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41章 絲絲入耳

-

龍靈的天譴就是不死不滅,既然這樣,我就讓她一直生生不息,循環往複。

隻不過不再是一個人的形狀,也不再是任由她意識亂換軀體了。

吸食了隨己後,我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都湧著澎湃的生機。

黑髮瞬間湧動,將在我身前的龍靈一層層的纏住。

不過眨眼之間,龍靈身影瞬間就被圍纏著不見了。

隻有我引動的黑髮,如同巨蛇纏柱一般,在那個黑色的蠶繭之上盤纏著。

黑髮所聚的蠶繭裡麵,不時有著火光要穿透黑髮衝出來。

那些蛇鱗觸手好像瞬間聚滿了龍靈的全身,觸手上帶齒的吸盤死死的吸附在我黑髮纏轉而成的繭上,或是吸咬,或是各種火光噴湧。

無數黑髮,同時斷裂。

我痛得腦袋都要炸開了,可腦中就隻有一個想法:殺了龍靈!

隻要她死了,墨修就會強大幾分。

無情無我,神魔無情,就不就是她們一直說的嗎。

她說不死不滅,就是天譴,她還不是在掙紮著不想死。

“何悅!”龍靈在黑髮繭內,沉吼著大叫。

我感覺到她渾身都是火光,灼著黑髮滋滋的響。

眼前的黑髮繭就像一個燃著大火的紙燈籠,似乎隻要火苗一閃,燒掉了外圍的紙罩,火光就瞬間燎原而起。

我痛得頭髮好像都麻了,腦中有著低沉的聲音,念著什麼。

可我眼前就隻有那個透著火光的黑髮大繭,忍著痛引著黑髮,一層層的纏繞上去。

“何悅,你往我身上灑的粉末是什麼鬼東西!”龍靈在黑髮大繭裡尖叫,朝我怒吼道:“這是什麼?”

我黑髮不能近她的身,可能感覺到那些蛇鱗觸手朝我伸展而來的時候,帶動著開始長出了蘑菇。

她這具身體是龍岐旭那個女兒的,其實也算和張含珠,算和我有著剪不斷的聯絡。

龍靈之名,已然成了神號。

天禁之下,不可為神。

我這也算幫潛世宗誅神除異了!

風城下麵是華胥之淵,這裡是阿娜離棄的地方,她不可能回來。

魔蛇似乎也不能出巴山!

龍靈就算能借蛇鱗觸手引動地底的一些力量,或是引動人麵何羅,可這風城被阿熵用神力壓得比鐵還結實,那些鑽地的東西,也鑽不過來吧。

“何悅!”龍靈聲音越發的尖悅,似乎不再引著火光灼燒頭髮,也不再引著蛇鱗觸手胡亂的吸盤撕咬了,好像冷靜了下來。

我依舊隻顧引著黑髮大繭,加固纏緊。

“你放我出去。

”龍靈聲音低沉,似乎意識到什麼:“就算你殺了我,墨修融合了殘骨,天禁之下,你和他能做什麼?巴山,並不是你們想象的太平,巴山底下,纔是最危險的。

“要不然,你以為,憑我……”龍靈好像頓了一下,冷嗬道:“我還有阿娜,還有那條魔蛇,還有阿熵,有柳龍霆和阿熵,我們當年在巴山,為什麼要逃出來?”

“何悅,你殺了我,我以前承受的一切,都會找上你。

你以前是龍靈,我死之後,我做的事情,你也會去做,你就成了真正的龍靈了!”龍靈聲音無比的憤怒。

我腦袋嗡嗡作響,龍靈的話好像聽到了,又好像隔著什麼。

但黑髮繭依舊越纏越厚,越來越大。

到我眼前除了黑什麼都看不見,大到我好像引著頭髮都得抬頭。

或許是我久勸不聽,龍靈整個都炸了。

在黑髮繭裡尖聲大叫:“何悅!”

跟著我感覺到最裡層的黑髮似乎瞬間就化成了灰,可整個黑髮繭已經太厚了。

頭髮絲絲縷縷的纏在一起,就算最裡麵的燒成了灰,可外界的還在纏繞。

這頭髮好像能控製神魂,龍靈在裡麵冇有再喊叫,而是在瞬間引動火光後,停頓了下來。

我依舊隻是引著黑髮,纏繞著黑髮繭,隻要夠厚實,龍靈就跑出來。

裡側的頭髮似乎碰到了很多真菌了!

何壽問天,一直跟我說一個道理,就是守恒。

萬物守恒,蒼生皆滅,無論是什麼,最終也不過塵土。

可真菌蘑菇也是萬物中的一環,更是出現得比人類還早。

真菌的繁殖力,可能是最強的了。

就在我引著黑髮纏繞的時候,隱隱的聽到了低低的巫咒聲。

最裡層的黑髮輕輕拂動,龍靈長滿蘑菇和蛇鱗觸手的身體,好像在裡麵開始慢慢的跳著巫舞。

我猛的想起,巴山十二巫在摩天嶺頂上,跳動巫舞引動天火的情景。

那天火,瞬間就將穀遇時的骨化半蛇的屍體燒成了灰。

龍靈這是打算引天火,一下子燒掉我鑄起的黑髮大繭?

我心頭微動,一邊引動黑髮纏緊,一邊握著那把石刀,想著像風升陵帶著的人一樣,鑄起一道石牆。

隻要能擋住天火一下,隻要熬過龍靈,隻要龍靈死了……

墨修就多幾分勝算!

我說過不會再去救他,可我也不能看著他去死吧!

石刀在我手裡就算能化成長矛,可也化不成風升陵帶人鑄起的石牆。

神念,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啊!

怪不得風升陵去巴山,在回龍村外鑄牆,都要帶一隊風家子弟,還要叫了何極。

我隻得引著神念將黑髮繼續纏轉著。

裡麵的龍靈已經慢慢跳到巫舞的後麵一部分了。

她和阿娜纔是巴山真正的巫神,如果引來天火燒斷了這頭髮,讓她逃了出去,怕是阿娜和魔蛇又會發瘋吧。

所以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滅了龍靈!

我將握著的長矛,收起。

將抽掉翎羽的穿波箭搭在弓上,就算天火落下,燒燬了頭髮。

龍靈出來,我也得想辦法殺了她。

隻要困住她,我還有機會等來我的那道天譴。

萬一不是龍靈這種愧疚之感,而是天雷或是天火什麼的,直接將我和龍靈一直滅了,也算是捆綁自殺式的勝利了。

就在我盯著黑髮繭,等著龍靈引動著的天火落下的時候。

旁邊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放開吧,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以後會明白的。

這聲音低沉,卻絲絲入耳。

我慢慢扭頭,就見那條本體蛇的神識,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了。

他一身黑袍,頭戴玉冠,正站在我那湧動的黑髮大繭前麵。

沉眼朝裡看去,似乎透過層層黑髮,想到了裡麵的龍靈。

黑髮繭裡的龍靈似乎連巫舞都停止了,喃喃的喚了一句:“墨修……你終於肯出來見我了嗎?”

我突然感覺心頭一陣陣悶痛,不是那種想到本體蛇不好裡的憋緊痛意,而是……

說清的痛!

原來,這就是情根深種啊!

就算我清楚的知道一切都是騙局,那顆心,那條情絲蛇,就是最大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