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16章 感覺噁心

-

這世間的東西,一旦成了精,就很難對付了。

活個千年的,都是個大麻煩。

而魔蛇這種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卻還很喜歡演的,讓人看不出真假的,就更麻煩了。

蛇生性陰狠,喜暗中蟄伏,一般都是一擊而中。

所以無論是魔蛇,還是那條本體蛇,或許纔是真正的獵手。

阿娜也好,龍靈也罷,其實纔是被他們玩弄的。

最高階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形式出現。

我想到這裡,不由的瞥眼看了看何壽,活得久的東西,他倒是算比較好琢磨的了。

何壽卻擔心的看了一眼客廳裡,朝我沉聲道:“這頓飯,還冇吃,就這麼風起雲湧了,如果等下打起來,你什麼都不用管,大招開滿,直接往死裡打。

能搞來那把沉天斧,就直接開劈。

就算毀了巴山,搞死他們中間的一個,也值了!”

這是得多大的危機感,讓何壽說出這樣的話?

他見我不說話,朝我沉聲道:“你自己也感覺到了,對吧?阿娜和魔蛇,身份比我們原先知道的更古怪。

阿娜明顯和地母脫不開乾係,而魔蛇……

就算死了,依舊能影響整個巴山,甚至這個大局,怕也是個大麻煩。

我心頭有些亂,但冇一會就走到了那口井邊。

就這一會,井已經是恢複到原先的樣子了。

阿娜這會已經殺好了五條娃娃魚,整齊的放在洗菜盆裡。

正在耐心的洗著菌子,還有一些野菜,和小半籃子的鳥蛋。

何壽朝我眨了眨眼,壯著膽子上前:“阿姨,我來幫忙吧。

這野菜怎麼收拾啊?”

他一邊說,一邊朝我眨眼。

可在這巴山,阿娜纔是第一任巫神,這回龍村就是她最熟悉的地盤。

就算何壽說話吸引住阿娜的注意力,可神念這東西,根本不是何壽能理解的。

念之所及,皆可掌控。

要知道,我們在那小地母體內,龍靈一道咒,阿娜就能驅使這些人麵蛇鱗觸手進去,將我們全部抓回來。

那小地母,我、墨修、龍靈都冇有還手之力,可阿娜觸手進去的時候,她嚇得連反抗都冇有。

我朝何壽搖了搖頭,乾脆大方的走過去,朝阿娜道:“阿姨,我可以在回龍村看看嗎?以前這裡是我家,我以前也叫龍靈。

這點阿娜是知道的,所以聽到“龍靈”這個名字的時候,有些恍神的抬頭看了我一眼。

卻還是點了點頭,依舊是那幅溫婉的模樣:“彆走太遠,要吃飯了。

我朝她笑了笑,朝何壽做了一個自求多福的手勢,直接就朝那祠堂而去。

現在這祠堂根本就攔不住我,我也不打算隱藏自己的目的。

墨修和何辜,被魔蛇牽製住,怕是連神念都溢不出來了。

回龍村的閣樓,我想上去看一看。

這次祠堂根本冇有什麼好攔我的,阿娜能讓我隨意看,自然也知道我想看什麼。

這次他們讓我們進來,冇有直接送出去,肯定是有條件要談的。

隻不過,現在都在互相試探,所以還冇有觸及到真正的目的罷了。

但最終,無非就是蛇胎,蛇棺,以及天禁這些東西。

我直接一腳就踹開了祠堂的大門,大步朝著樓上走去。

複原這話不是空說的,裡麵連回龍村那些供著的靈位牌匾都在。

我瞥了一眼隻供男,不供女的牌匾,直接從後邊的樓梯往上。

三樓再往上,就是那個木梯,這會龍浮千不在,我攀著木梯上去。

這上麵和我想的不太一樣,本以為還會有什麼的,可一進去,這裡居然一片焦黑!

如果說整個回龍村除了冇有那些人,其他的都恢覆成原先的樣子,那麼隻有這個閣樓,被毀了!

看樣子,這閣樓當初除了困住龍浮千,還有其他的秘密。

重要到,魔蛇恢複了一切,卻單單毀了這裡。

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龍靈居然還冇走,而是靠在那窄小的玻璃窗前,朝外看。

她明顯聽到我上樓的聲音了,卻冇有回頭,而是沉聲道:“我有時會想,龍浮千被困在這上麵上千年,整個人都退化成瞭如同隻會產卵的蟻後,她是不是很恨我?”

“你見過龍浮千最先從閣樓出去的模樣,對吧?”龍靈扭過頭,看著我,嗤笑道:“她除了不停的生產,好像冇有其他的作用了。

我不是冇有和龍靈談過,可這次,她不再是以前那種陰狠妖媚,好像什麼都不管不顧的樣子。

雖然臉上源生之毒湧動,滿臉都是黑麻麻的,可她的眼睛裡,好像帶著我在那些一閃而過的畫麵中的輕靈。

她朝我揮了揮手,指著窗戶道:“你也是龍靈,過來看一眼吧。

如果換成是你被囚禁在這裡,你還會活著嗎?”

我大概知道她在看什麼,雖然知道有腹中的蛇胎,龍靈不會殺我,卻還是捏著石刀,才走了過去。

閣樓隻有一個窄小的玻璃窗,其實能看到的也冇多少。

龍浮千被困在這上麵,具體多少年我根本都不知道,可至少也是千年吧。

外麵變化多大,這間閣樓卻一直都在。

我和龍靈各站在玻璃窗的一邊,看著外麵的村路。

這裡隱約可以看到那口井的一角,何壽幾乎拿出了全套本事,一直笑嘻嘻的和阿娜說什麼。

而那些人麵小蛇,這會又都攤開在水泥馬路上睡覺。

春日陽光正好,蛇喜暖,水泥汲溫快,這樣攤開睡著,它們應該很舒服。

也就是回龍村讓它們很有安全感,換正常的蛇,哪敢睡馬路上。

這些人麵小蛇,並冇有掌控人麵何羅,所以它們其實比龍岐旭和何辜都厲害,至少在阿娜眼裡是這樣的。

當初我們入天坑,雖說一路逃離出來,可其實根本冇有真正傷到阿娜,更冇有真正傷到這些人麵小蛇。

它們隻不過是冇有應敵的經驗,一害怕就尖叫大哭,本能的躲避罷了。

我看了一眼,沉聲道:“阿娜真能生啊。

“她不隻是能生,她生的都很厲害!”龍靈突然轉眼看著我。

輕笑道:“你聽我說阿娜捨棄了軀體,是不是想過自己這具軀體就是阿娜捨棄的?”

我聽到這裡,心頭猛的一緊。

不由扭眼看著龍靈:“那你告訴我,是嗎?”

“如果是的話,你會不會感覺噁心?”龍靈瞥著我,嗬嗬的冷笑。

頭額頭抵在玻璃窗上,努力往下看。

其實這玻璃窗的角度,是看不見阿娜的,因為正好被何壽擋住了。

龍靈卻冷嗬道:“光是她在巴山,就知道與多少人,多少東西結合,生下了無數的東西。

還有在進入巴山以前呢?”

她說到這裡,慢慢伸手,朝我小腹撫過來。

朝我輕聲道:“何悅,有時我感覺自己都噁心。

所以我也捨棄了軀體,捨棄了自己的孩子。

她似乎輕歎了一聲:“有些真相,其實除了噁心,冇有什麼能來形容。

可身處其中,又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就感覺像是吞一天發臭腐爛的蛇……”

“蛇頭已經吞到胃裡了,噁心難受,隻想吐出來;可吐出來,也有這麼長,照樣也是噁心。

帶著蛆蟲的蛇尾卻還在嘴巴外麵,看著也噁心,吞進去也難受。

喉嚨哢著,更噁心。

可又不得不往裡麵吞……還安慰自己,吃了飽肚子,吃了對自己好。

”龍靈光是說著,臉上就已經儘是那種微妙的噁心表情了。

她卻又瞬間聳了聳肩膀,臉上儘是嘲諷的道:“就像我對那條本體蛇的感情一樣!”

我看著她,突然有些明白,龍靈或許早就知道那條本體蛇不是真的愛她。

畢竟她能看那些蛇紋修出蛇棺,就算性子再軟,也是有著極高悟性的。

可她為什麼一直假裝自己深陷其中呢?

而且那條情絲蛇,也是真的情意滿滿。

又為什麼,突然在這個時候說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