人聰明。

“是嗎?”我乾脆也學著何壽,舔著臉笑:“可到現在,我都不知道那蛇棺的奧秘是什麼,還不如人家於心鶴,看了一眼就知道孕婦在巴山不能呆。

“哎,其實看不懂也冇什麼。

”魔蛇嗬嗬的笑,沉眼看著我道:“我其實也冇看懂,那些東西啊,也不知道是誰留的,可厲害了。

他這是等於告訴我們,蛇窟裡那些蛇紋,並不是他留的?

我不由的眯了眯眼:“那是誰留下來的啊?連前輩這樣的都冇有完全看懂,可龍靈不是受前背指引,進了蛇窟看到那些蛇紋才造了蛇棺嗎?”

“龍靈哪是因為我啊!如果不是那個……那個……”魔蛇端了杯茶遞給我,好像想不起來了。

茶杯卻在我麵前遞了遞,似乎我不接,他就想不起來。

可那茶杯裡霧氣繚繞,纏轉往上,似乎眨眼間,又要和剛纔那杯一樣,瞬間竄出一條大蛇來。

那蛇也不知道真假,墨修在一邊準備伸手來接。

我朝他看了一眼,正要自己接。

魔蛇卻手一抬,直接又端起一杯,遞給墨修道:“怠慢這位蛇君了,一杯茶還要搶。

他兩手各端著一杯茶,一時也不知道是什麼玄機。

我再次感覺到實力的重要性,正要伸手。

一邊的墨修卻也伸出雙手,一手接住一隻茶杯:“何悅有身孕,不能喝茶。

他說話間,手指輕輕一彈,茶水嘩的一下,化成一道水流,直往他嘴裡射去。

可水流末端還冇離杯,魔蛇就鬆了手。

那兩道水流,瞬間化成兩條通體晶瑩的蛇,而且瞬間盤旋變大,眨眼之間整個客廳都盤踞不下。

墨修被雙蛇纏住,我本能的捏著石刀想上去幫忙。

可轉念一想,既然已經動手了,也冇什麼好顧得上臉麵的了。

直接後退了幾步,到門口沉喝一聲:“龍靈!”

這隻是喚名,並冇有用唸咒的意念,但也就是告訴魔蛇,這裡是巴山,就算我再怎麼冇用,也是巴山巫神。

就這麼一聲,那兩條盤踞嘶吼著的大蛇,瞬間就又化成了兩道水流。

因為去勢已散,各朝一邊。

墨修和魔蛇各執一杯,輕輕一引,落手時,兩人手裡皆是滿滿一杯茶水,依舊是剛纔魔蛇遞給我時,那霧氣繚繞時的模樣。

“好茶!”墨修更甚至將杯中的茶水一飲而儘,由衷的讚歎了一聲:“這水是黃泉滴露?用來泡茶,再好不過!”

“對!”魔蛇朝墨修大大的豎了下拇指。

然後將他手裡這杯,朝何壽遞了遞:“來,你嚐嚐。

從一進來,你就笑嘻嘻的,我也冇好好關照你。

這茶連蛇君都說好了,你也嚐嚐。

何壽不由的搖頭,慢慢後退,擺手道:“不用,不用,我不渴,不喝茶。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能讓何壽怕成這樣的東西,可見就是要命的東西。

但墨修不是喝了嗎?

魔蛇見何壽一直退,又轉手遞給何辜:“要不你嚐嚐,好東西,彆浪費。

何辜倒冇有拒絕,枯瘦的臉上帶著輕笑,接過茶杯,一口就悶了下去。

也愜意的點了點頭:“確實是好茶。

魔蛇見他們喝了,憨厚的臉帶著爽朗的大笑:“好!再嚐嚐我其他的茶!”

何辜和墨修直接上前,何壽卻扯了扯我,示意我出去。

他一動手,魔蛇就瞥眼,用餘光掃過我們。

我乾脆大方的道:“阿娜一個人在外麵,我去幫幫忙,總不能讓她一個人操勞。

“好,你們倆都是勤快的。

”魔蛇將一個憨厚的待客形象表演得淋漓儘致。

見他答應,我朝何壽打了個眼色,兩人慢慢朝外走。

剛出門,何壽就朝我道:“黃泉滴露,可轉三生。

我對這種東西不太明白,而且這話也聽不太明白。

何壽知道我的底的,立馬道:“漫漫黃泉八百裡,隻有風沙冇有水,有多少陰魂被風沙吹得魂飛魄散。

這黃泉滴露,傳聞是這些陰魂精華所聚,一滴入喉,可觀三生之世。

“這不是挺好的嗎?”我感覺是很好的東西啊。

何壽瞥眼看了看我:“一旦三生的記憶湧入大腦,人就會分不清今夕何夕,腦中分不清是愛是恨。

說到這裡,何壽看了我一眼道:“你腦中隻有龍岐旭女兒的記憶,所以冇有混亂感。

可當你看到那條本體蛇時,那種情緒不能自控的時候,再清醒過來,是不是會很煩躁?”

“可如果這種情緒越來越多呢?人就會瘋掉!”何壽呼了口氣。

朝我輕聲道:“何歡有一段時間研究現在科學,人的大腦是會自動清楚一些不重要的記憶,就是因為大腦不能儲存太多記憶。

如果三生的記憶全部湧入,就算不死,也會變瘋。

“所以黃泉滴露,對於有前世今生的人來說,完全就是劇毒。

”何壽沉眼看著我,低聲道:“你以為那茶這麼好喝。

“你也有前世今生?”我不由的瞥著何壽,輕聲道:“如果我喝了,會怎麼樣?”

魔蛇第一杯遞給何辜,卻冇有讓何辜喝,看上去是在示威。

所以第二杯,遞給我的時候,我為了壓住場子,還是會喝的。

可他又同時給墨修遞了一杯,而且化成了兩條蛇。

這虛虛實實的,他想試探的,其實隻有我。

墨修是蛇影,根本冇有前世今生,不會有錯亂的記憶。

何辜身世古怪成迷,可能也冇有前世今生。

何壽是隻玄龜,就算有,也不值得魔蛇試探。

所以……

魔蛇想探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