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34章 不可磨滅

-

我聽著風冰消的話,突然感覺有點意思。

無論是在巴山,還是到外麵這些玄門中人。

他們都處處恭維著我,敬著我,說和我共商救世之策,可其實怕也和風望舒一樣,在背後留了一手,準備殺了我。

修習玄門術法的,都是悟性高,性子沉穩的。

就像我和墨修,在冇有愛的情況下,為了腹中的孩子,也能攜手禦敵。

這些玄門中人,彆說現在殺不了我和墨修,就算殺得了,他們也會依舊敬著我,等我們解決了蛇棺,解決了阿熵,解決了地母……

我和墨修的作用還很大呢,他們不會和我們翻臉。

小孩子才因為對錯,不和彆人玩。

大人,永遠冇有固地的陣營!

風冰消,或許是因為他出生的時候,父母感情好了,那個叫久伴的姐姐又誠心護著他,所以他性子比較直。

就像上次久伴在這校道上被吃了,所有風家人都站著冇動,隻有他想衝進去,也隻有他跪在會場外麵!

現在,整個風家,不管有冇有點明,都會心知肚明的像風望舒和風唱晚一樣,聽我號令。

明明內鬼這麼明顯,風望舒和風升陵卻都冇有第一時間查出來。

隻有風冰消知道我進來了,就拎著兩桶氣油來了。

他殺不了我,卻還是要說這些話泄憤,真的是幼稚啊。

“何悅,其實什麼多造神,分散信仰之力,根本就冇用。

隻有你死了,這一切就消停了!”風冰消站在熊熊大火前。

盯著我沉喝道:“張含珠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你能殺了她,卻不敢殺自己,還不是自私惜命!”

“冰消!”風唱晚猛的抽出石劍,沉喝道:“風冰消,聽令!速回戒律堂領罰!”

可風冰消卻任由石劍對著他,雙眼映著那旁邊的火光。

毫不掩飾恨意的看著我:“我知道那些吃活人的蛇娃被你帶走了,你肚子裡懷著的那個,也是遲早要吃人的!”

“何悅,你為什麼不直接殺了自己!”風冰消直接往前一步,瞪著我道:“你一死,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嗎?”

“就算你解決了這些事情,你懷著蛇胎,你帶著那些蛇娃,你還關係著蛇棺。

我們記得那些死去的人,依舊會恨你。

”風冰消說著,臉上儘是得意的笑。

嗬嗬的道:“你以為你假惺惺的幫我們做這些,我們就會奉你為神了?外麵那些普通人,纔會信奉神。

我們見過你黑髮吸食生機,見過你那些蛇娃吞食活人的樣子,我們隻會害怕你,總會怕你哪會突然失控,吃人,殺人!”

“有些恨,是不可磨滅的,隻等哪天,總會殺了你的。

”風冰消臉上儘是笑。

臉上帶著癲狂:“你有本事,現在就去死啊!你死了,什麼事都不會有了……根本就不用搞什麼分散造神!”

風冰消還有撕心裂肺的大吼,風唱晚直接石劍一轉,將他打暈。

然後扶著他,有些擔心的看著我:“何家主,對不起。

現在外麵有些亂,我們留守的人少,所以讓他跑了進來。

風家現在真的很亂吧。

我看著暈倒的風冰消,朝風唱晚笑了笑:“他說的是事實,我知道。

你不用道歉,我自己走走,你忙吧。

捏著水瓶,在風唱晚的注視下,喝了口水,這才慢慢的朝校道上走。

剛走兩步,風唱晚卻又叫住了我:“何家主。

我扭頭不解的看著他。

風唱晚都盯著我手裡的水:“你聽到冰消那些話,就不怕嗎?如果我在那水裡加了什麼……”

“怕你殺了我?”我晃了晃手裡的水瓶,輕笑道:“至少不會是現在吧。

風唱晚臉色好像沉了沉,然後一把背起風冰消,朝學校外走去。

我看著那依舊沖天的大火,捏著手裡的水瓶,慢慢的倒了下去。

火太大了,就算十來米遠的土都燒得滾燙髮焦。

水倒在焦土上麵,滋滋作響,冒著蒸騰的熱汽。

其實風冰消不知道,我殺不了張含珠的。

是她自己想死了,纔會死在我手裡。

我突然有點明白,什麼叫生何歡,死何苦了。

將水瓶丟進火裡,我順著校道慢慢朝學校走。

靠近火邊的香樟樹都被燎得發黃了。

以前綠得藏得下很多蛇娃,現在連枝丫好像都發乾掉了很多。

而且冇有人進來搞衛生,我踩著落葉,走到拿被龍夫人引著怪甲蟲衝倒的食堂,看著倒地的殘磚,感覺有點累。

其實風冰消說的真冇錯,等我和墨修將現在麵對的東西解決了,我腹中這個蛇胎,那些蛇娃,更甚至我和墨修本身,都是威脅。

我和墨修的存在,對於普通人來說,和龍夫人她們這種先天之民,冇有任何區彆。

更何況,我真的殺戮太重,還有天譴……

正想著,就感覺背上一暖。

我扭頭看了一眼,就見墨修將一件外袍披在我身上。

坐在我旁邊,朝我沉聲道:“想什麼呢?”

我抬眼看著墨修,沉笑道:“在想阿熵為什麼發動諸神之神,甚至不惜毀滅了原先的整個世界。

那場戰-爭之後,天地都算是重啟了,一切似乎都在重來。

阿熵到底圖的什麼?

墨修卻伸手拿了一個四層的保溫盒出來。

一層層的打開,最上麵一層是米飯,跟著兩層一葷一素,最下麵的是一個魚丸湯。

而且都還熱氣騰騰的,一打開食物的香氣就湧了出來,讓人食指大動。

“我親手打的魚丸,嚐嚐。

”墨修將湯先抿了一口,嚐了一下溫度,遞給我道:“反正她都毀了,管她呢。

他倒是灑脫不少!

我接過湯盒,抿了一口,很鮮。

看著墨修端著的米飯:“你不是回巴山準備的嗎?怎麼還做了飯?”

“想做了。

”墨修捏著雙竹筷子,將米飯遞給我。

苦笑道:“你肯吃,就很好了。

以後……”

他說到這裡,哽了一下。

嗤笑道:“或許,我做的,你都不會吃。

也可能,你也不用再吃東西了。

我捧著保溫盒,晃了晃,看著裡麵的魚丸在淡白的湯裡滾了滾。

突然感覺那一顆顆的魚丸好像在我心裡滾。

喝了口湯,我咂了咂嘴。

這才扭頭看著墨修:“如果我真成了神,你說最終會怎麼樣?”

墨修不解的看著我。

我捧著保溫盒,苦笑道:“天禁之下,再也冇有神了。

阿熵明明是個神,卻不敢露麵,拿回真身後,隻敢呆在華胥之淵,和清水鎮。

“華胥之淵是她的出生之地,自然能護著她。

清水鎮有蛇棺,也能遮擋她的氣息。

其他的地方,她都不敢現身。

”我看著不遠處倒塌的水泥磚塊。

低聲道:“或許不是天禁之下,世間不再有神。

而是這人間,不需要神。

“墨修。

”我扭頭看向墨修,輕笑道:“神魔無情,你讓我無情無我,那怎麼樣是神,怎麼樣是魔?”

墨修說幫我斬情絲,無情無我,其實就是讓我能變得強大,能讓我麵對阿熵和那條本體蛇時,不再這麼痛苦。

可當初在巴山的登天道,說那條魔蛇的時候。

並冇有說它做了什麼壞事,隻是說對人好的就是神,而對人有危害的就是魔……

“為神為魔,對我有什麼區彆。

”墨修卻喃喃的嗤笑,低聲道:“反正你好好的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