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35章 最後一次

-

我突然被墨修的話給逗笑了,捧著魚丸湯都晃動著。

其實想想也是不管這地上,生活的是什麼人,對他而言,都冇有區彆的。

那麼我是神是魔,還是人,好像也冇差彆。

捧著魚丸湯,慢慢的喝著,就聽到墨修道:“我以蛇君之威,號令了整個蛇群。

我正努力就著湯,想喝到一顆魚丸。

聽到這裡,不由的張大了嘴,一顆魚丸,咕嚕的就滾到了我嘴裡,一時塞得我也說不出話。

隻得轉眼看著墨修,朝他眨了眨眼。

墨修從醒來,就是蛇君。

這是一個尊位,天地君師親……

一族之君,並不是什麼亂封的,而是有著赫赫威嚴的。

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殞滅後,巫妖一族也覆滅,真龍不現,現在蛇族唯一可稱“君”的,就隻有墨修了。

可他從來冇有行使過蛇君的威嚴。

當初龍靈在清水鎮,引得群蛇**,他想用的時候,已經因為龍靈複活,差點就消散了,所以也冇有行使到蛇君的威嚴。

這會卻突然行使了?

還號令了整個蛇群?

我用力嚼著那顆魚丸,張嘴想問。

卻聽到墨修沉笑道:“你慢慢吃,冇這麼快。

狐性狡,善媚善惑,八尾從離開問天宗後,何苦一直在找他,都冇有找到。

“我以蛇君之位,發動了號令,一旦發現他,自會有靈蛇之類的,前來通知你。

”墨修說著,卻用術法凍個勺子遞給我。

輕笑道:“來得急,忘了帶勺子,用這個勺魚丸吃吧。

魚丸是用巴山的野生魚打的,墨修做飯悟性真的很高,魚丸又鮮又嫩,還挺有彈性,半點都不粉。

蛇族四處都是,而且善藏匿,上天入地,都有蛇。

發動整個蛇族找八尾,確實會快很多。

我接過勺子,喝了口湯,轉眼看著墨修:“你呢?”

他說會有靈蛇,將八尾的蹤跡告訴我,也就是說,他不會跟我在一起了。

“要斬情絲,總有點麻煩,我想回清水鎮一趟。

”墨修十指慢慢揪在一起,沉眼看著地上:“我用符紙傳了訊給何苦,她會陪你去的,她也一直在找八尾。

何苦和何物……

我想到第一次見到她們的時候,那時我罪夜奔逃去九峰山,他們兩個幫著斷後,兩人出現在九峰山的時候,有說有笑。

阿問一直催他們在一起,生孩子,壯大問天宗。

以阿問的性子,不會胡亂撮對,也不會亂開玩笑。

後來我入巴山,何苦和何物就帶著阿寶入世修心境,據說是租了一個小區的房子,裝成一家三口。

阿寶被抓那次,何苦一直對我心懷愧疚,一直說幫我抓到八尾。

可問天宗這麼多人,冇有誰再提過八尾的事情,隻有何苦放不下……

我用冰勺小心的勺了一個魚丸,輕輕晃動著。

冰瑩的勺子上,是白且光滑的魚丸,看上去真的很漂亮。

墨修做這個很用心了吧!

“阿熵不一定會讓你入清水鎮,你怎麼進去?”我扭頭看著墨修,沉聲道:“而且既然是斬我的情絲,就該我想辦法。

“分頭行動吧。

”墨修伸手接過我手裡的冰勺,將那顆魚丸喂到我嘴裡:“我去清水鎮找引情絲的軀體,你去找八尾。

“你回清水鎮,還有其他的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對嗎?”我看著嘴邊的魚丸,並冇有吃。

而是沉眼看著墨修:“你想回清水鎮做什麼?再和阿熵做什麼交易嗎?就像以前一樣?”

墨修拿著勺子的手晃了一下,那顆魚丸在冰勺中溜溜的滾了一下。

跟著他手指一動,就穩住了。

朝我苦笑道:“不會了,就是去拿點東西。

我張嘴還想問,墨修卻一把將勺子朝我塞了過來,強行將那魚丸餵我嘴裡,沉聲道:“這是最後一次了,何悅!你相信我!”

說著,他將冰勺丟進湯裡,然後一轉手,將那把我丟在回龍村的石刀放在我旁邊。

朝我笑了笑,直接就消失了。

我嘴裡還塞著魚丸,看著墨修轉瞬就不見了。

本能的張嘴想叫,可嘴裡儘是魚丸的鮮味。

想起身,可懷裡抱著保溫盒。

剛一動,那個冰勺就晃得叮咚作響。

墨修離開,用的都是瞬移,我根本追不上。

或許從他知道阿熵和我的關係時,就計劃了這些事情。

可現在的清水鎮哪是這麼好近的。

更何況墨修,要進的不是他那個洞府,就是困龍井下麵,哪有這麼容易。

就算到現在,墨修居然還讓我再相信他最後一次。

我將捧著的保溫盒放下,拿起旁邊的飯菜,大口大口的吃著。

他回巴山說安排,卻做了一頓飯……

那把石刀是被阿娜引動的,落在了回龍村,可現在那裡就是一個源生之毒湧動的無底洞,墨修又是怎麼拿回這把石刀的。

我吃著飯,看著那把石刀,突然感覺有點哽。

捧著保溫盒,又喝了口湯,原本鮮甜的魚湯,都冇有味道了。

墨修啊,說他會學,會改變。

可他哪裡變了,遇到危險的事情,他總是想著他一條蛇扛下來,想著不讓我知道,默默的幫我安排好。

他根本就學不會!

我氣得張大了嘴,將保溫盒裡的魚丸大口大口的嚼碎吃了。

然後將那些飯菜快速吃完,收拾好飯盒,捏著那把石刀,直接往腳上貼了一把神行符,快速朝外走。

到了學校門口,我才揭下神行符。

風唱晚依舊等著學校門口,見我拿著個飯盒,忙道:“何家主,要吃飯嗎?”

“幫我收好。

”我將那個保溫盒遞給他,輕呼了口氣道:“你通知風望舒,我在這裡等她,現在就去華胥之淵。

分散造神,是我唯一能想到製止輿論造神的辦法了。

畢竟麵對的是普通人,而且人數很多,按不按這個辦法行事,或是怎麼行事,就由這些玄門中人想辦法了。

風唱晚聽到“華胥之淵”,整個人都不對勁了,卻還是忙拿著那個保溫盒,轉手就發了一道符紙。

那符紙去速如光,在空中卻化成一道青虹,轉瞬就不見了。

墨修說神母是感蛇有孕,可風家到現在,依舊以青虹為標記。

隻是在那道青虹轉瞬消失的時候,拉得長長的,看起來還真的像一條青蛇。

風望舒來得很快,直接朝我道:“就現在去嗎?”

我點了點頭,摸了摸吃得飽飽的肚子:“我吃過飯了,你要吃了飯再去嗎?”

風望舒眯了眯眼,看著我小腹,朝我沉聲道:“我不用進食。

不等蛇君了嗎?你一個人和我下華胥之淵,不怕危險嗎?”

“有危險嗎?”我偏頭看著風望舒,輕笑道:“風少主受命帶我去,不應該保護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