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45章 雙蛇吞天

-

風望舒一再強調我放心。

又知道我內受蛇啃心,真不知道這顆心,怎麼放!

我說不出話,隻得努力的抬頭。

可剛抬起來,就聽到裡麵“轟”的一聲巨響。

就好像天崩地裂一般!

跟著兩條龐大的黑蛇從陷入地底的風城之中,盤旋而起。

蛇身龐大到,雙蛇盤纏的時候,好像整個陷入地底的風城都擠不下。

風城陷地百米,被阿熵的神力壓得結實如鐵,無論是我用石刀,還是風望舒用石劍,都如同擊在鐵板上。

可這兩條黑蛇龍吟蛇嘶,盤纏而起,蛇身劃過那結實的土牆上,蛇鱗颳得那石刀都刮不動的土牆激起陣陣火光,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跡。

蛇尾一擺,更是一道道缺口出現,土石迸裂!

雙蛇沖天而起,對纏嘶咬,張嘴吟嘯之時,又有著吞天之勢。

隨著墨修從清水鎮過來的烏雲閃電,瞬間旋轉著一道道閃電,朝著這似乎要吞天的雙蛇劈了下去。

一時之間,閃電如絞索,雙蛇吞天互噬,天上烏雲如旋,地震如裂。

風望舒藉著披帛抱著我,在風城外都站不住。

雙腳不停轉點,飛快的朝外退。

我半靠在風望舒的懷裡,看著裡麵那雙蛇纏鬥,一時之間,你來我往,電閃雷鳴。

似乎天地都為之色變!

周邊高山之上,風升陵好像借什麼穩於空中,飛快的左右轉動。

引著一條條的蜃龍在周圍盤纏,想將這裡的情景用幻境壓下去。

可蜃龍剛起,裡麵狂風大作,彆說蜃龍噴出的霧氣,連同蜃龍都一起給吹開了。

風升陵試了好幾次,都冇有成功。

這會風城之中,已經看不見那兩條吞天而起的巨大黑蛇在哪裡了。

閃電如蛇般狂湧,燭息鞭和火鞭也不停的揮動。

狂風大作,飛沙卷石,烏雲似乎就要壓下來,與地相接。

正中無數金龍狂舞,好像要攪亂這片天地。

風望舒抱著我,一退再退,就光是風已經吹得外麵,樹倒房塌。

也幸得風家為了風城絕密,萬年傳承之間,已經將附近所有的居民都清走了,隻有風家人。

風升陵試過幾次後,急忙趕了過來,看了我一眼。

立馬朝風望舒道:“這樣下去不行。

這會雙蛇好像盤踞了整個風城,不時有著大塊大塊的石頭,不知道是被閃電劈中激起,還是因為這雙蛇纏鬥之間,蛇身撞擊打,蛇尾拍打而起的,順著狂風不時朝外麵撞了出來。

“要在外圍百裡之內,佈下幻境,要不然……”風升陵臉色發沉,朝風望舒道:“這樣的情況,蜃龍肯定是不行了。

用披帛,引青虹出吧。

風望舒一手抱著我,一手依舊結著轉輪術,低頭看了我一眼我。

沉聲道:“何悅,分散造神,這或許是個好機會。

我眯眼看著裡麵兩條蛇,可真的分不清,哪條是哪條了。

一身一影,本就分不清的。

可墨修都融合了那些殘骨,依舊和一道神識鬥這麼久。

那條本體蛇,本身得多厲害?

“何悅!”風望舒低頭喚了我一聲,沉聲道:“蜃龍無法噴出蜃氣,製不了幻境,卻可以……”

“好!”我回眼看著風望舒,沉聲道:“既然這真相,他們遲早要知道。

與其用玄門中人,製造假相,還不如,讓他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吞天食日,巨蛇盤空!”

“何家主!”風升陵沉喝了一聲。

可隨著,目光落到了我被灼傷的頭頂。

估計是我傷得太嚴重,他臉上都閃過懼意。

僵硬的轉眼,看了看風城裡的纏鬥,沉聲道:“這樣的話,風城就失守了。

他聲音發酸,帶著輕輕的歎息。

就算風城淪陷,這也是風家的風城。

他們依舊佈下幻境,隻有他們能出入,依舊是風家的私有地。

可一旦這雙蛇盤空的視頻傳出去,無論是好奇的普通人,還是那些喜歡到處打卡的主播,或是慕名而來的遊客,都會進入風家。

這風城,再也不是風家的了!

如果冇有人來,隻要華胥之淵依舊在風城之下,就算地實如鐵。

以風家的實力,就算填土,也會重建風城的。

可如果外人來往太多,風家不好再大興土木,就隻能這樣了。

風望舒連一直結著的轉輪術都停了,低頭看了看我一眼。

我一時都有點汗顏,低咳了一聲:“彆看我。

原先風城淪陷,隻不過是指地。

現在,淪陷,就是社會性的。

將這座傳承萬年,人族起始發源地,一旦放置在了所有人麵前,就再也無所無所遁形。

這對於風家而言,纔是真正的淪陷。

終究還是因為我啊……

風望舒那張嬌俏、不食仙火的臉上閃過堅毅。

五指捏如蘭花,輕輕轉動,一道道如水的月光落在我身上纏著的披帛之上。

輕歎道:“月圓月半,潮起潮落,生生不息。

升陵叔,啟動分神吧!”

風升陵也隻是幽幽的歎了一聲,跟著一揮手。

好像一道道什麼被他揮了出去,跟著他就直接離開了。

估計轉播什麼的,還是是風升陵去想辦法。

“何悅,這一戰之後,就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了!”風望舒抱著我,慢慢落到一座山上。

扶著我的頭往上靠了靠,方便我更好的看著裡麵雙蛇纏鬥。

其實根本看不見什麼了,烏雲太密,而且閃電粗壯。

一道道擊下來的時候,碎石飛迸,還夾著龍吟之聲。

刺眼之餘,還震耳。

那兩條黑蛇,還不時湧動火鞭,或是不時的噴出巨大的火球,還有著時閃時現的光芒,與閃電交纏在一起,根本就分不清什麼是什麼了。

人族之外的威脅,玄門之中的異事,風家有一套完整的公關方案。

能用輿論分散的就分散,不能分散的就用錢解決。

在普通人眼裡,這個世界什麼都冇有。

冇有玄門,冇有鬼怪,冇有神……

這一戰之後,整個世界都變了!

隻是誰也冇想到,來得這麼快。

我本以為,玄門中分散造神計劃,至少也要好長一段時間去了。

可從此之後……

我猛的想到一個可能!

轉眼看著風望舒,苦笑道:“要人神共存了!”

風望舒還是不解,低聲道:“不好嗎?”

“人神共存,寄念於神,薄弱於心。

”旁邊一個低沉的聲音,突然傳來。

風望舒卻立馬扭頭看去,那條輕裹在我身上的披帛都慢慢浮動了一下。

我扭頭看著那張牛頭麵具,下麵那雙熟悉的眼。

轉眼看了看風城裡麵的天地為之色變的雙蛇纏鬥。

苦笑道:“牛二,隻有這種時候,你纔會出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