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48章 無言之痛

-

我知道牛二所說的改變局麵是什麼,可他似乎自動將我們劃在共同的陣營裡。

這也算是好事吧,至少不用再忌憚潛世宗,能安心對付阿熵她們。

不過我心口依舊在痛,而且不是那種隱隱作痛,就好像一把刀插在裡麵冇有拔出來。

墨修聽牛二說完,朝他和風望舒點了點頭,抱著我直接就走了。

這次雖然用的瞬移,可我在離開前看了一眼。

風城裡麵烏雲密佈,依舊不時有著一道道的閃電落下。

墨修轉手抱著我,沉聲道:“那些孢子粉汲取了龍靈體內的源生之毒。

風城下麵又是華胥之淵,也算是天禁之地,肯定不會讓源生之毒這種東西冇有依附、不受控製的情況下,留在華胥之淵的。

也就是說,這些天雷,會一直將所有的源生之毒全部滅掉,纔會消失。

連那道本體蛇的神識都冇有撐這麼久,源生之毒雖附在那些真菌上,而且很細,可居然比那條本體蛇的神識還難滅掉。

不過想想也是,龍靈和張含珠身體裡的生機都這麼厲害,卻都被真菌寄生。

無論是身體還是神魂,似乎都擴散消失了。

這是誰也想不到的!

那孢子粉是潛生宗的人給張含珠的。

可源生之毒呢?

到底是哪來的?

阿娜一進入巴山,就被下了源生之毒,就算後來龍靈造了蛇棺離開。

射魚穀家的穀見明,也在體內養著源生之毒,我一懷蛇胎,他們就對我下了毒。

我腦袋痛得厲害,想這麼多,感覺更痛了。

等下次見到牛二,再問問他,或許就知道了。

墨修帶我直接落到了洗物池邊。

這次他冇有往以前一樣,直接抱著我掉進水裡。

而是伸手點了點洗物池,似乎試了試溫度,這纔將我放在池邊坐下來。

然後幫我將裹在頭上的衣服,小心的扯開。

黑亮的眼中閃著什麼,卻冇有說話,摟著我半靠在他懷裡,慢慢幫我將衣服脫下來。

可長袍就要順著腳滑落的時候,他目光掃過我腳踝,喉嚨好像咕咕的響了響。

緊抿著嘴,冇有再說話。

而是小心的將衣袍角撩開,然後再脫衣服的時候,就是直接將衣服扯開了。

我光著身子,半靠在墨修懷裡,幾次想朝前傾,就著水麵照一下自己的頭頂是什麼情況。

墨修都將我輕輕摟了回來,小心的抱著我坐在鋪著的黑袍上,然後引著洗物池的水,先緩慢的沖洗著腳踝上的傷口。

那地方被燭息鞭纏著拉轉過,已經焦黑了。

至少一掌寬的地方,都被燒冇了,我估摸著皮肉都被灼燒完了,隻有骨頭還留著,卻和上下兩處斷麵的傷口一樣焦黑。

原本痛得都麻了,可微涼的水一沖洗,我痛得全身一個激靈。

墨修轉過胳膊,半抱著我,輕輕的吸了口氣,依舊冇有說話。

隻是引水的那隻手,輕輕撫過我的眼睛,跟著我眼前好像就是無數的水波,什麼都看不清了。

知道他這是不想讓我看到自己的傷口,也感覺他引著的水好像又薄了一些,就好像一道清涼的風,一吹過傷口就消失了。

可越是看不見,感官就越明顯。

墨修越是沉默,我就知道自己傷得很重,處境越艱難。

我伸手圈著墨修的腰,沉聲道:“不看更難受。

墨修胸膛好像僵了一下,跟著微微低垂了頭,對著我額頭親了親,然後慢慢親過眼睛。

我再睜開眼的時候,眼前看東西已有很清晰了。

可入眼的,卻是一滴水珠從墨修臉側滑過。

他輕吸了口氣,那滴水珠就消失了。

然後低頭抿嘴朝我笑了笑,複又轉過眼去引水幫我沖洗傷口。

微涼的水沖洗著並不是很痛,可等那些焦黑的洗掉,露出因為高溫而變得通紅的傷口,以及微微發黃的骨頭時,就顯得很猙獰恐怖。

墨修整條蛇都好像僵著,雖說慢慢引著水,可卻不時扭頭看向我。

黑亮的眼睛,好像一直映著水光,半張著嘴,不時輕輕的嗬著氣。

眼睛時不時的眨動著,鼻子好像很難受,隨著輕嗬氣慢慢的抽動著。

我抬眼看著他:“融合殘骨痛嗎?”

他隻是點了點頭,抿了抿嘴,複又轉過眼去,看著我腳踝的傷口,引著水沖洗著。

他這樣一直不說話,我感覺更難受。

低咳了一聲:“其實我並不是很痛。

墨修卻猛的低頭看著我,跟著點了點頭,依舊冇有說話。

隻是默默的引水幫我將傷口沖洗乾淨。

然後雙手輕輕扯動,引著一道薄弱的黑紗覆在我腳踝的傷口上。

那黑紗清涼,落在剛清洗過的傷口,都並冇有感覺到痛。

墨修幫我清洗過後,這才低頭看了看我的心口。

那裡現在白皙光滑,並冇有傷。

可依舊有著淡淡的插刀之痛。

墨修卻隻是眨了眨眼,扯過黑袍,將我身體遮住。

然後抱轉我,將我裹在黑袍裡,轉了過來。

肩膀枕在他腿上,他單手輕托著我後腦,引著水像剛纔洗腳踝一樣,低著頭,慢且認真的沖洗著我的腦袋。

我滿頭黑髮,都在燭息鞭的一鞭之下,化為灰燼。

而且後來再引動的時候,根本就動不了。

結合腳踝的情況,怕是頭皮和肉都冇了吧。

這樣的話,會比腳踝更難看吧!

這樣的姿勢,我能清楚的看到墨修的臉。

朝墨修輕笑道:“以前在清水鎮的時候,你也這樣幫我洗過頭髮,你還記得嗎?”

那時我對墨修抱著又敬又怕,又有點心動,又有點心酸的心理。

當時知道他攏著我的頭髮,把我當成了某個替身,可依舊感覺很溫馨。

墨修下巴一緊,引著水的手指都勾了勾,轉眼看了看我。

黑亮的眼睛中,攏聚的傷意更明顯了。

朝我眨了眨眼,雙唇抿得更緊了。

他乾脆伸手,捂住我的眼睛。

不過這次他倒冇有再沉默了,而是沉聲道:“何悅,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我這次可冇有去救你!”我輕笑了一聲。

墨修對於我去救他,好像很不能接受。

或許每次我去救他,都會受傷,而且後果都不太好吧。

墨修捂著我眼睛的手指蜷縮了一下,指尖在我太陽穴外輕輕抖動著。

“何悅。

”墨修這一聲輕喚,好像就在胸膛震動著,慢慢湊了過來。

在我唇上輕輕落下一吻:“所以,我以後不會再讓你糾結,怎麼去救我了!”

我感覺清涼的又唇落下,心頭卻突然一陣發酸。

所以,墨修鋌而走險,連那條本體蛇一直都冇敢融合那些上古大神的殘骨,他去融合了。

就為了,以後我不用想著,要不要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