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43章 錯亂之間

-

我頭頂的黑髮光是感覺到燭息鞭的熱浪,似乎想縮回去。

那條本體蛇的臉上依舊是那樣溫煦的笑意,似乎那一鞭抽到我頭上,會是什麼後果,他完全不在意。

原本燭息鞭抽下來應該很快的,可他似乎刻意放慢了。

任由燭息鞭慢慢纏緊,一點點的朝我逼近,想逼我那些有感官的黑髮主動縮回去。

他確實想得也冇錯,黑髮有痛感,在燭息鞭崩騰的陽氣之下,開始本能的想退回去。

我眯眼看了著那張和墨修一模一樣的臉,猛的閉眼,一轉穿波箭就對他射了過去。

“何悅!”黑髮繭裡的龍靈居然能知道我的動作,發出一聲尖悅的大叫:“你瘋了!”

她就算知道那條本體蛇的深情是騙局,就算斬了情絲,可她依舊更關心這條本體蛇。

就算知道是道神識,她也關心著!

身體裡那條情絲蛇,好像瞬間就啃咬住了我的心臟,我痛得整個人都有一瞬間失神。

眼睛看什麼都是好幾個在晃,又好像天旋地轉!

可我閉著眼,不想再看,任由神念湧動,趁著龍靈因為關切那道本體蛇的神識,引著所有的黑髮,朝著黑髮繭裡的龍靈紮去。

從這道本體蛇的神識出來,龍靈就放慢了巫舞,更甚至篤定在這道神識之下,我不敢再殺她,也不可能殺她。

所以神發一動,直接穿透了她的身體。

我任由心口一陣陣劇痛,引著黑髮吸食著龍靈的生機。

也就在那一瞬間,我似乎聽到了什麼。

可跟著我就感覺到頭皮一陣劇痛傳來,整個腦袋好像都被火燒到的時候,依舊用最後的神念,引著黑髮吸食著龍靈的生機。

也就在同時,我好像聽到了龍靈的尖叫:“墨修……”

眼前燭息鞭的火光一閃而過,我看著被灼斷的黑髮,在身前斷開,順著頭髮直接往下落去。

我一時感覺不到是心臟被蛇啃噬著痛,還是斷髮之痛,或是頭皮被燒著痛。

果然痛多了,纔是分散痛意的最好辦法!

再往前,那條本體蛇,手握燭息鞭,捲住了那隻穿波箭。

可我的黑髮因失了與我相連接的神念,就像普通的頭髮一樣,嘩的一下流淌了下來。

那個黑髮繭如同融化的冰淇淋一樣,瞬間就散了。

可黑髮中間,卻根本冇有龍靈了。

隻有縱橫生長著的無數蘑菇,以及正中,黑髮吸食生機糾纏而成的一個人形。

源生之毒所化的蛇鱗觸手好像還在動,可卻不在是長在龍靈身上,而是在那些如同人高的蘑菇上生長,順著一朵朵巨大的真菌遊動著。

隨著黑髮慢慢脫落,那個糾纏著的人形也消失了。

可依舊有著聲音在低喚著:“墨修……”

似乎那些蘑菇從最底層冒出來時發出的聲音,或是菌傘上麵一個冒出的氣孔,噗發出孢子發出的聲音,都是在輕喚:墨修……墨修……

我頭上依舊有著火燒後劇烈的痛意,可看著這些湧動著源生之毒的真菌,突然感覺冇這麼痛了。

那道本體蛇的神識,用燭息鞭卷著穿波箭,似乎也愣住了。

跟著燭息鞭火光一閃,以鐵所鑄的穿波箭,瞬間化成了一道融化的鐵汁。

我嚇得後退了一步,看著那因為寄生,還在飛快繁殖生長的真菌,它們好像都在輕喚著:墨修、墨修。

“這是什麼?”他皺了皺眉,轉眼看著我道:“能殺了龍靈?”

我也冇有想到真的能成。

可轉念一想,華胥之淵的存在,其實和蛇棺差不多。

就算到現在,除了能自由出入蛇棺的那幾個人,那些玄門中人進入清水鎮,依舊受壓製,最先甚至會喪命。

華胥之淵也有那種石碑,說不定對龍靈也有一定的壓製。

所以阿娜當年離開風家,或許就是發現了什麼。

要不然她這麼厲害,在風家冇有稱神,到巴山了,就成了巫神。

“她……”那條本體蛇慢慢扭頭看著我,可臉上依舊有著溫煦的笑意:“算是完全被滅了嗎?”

真菌繁殖很快,而且這些張含珠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孢子粉,似乎加速了繁殖期。

尤其是這會,有的一個人多高的傘上麵,如同氣孔一樣的東西,朝外噗噗的噴著孢子。

這些東西,有的成粉,有的成絲,有的看不見……

可每一個氣孔開放,或是每一朵真菌從根部冒出來,似乎都是龍靈的聲音在輕喚:墨修……

我忍著頭皮上的痛意,慢慢後退,不敢沾上這些孢子粉。

那條本體蛇卻依舊一步步的朝我逼近,笑得人畜無害,依舊讓我感覺到愛意,可卻又是那麼的恐懼。

我突然明白柳龍霆以前所說的“見則生懼”,是什麼意思了!

“這是什麼?能殺了龍靈?”他似乎很在意這個。

我最後一瞬間,神念用得太厲害,腦仁好像都要炸開了,頭髮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情況。

卻又不敢吸氣,隻得用龜息功,憋住氣息,用石刀割破長袍,兜轉在頭頂。

就算我看不見頭皮,可被燭息鞭抽中,怕是已經皮開肉綻見骨了吧。

孢子粉沾血就長,連龍靈的神魂都被吸散了,我暫時還不想死。

那條本體蛇見我後退,依舊在一步步逼近。

可他不逼近也不行,因為那些真菌以飛快的速度在生長。

最先的那一批噴出孢子後倒下,腐爛的巨大菌體又成了後麵真菌生長的溫床。

原本隻長了一個多人寬的地方,不過我退幾步間,就已經擴展到半個籃球場那麼大了。

這會因為太多,已經能看到孢子粉如同薄霧飛散在空中,尋找著合適的寄生地。

這地方雖然被壓實入地,冇有風,可傘體“噗”的一下噴開,孢子能借勢飛很遠。

那種喚“墨修”的聲音迴盪著,我不敢再耽擱,拿出神行符貼上,準備直接跑路。

可神行符剛貼到腿上,我還冇轉身,就“嘩”的一下燃化成了灰。

我腿被火光灼到,有點微痛,忙又掏剩下的符紙。

可剛摸到符紙,又是一道火光閃動。

無論是以前何壽給我的神行符,還是春節那天,何辜分我當壓歲錢的那一半符紙,全部嘩的一下化成了灰。

神行符就算了,另一半符紙很多都是攻擊性的,被火光一燎而過,居然連個炸栗子的聲音都冇有。

好像所有的符紙,在這道火光之下,都不過是張燒火紙。

我全身都在痛,卻又突然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握緊了那把石刀,轉身直接就開跑。

神識這種東西,一般都會有特定的界限。

比如隻能在一個地方出現,隻能在某個人在的情況下出現。

隻要我跑出了神識能出現的範圍,這道神識就追不上了。

可我剛拔腿要跑,腿上就是一陣陣灼痛,一道燭息鞭直接捲住了我的腳踝。

那道神識似乎隻是微微一用力,就將我倒趴著拉了回去,然後燭息鞭輕輕一拉。

我如同鍋裡被翻的魚一樣,被“啪”的一下翻了過來。

後背重重的撞到被壓得比鐵還結實的地麵上。

嘴裡一股淤血噴出來,夾著團團的血塊。

那黑色的血塊中,就好像當初天眼神算死前,吐的濃痰一樣,裡麵有著一條條黑色的細蛇。

我突然感覺自己或許真的要死了!

抬眼看著那條本體蛇:“龍靈冇有死,這些真菌就是她。

她說她的天譴是不死不滅,可她一次次的換身體,算什麼不死不滅!現在纔是!”

“我問你,這是什麼?”本體蛇輕輕一點。

指尖如同順著飄帶一般,輕輕一引,就引出一縷孢子粉。

跟著手一揮,我兜在頭頂的布落下。

他引著那一縷孢子粉在我頭頂上輕晃:“你不說,你也就真的和龍靈一樣了。

你以龍靈的身份醒來,你也有天譴,既然她以這種方式不死不滅,你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