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44章 有無之蛇

-

我其實從未見過這條本體蛇的實力,可光從他一具蛇身,能造出蛇棺,就可以知道很厲害了。

更何況,他還造了沉天斧,還做了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墨修這道蛇影,都是他死後,神魂快要消散時,執念所化,就已經這麼厲害了。

他留這道神識之前,神魂還是好好的,所以這道神識,其實比墨修還要厲害些的。

我在墨修麵前,都冇有還手之力,碰到他,更冇有還手之力。

眼看著他指尖引著的孢子粉要落在我頭頂,他臉上依舊是那樣的笑。

我整個人好像痛得要裂開,張嘴想說什麼,可一張嘴,就是成團成團的血塊吐出來。

明明我冇有咳,卻好像冬咳了一兩個月,到了開春突然化了痰,隻要輕輕一咳,喉嚨裡就一團團的硬痰自己朝外冒。

那些血團裡的黑色細蛇,卻並冇有像天眼神算吐出來的那些,出嘴就是死的。

被我吐出來後,居然還慢慢抽動著,張嘴一點點啃食著血塊,然後活了過來。

“你果然是與眾不同的。

”本體蛇看著我吐出的黑蛇,引著孢子粉在我頭頂轉了轉。

依舊滿眼的深情,臉上依舊是那樣的笑:“既然這樣,就試試這個東西。

燭息鞭依舊纏在我腳踝上,我痛得眼睛收縮,頭頂好像有什麼慢慢湧出,可我知道那不是黑髮,而是血水。

張嘴想說話,卻根本說不出來。

我感覺整個人好像都脫了力,心臟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股頹然悲傷的情緒籠罩著自己。

我分不清這情緒是自己本心的,還是因為那顆心。

反正不管哪裡來的,可也感覺這樣死了,或許也好。

那孢子粉原本就隻有兩管,一管張含珠交給何辜的時候,就交代了,用來給她毀屍。

剩下這管,何辜刻意交代,是他死的時候,給他用的。

我當時還想過,如果我死的時候,能用也挺好的。

畢竟我因為蛇棺的原因,可能也死不了。

不過現在這條本體蛇引著的,就算不是一代孢子粉,二代應該效果也不太差。

我不像是龍靈,她隻有自己的記憶,能認清楚她自己的身份。

可我,有時分不清,我是龍靈,是何悅,還是龍岐旭的女兒,還是巴山巫神……

太多的身份,太多的記憶在我腦中了。

如果我身體被孢子粉寄生,那腹中的蛇胎就算化神而去,可至少胎體死了,也算解決了一大問題。

而我和龍靈就這樣都變成了無數朵真菌,分不清哪朵是她長出來的,哪朵是我長出來的,其實也挺好的。

我張著嘴,任由嘴裡一團團的黑血塊湧出來,又變成一條條遊著的小黑蛇。

本來就打不過,乾脆就躺在這結實如鐵的地上,躺平算了!

從我醒過來,到現在,我一直想鹹魚來著,可惜一直冇有機會。

現在可以徹底躺平了!

就是不知道墨修那邊怎麼樣了……

龍靈以前假死,避世不出,他這道蛇影都能出來。

現在龍靈的神魂隨著那些源生之毒和孢子粉,分散到這些真菌裡,再也聚不攏了。

他不管融合那些殘骨會不會成功,至少不會再因為龍靈的生與死,而消散了吧。

外麵的天空真的是好藍,不管是真是假,看著就很舒服。

我眼看著那些孢子粉落下,纏著燭息鞭的雙腳好像要斷了。

就在我看著一道孢子粉落下的時候,遠處天空好像有什麼閃電的強光一閃而來。

夾著龍吟蛇嘶之聲,瞬間衝透了整個華胥之淵的幻境。

我眯著發昏的眼睛,還想看清是什麼。

跟著就感覺一輕,跟著似乎泡在了一股溫泉之中。

一道龍吟之聲響起,有什麼猛的朝下衝去。

我想低頭看,卻感覺一隻手輕輕捧住了我的臉。

微微抬眼,卻是墨修的臉。

隻是這時,不像剛纔那條本體蛇那樣的溫煦的笑,也不像以前墨修那樣總是帶著三分深沉。

他雙眼已經變回了外白裡黑的清亮,卻緊皺著眉。

好像強咬著牙,忍著怒意;可那雙眼睛裡,卻又閃著水光。

我張嘴想說話,可一隻手卻輕撫著我的後腦,將我摁到了懷裡。

底下似乎有著一道道火鞭抽動的聲音,可我又好像聽不見。

我整個人似乎都籠罩在和風之中。

耳朵裡聽到的,除了墨修“咚咚”的心跳之外,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

墨修帶我落下的時候,原本晴朗的天空中,似乎烏雲閃動,一道道粗壯的閃電,布遍了整個天空。

他帶我並冇有走多遠,而是直接落在了風城外麵。

風望舒一見我們出來,立馬迎了上來。

將那條披帛一揮,將我抱住。

然後雙手掐著法訣,一道道如月光般輕柔的冷光就罩在我身上。

我努力嚥著那些血塊,張嘴想說什麼。

可墨修卻伸手撫了撫我的臉,朝我輕笑道:“放心,這是我的天譴。

外麵太危險了,我到風城裡麵去,先解決了道神識,和那些真菌。

“風望舒會用轉輪術給你先減輕痛苦的。

”墨修雙眉緊皺,低頭看著我。

指尖拂過我額頭,那雙變得黑亮的眼裡水光微閃。

慢慢垂頭對著我輕輕落下一吻:“我就回來!”

他沉眼看了看風望舒,直接化成一條……

我眯眼想看清,卻又發現看不太清。

似乎是條黑蛇,又好像是條白蛇,又似乎顏色與天空中湧動的烏雲閃電完全一模一樣,一時看不太清。

這就好像墨修是條能變色隱藏的蛇……

“視之不見其形,聽之不聞其聲,這就是有無之蛇。

”風望舒將我抱在懷裡,結著法印敷在那條披帛上。

朝我沉聲道:“你這是被燭息鞭所傷,又動了天譴,內受蛇啃心,外受火燒身。

以我的轉輪術,根治不了,隻能暫時緩解痛苦。

“不過你放心,在你殺了龍靈的時候,蛇君已經吸收了殘骨,雖還冇有完全融合,但等這弑神的天譴一過,他就是一條活著的有無之蛇,能壓製住那條本體蛇的。

”風望舒雙手不停的結印。

低頭看著我道:“你放心,蛇君可以的。

他為了你,連融骨之痛都經曆了,裡麵不過是一道神識,不會有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