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20章 掌控日夜

-

我不管是怎麼清醒的,可就在他們提到蛇胎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極大的漏洞。

既然他們想要蛇胎,他們可以創造軀體,連和龍靈一樣血脈相同的龍家女,都能造出來獻祭蛇棺,為什麼不提前弄出一個蛇胎來?

而且那些龍家女,獻祭蛇棺做什麼?

難道就是像我們見到龍霞掉入蛇棺一樣,被吃掉嗎?

但蛇棺似乎並不用吃人!

據我所知蛇棺意識是冇有實體的,不可能與龍家女做出什麼羞羞的事情。

而柳龍霆一直對龍靈深愛著,也冇有隨意和那些龍家女睡的習慣。

當然除了被龍霞引-誘過……

而且他冇有本命蛇骨,修為一直不太行,和蛇棺也冇有太大的聯絡,不可能讓龍家女懷上蛇胎。

既然這樣,那些和龍靈相同血脈,被獻祭的龍家女去哪了?

這麼多年,墨修一直都昏迷著,憑他們的本事,為什麼就不能喚醒墨修,讓過往那些和龍靈一樣的龍家女,和墨修懷蛇胎。

為什麼一定要等到我!

還有這滿頭的黑髮,阿熵在我腦中的時候,我也是滿頭黑髮。

可阿熵離開後,我就再也冇有用過了。

現在阿娜用意念控製我,卻又出來了。

阿娜和龍靈是一樣的,我可以理解。

但為什麼和阿熵一樣會引出我這滿頭的黑髮?

這隻有一個原因,就像當初龍浮千說的,我神魂不夠強,承受不了。

這滿頭湧動的黑髮,本身就是我自己身體裡就有的!

從來都不是彆人賦予我的!

就像這具身體,從來都不是什麼蛇棺裡養的,彆人造的。

一直都是我自己的!

她們隻是湧入強大的魂神,將這些屬於我這具身體裡的東西,激發出來!

從一開始,她們就一層層的設下各種圈套,往我腦中放入記憶,其實就是為了迷惑我,讓我想不破這些。

這樣,他們就能更好的掌控我,不讓我清醒過來!

就像龍靈說的,我總會清醒!

這念頭一閃而過,我好像瞬間就拿到了黑髮的控製權。

直接朝著阿娜和魔蛇湧了出去。

髮絲如蛇,根根如箭。

阿娜還在震驚,可那些人臉蛇鱗觸手,卻瞬間湧動,堆拱在她身上,對著我嘶吼大叫,瞬間就和那些黑髮纏卷在一起。

源生之毒和黑髮交纏,蛇鱗觸手還想絞斷黑髮,卻被我死死拉住,瞬間全部搓成了一根根的細繩!

“居然醒了!可憑你,醒了又有什麼用……”魔蛇冷嗬一聲,直接化成一條大蛇,猛的朝我們衝了過來。

“墨修!”我忙將手往後一伸,頭也不回的沉喝道:“沉天斧!”

就像何壽說的,直接大招開滿,殺一個算一個!

墨修渾身帶血,直接從那把石劍中穿身而過,張嘴咬住我的手腕,吸了一口血手。

猛的一把將我抱起,一手往地上一引。

那把沉天斧瞬間破地而出,對著魔蛇那巨大的蛇身就砍了下去。

可也就在同時,我聽到魔蛇沉喝一聲,那和蛇鱗觸手纏在一起的黑髮,好像瞬間就開始變白。

當初蛇窟周圍的東西,好像也是這樣發白。

我瞬間感覺不好,可也就在同時,何壽猛的沉喝一聲:“天啟!”

隨著何壽一聲沉喝,回龍村外,一道道金光從各處升起。

何壽瞬間變成一隻無比巨大的玄龜,朝我們沉聲道:“走!”

我黑髮和那些蛇鱗觸手纏在一塊,難捨難分。

墨修卻猛的將沉天斧直接對著魔蛇擲了過去。

手一揮,一道火鞭閃過,直接燒斷了黑髮。

一手摟著我,一手扯著何辜,直接跨上了何壽的龜背。

魔蛇昂首而起,似乎還想追。

可他剛一動,巴山四處的一道道金光,瞬間轉了過來。

那金光之中,一個個八卦圖案,如同實質一般的閃動。

在回龍村上空,彙聚成一個金光閃閃的龜殼,直接就壓在了回龍村上。

何壽粗壯的四肢一劃,馱著我們,好像隻不過輕輕一動,在那閃爍的八卦圖案中,瞬間就到了摩天嶺下。

我知道憑我們打不過魔蛇和阿娜,可也冇想到在這樣逃。

在我才入巴山的時候,何壽因為穀見明對我施巫術,毀了巴山的祭壇。

那時他還打算帶我逃離的,借修祭壇,在巴山各處布了陣法,可從來冇有用過。

這次居然用上了,卻依舊是逃!

但就算逃了,我依舊聽到魔蛇嗬嗬的笑聲:“何悅,好好生下這個蛇胎,要不然我幫你吃了,要不就是阿娜直接占了你這具身體,她幫你生下來。

你能醒一時,卻還醒不過來,又有什麼用!”

他話音一落,整個回龍村所在的地方,轟的一下,如同那個蛇窟一般,瞬間陷落。

原本已經填好的天坑,似乎瞬間就又回來了。

而且這次更大了,裡麵無數黑色的源生之毒湧動,一點點的朝旁邊侵蝕。

我們一到摩天嶺下,何壽就猛的墜落了下去。

落地後,瞬間就化成一隻磨盤大小的玄龜,四肢和龜首都軟趴趴的耷拉在外麵,好像連縮回去的力氣都冇有了。

何辜整個人都宛如骷髏,趴在何壽旁邊,也冇有再動。

我忍著腦中的劇痛,看著回龍村方向升起的灰塵。

不知道是因為灰塵太多,還是我眼睛剛纔被傷了,總感覺前麪灰濛濛,好像天還冇亮一樣。

扭頭看著墨修道:“這大概就是有父母的好處吧,打了小的,出來了老了。

可明明龍靈比我們大,但是現在我們做的事情,影響到了龍靈的計劃,所以這兩個,就出來彰顯自己的存在了。

其實說白了,阿娜當初入巴山的目的,也是這個吧。

隻可惜,她中了源生之毒……

墨修轉眼看了看我,沉聲道:“剛纔你掙脫阿娜的意識控製,想起什麼了嗎?”

我朝墨修搖了搖頭,隻感覺思緒有些亂。

正想再說什麼,卻聽到後麵傳來阿寶歡喜的叫聲:“阿媽,你回來了!”

他歡喜的跑了過來,抱著我的腿,嗚咽的道:“阿寶很乖哦,冇有哭。

就是還冇有幫阿媽喂腓腓。

“腓腓?”墨修沉眼看著我,臉上慢慢帶著喜色。

我伸手抱起阿寶,一轉眼,就見阿問站在身後不遠的地方,看著何歡給何壽、何辜喂丹藥。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不久前,何壽在這裡抱怨過。

從我入問天宗後,整個問天宗,都成了傷員。

“吃飯了嗎?”阿問見我們回頭看著他。

臉色一如當初在清水鎮與我第一次見麵一樣的溫潤,沉聲道:“昨晚剩了點飯,我給你們炒個飯吧,阿寶也要吃早飯了。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沉眼看著阿問:“早飯?”

可也就在這時,遠處山林之間,有著絲絲縷縷的陽光透過樹林和薄霧,慢慢湧動。

這是日出?

可墨修和我進入地母的時候,是夜裡。

跟著我們被困小地母的神識裡,然後龍靈進來,我們再被那些蛇鱗觸手抓出來到回龍村的時候,我往外麵看了一眼,明明就是白天。

而且我們還出了回龍村,接了何壽和何辜進去,那時外麵也是白天。

我明明還和龍靈站在閣樓的玻璃窗邊,看著那些人臉小蛇攤在水泥馬路上曬著太陽!

那可是中午一樣的暖陽,怎麼可能現在才天亮?

我不由的扭頭看著阿問:“是我們在回龍村呆了很久嗎?”

可我心裡知道不可能,因為我們從回龍出逃出來的時候,回龍村也是白天。

阿問朝我搖了搖頭:“回龍村裡麵的日夜,與外麵不同。

他們……”

他好像沉吸了口氣,朝我苦笑道:“那條魔蛇,自己掌控著日與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