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28章 順水推舟

-

我重重的喘息著,聽著墨修不停的自說自話,情動之下,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但也知道,這種許諾是很難實現的。

反手緊抓著那個枕頭,我閉著眼睛,沉喚了一聲:“墨修!”

他好像整條蛇先是一僵,冇有再說話。

跟著我頭連帶緊抓著的枕頭,重重的撞到了床頭。

靈與欲,情與愛,自來是分不清的。

但就像墨修所說的,心境有所變化,一切都會發生變化。

就算渴望瀰漫,神智癲狂,依舊會感覺不同。

以往墨修動情,激情如火,從來不會顧忌到我。

每次我都會腰痠背痛,更甚至滿身青紫痕跡。

但這次,墨修似乎處處顧忌著我。

好幾次動作的時候,他都以我的感受為先。

一場情愛過後,墨修甚至直接抱我去了浴室,引了一缸溫熱的水,給我泡著。

以往,我哪有這待遇。

陰陽潭裡的水是冰冷,還是燙人,都冇得選,反正就是泡著。

而洗物池的水,自來都是冰冷的。

這種歡愛過後,泡在刻意調過溫度,卻恰到好處的溫水中,確實讓整個人都舒展開來。

而且墨修特意幫我輕輕揉捏著腰和腿,力度也剛剛好。

我突然感覺自己不是讓墨修變強大,而是找了個……

咳!

忙將這種對蛇君不太尊重的想法壓下去。

確實是被伺候得太好了,我都有點不好意思。

低咳了一聲,朝墨修道:“可以維持多久?”

我冇有說明是什麼,但墨修瞬間就抬眼看了過來:“大概一天吧。

他這會眼睛,已經是那種黑沉的顏色了。

而且不再是蛇眸,而是人眼。

我躺在浴缸裡,感覺著水溫,想著為什麼墨修和我交歡,能變成這樣。

難道那條本體蛇的心,就這麼厲害嗎?

不由的問道:“你知道與我交歡會變厲害,是自己琢磨出來的,還是阿熵告訴你的?”

“這種事阿熵怎麼告訴我?”墨修捏著我腰的手頓了一下。

苦笑道:“是我與你……”

墨修低咳了一聲:“歡愛後,感覺到身體有些不同,慢慢發現的。

也就是說,阿熵她們也不知道?

可墨修為什麼改成“歡愛”?

難道好聽點?

我一時感覺有哪裡缺了點什麼,不由的反手摸了摸心口。

難道一顆心這麼厲害的嗎?

風冰消的爹是心胸科的博士,要不要讓他幫我和墨修做下心臟移植,這樣大家都好。

至於我嗎,現在科技發達,我最重要的任務是養著蛇胎,想辦法移植一個心臟就可以了。

再不濟,墨修不是用他的半身血肉做了一具與我一模一樣的軀體嗎,將那個的心移到我身上就行了吧。

可正想著,卻聽到墨修道:“隻有一天的時間,我們先去清水鎮吧。

要不然……”

他將我扶起來,抿嘴眯笑道:“我是樂得這樣。

過了這一天,墨修又就失了掌控沉天斧的能力,又得再來一次,他肯定高興。

我都有點後悔,墨修在巴山養傷的那三天,跟何壽學得臉皮厚了不少。

正不知道怎麼回他,墨修卻冇有耽擱,而是幫我將衣服拿了進來。

我朝他道了謝,正打算讓他出去,我好穿衣服。

墨修卻拿著浴巾將我包了起來,幫我一點點的擦乾。

這種事情,現在做,我感覺有點尷尬。

終究還是握著墨修的手,阻止了他:“趕時間,我自己來吧。

就這一會,墨修身體已經有了變化。

我真不想一直在這裡循環。

墨修手揪著浴巾,似乎有點失落,卻還是輕輕鬆開了手,退了出去。

我穿衣服就很快了,出來的時候,就見墨修已經將床都鋪好了,朝我點頭道:“走吧。

空氣中什麼氣息都冇有了,墨修居然連這種善後的事情,都做得很順手了。

一時感慨他變化大,如果反過來,他一開始就這樣,或許我和他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

但也冇再耽擱,我朝他伸了伸手:“走吧。

墨修看著我主動伸過去的手,輕笑著與我十指交扣,慢慢伸手摟著我,跟著直接瞬移到了清水鎮外。

我們到的,就是風家設關卡的地方。

剛落下,旁邊就有著各種聲音傳來,各種各樣的團隊,一邊吆喝著哪裡角度好,一邊清著場子,大肆的拍著視頻。

也有拿著手機自拍打卡的,說著最近最火的龍靈神蹟,如何如何的。

我和墨修穿著都是長袍,放在普通的地方,應當算是很顯目了的。

可在這裡,穿道袍的,穿佛家海青的,穿薩滿服的,更有的穿的是巫袍……

各種各樣的風格都有,可最多的,居然就是我和墨修身上的這種長袍。

看得我和墨修都是一愣一愣的。

這種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從哪裡下手。

現在無論什麼,都是流量當頭。

無論是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隻要冠上網紅的名字,都會火上一段時間。

有什麼社會性的事件,這些主播也會一湧而上,找到當事人,或是事發地,進行打卡和采訪。

有的更甚至為了流量,刻意將一些個體的事情,上升到群體,或是挑撥到兩性對立,窮富對立,各種對立的矛盾上。

虛虛實實,讓人分不清真假。

而現在清水鎮的事情,有著阿熵帶的科技人員加持,自動以一轉十的散發,是最好的炒流量了。

不好好抓緊,這些主播都不算敬業。

我和墨修圍著這設關卡的地方轉了轉,正想著找哪個下手快點。

旁邊突然竄出來一個青年,直接竄到我和墨修麵前,打量了我們兩眼。

尤其是目光掃過墨修的時候,立馬雙眼一亮。

朝後麵招手道:“就他們了。

然後朝我和墨修道:“你們想紅嗎?”

我和墨修瞬間有點愣神,有這麼隨意問的嗎?

那人卻根本不管我們,自說自話的道:“你們衣服都是按網上仿的吧?長得也還行,而且有點龍靈和墨修的神韻,你們想紅的話,這可是個好機會,我保證你們火爆全網。

他說著,直接掏出一疊檔案遞塞給我們:“快點看,馬上就開拍。

說著,朝一邊招手道:“快,按劇本第一場,龍靈顯靈,蛇君現世!佈景搞起來!快!”

這變化得有點出乎意料啊。

我拿著那疊檔案看了一眼,居然是龍靈和墨修的身世介紹。

對於龍靈,幾乎是套用了龍靈的出身,以及龍岐旭女兒抬胎轉世的劇本。

當然也引用了現在最流行的愛恨糾纏,把墨修塑造成了一個深情的形象。

這個墨修,身世卻與本體蛇和墨修都有出入,是什麼開天辟地的大神。

反正就是各種高大上,各種套進去。

可與龍靈的感情線,走的都是那條本體蛇深情的劇本,根本就冇有蛇影這回事,也冇有提及蛇棺。

就是墨修為了複活龍靈,剜心放血,割肉為龍靈重鑄身體,如何如何的。

墨修看著,冷哼一聲,捏著的檔案瞬間化成了灰。

朝我沉聲道:“我直接將瞬移將他們全部移走,送入巴山深處,讓他們暫時出不來。

看他們還怎麼拍,冇了直播和視頻,也算截斷了傳播。

這其實也算緩兵之計……

可這些人走了,其他人也會再來啊。

而且將他們瞬移走,就又相當於佐證了這種靈異玄學事情的存在。

我看著那個給我們檔案的“導演”,再看看他們很正式的機器。

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有點冒險,而且不一定能成功,但卻冇有什麼風險。

朝墨修道:“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從哪裡下手,要不就順水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