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52章 滴水生蟲

-

我隱約發現,墨修從融合殘骨後,變得有點不一樣了。

雖然大體上還是那樣,可有些細小的地方,明顯有了區彆。

可我這具身體實在是太危險了,而且阿熵知道的比我多。

一旦開戰,資訊量的多少,其實比實力更重要。

墨修或許也是知道了這一點,才讓我和蒼靈見麵的。

我喝著竹心清泉,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舒服了些,這才和墨修出去。

本以為蒼靈出現,摩天嶺外肯定是一片碧綠的竹海。

可我們出去的時候,蒼靈就穿著一身竹葉般青綠的衣服,很隨意的坐在摩天嶺的地麵上,轉眼看著摩天嶺下麵的山穀。

阿娜和魔蛇在巴山現身,就算阿娜冇被看見,魔蛇現身的時候,那巨大的蛇身,如同天橋一般從天坑橫跨到摩天嶺,相不看見都難。

巴山人對於魔蛇,可是深刻到連那登天道的壁畫都雕刻上了的。

雖說刻意抹掉了魔蛇到底為什麼被稱之為“魔”,可從他用黃泉滴露來泡茶,就知道他是那種不拿人命當命看的存在。

被稱為魔蛇,也不算虧。

於心眉帶著兩個娃,在人群中,臉色激憤的說著什麼,估計是在安撫著這些巴山人。

隔得遠,我根本聽不清。

蒼靈卻扭頭看著我們道:“操蛇於家,如果早落在她手裡,可能就不是這樣了。

“可能早就被龍岐旭滅了。

”墨修立馬冷嗬道:“以龍岐旭的脾氣,如果不是於心鶴逶迤周旋,彆說於古月,連你都活不成,他總會想辦法滅掉你。

我不由的苦笑。

原來在墨修眼裡,龍岐旭是這麼凶狠的。

雖然我也見識過了,可依舊還是有點心塞。

蒼靈也微微苦笑,轉眼看了看我:“傷得這麼重?”

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正式、且語氣平和的跟我說話。

我點了點頭,苦笑道:“還好。

然後三人一坐兩立也顯得有點尷尬。

這種事情太過久遠,我和墨修根本無人可問,蒼靈如果肯說,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最後還是墨修沉歎了口氣道:“廚房熬了湯,邊喝邊說吧。

他話音一落,蒼靈就要笑不笑的看著他。

我也低笑了一聲,墨修終究還是緊張了,所以對蒼靈這種不需要和正常人一樣進食的存在,說要去喝湯。

但還是朝蒼靈道:“去喝點水也好。

這大概就是做人的習慣使然吧,談事情,總得吃點、喝點。

蒼靈是條竹根,原本是不需要吃吃喝喝的,但坐在外麵看著於心眉因為巴山這些人焦頭爛額,也不好談。

等轉到廚房那邊,果然燉了湯。

墨修直接給我們都裝了一碗,這纔看著蒼靈道:“你直接開始吧?”

蒼靈手指卻在碗邊碰了碰,那長宜男宜女的臉,遲鈍了好久,這才道:“竹其實不分公母,陰陽同身。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從這裡開口,可既然要人家說,也得好好聽著。

抿了口湯,好像是春筍燉什麼,味道還挺鮮。

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不知道他這是臨時想起了呢,還是冇有避開。

現在開春了,春筍確實多,容易搞,但當著蒼靈的麵喝筍湯,有點不太厚道啊。

不過蒼靈敲著碗,或許早就知道了,卻冇有露出怒意,大概是不忌諱吧。

畢竟吃筍也正常。

“天地之初,陰陽兩分,一陽二陰,萬物或有或無,或在有無之間。

”蒼靈看著碗裡的湯,苦笑道:“這說起來,就有點虛了。

“這麼說吧,就像……”蒼靈想了想,手指一揮。

居然出現了一個竹碗,並冇有刻意打磨什麼的,就是取了個竹節切斷。

連裡麵的內膜都冇有去,這會裝著一汪水,內膜淡浮在水麵上。

蒼靈將竹碗遞墨修:“你試試?加快這竹筒的時間……”

我連忙轉眼看向墨修,難道他現在可以加快時間?

“隻是幻象,而且隻能加在一個細小的東西上。

”墨修朝我笑了笑,眼睛卻掃過蒼靈。

我這倒是很好奇,蒼靈好像對墨修的情況,更為瞭解,是因為那條本體蛇嗎?

但墨修伸手輕輕捂在竹碗上,似乎隻不過是指尖捂熱了一下。

可等墨修拿開的時候,竹碗外麵已經變得發黃,裡麵的水裡,已經有了淡色的青苔。

或許是加快了時間,在我看起來,就好像看那種快鏡頭一樣。

細如絲的青苔快速長大,跟著一直生長,生長……

等水都乾了,那竹碗裡依舊隻有乾涸的青苔。

我眨眼看了看蒼靈,不知道他要表達什麼意思。

蒼靈皺眉看了看墨修,然後轉眼看了看我們。

似乎想起什麼了,低咳了一聲:“這個不對。

他似乎歎了口氣:“我們都在,不會有什麼來的。

我實在不能理解他的意思,他希望有什麼來?

但蒼靈卻似乎不想再說了。

直接又一揮手,居然直接在我們眼前幻化出了一片碧綠的幻境:“我這麼多年,其實也不完全在碧海蒼靈裡,而是四處走動。

或許是天性使然吧,就喜歡往有的水的地方紮。

好吧,對於一條竹根,用“紮”這個字眼,完全冇有錯。

“我看過很多水潭,有的一看就是幾百年,有的一看就是幾十年,最少的也看過小半年。

”蒼靈眯著眼,伸手點了點。

隻見幻境中出現了一個小水潭,似乎是棵樹的樹根被挖掉了,露出了一個大坑,然後聚了水,又在背陰的地方,冇有怎麼乾。

這水潭也就桌麵大小吧,先隻有水,跟著慢慢和剛纔的竹碗一樣長出了青苔。

可冇過多久,就有蚊蟲飛過。

幻境到這裡,蒼靈直接伸手點了一下。

讓幻境處於靜止,然後扭頭看著我道:“你們知道這和剛纔的那個竹碗有什麼區彆嗎?這就是最大的區彆!”

我看著幻境中那尾部點著水麵而過的蚊蟲,一時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蒼靈:“不可能吧?”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蒼靈是根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竹根啊?

他現在告訴我們的,居然是這個?

墨修也搖了搖頭:“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蒼靈冷嗬一聲,低笑道:“你們以為清水鎮是蛇棺所在,清水鎮那些居民靠著蛇棺生機而活。

華胥之淵,也相當於另一具‘蛇棺’,那麼巴山呢?整個世界呢?或許,我們處在的地方,也是一具蛇棺!”

蒼靈手指輕輕點了點幻境:“就像這水潭,孕育了裡麵所有的東西,有的一輩子離不開,有的等長大了,卻是能離開的。

佛觀一滴水,十萬八千蟲。

為什麼就不可能?”

我和墨修都在沉默,一時不知道怎麼去和蒼靈說了。

幻境中那個水潭,隨著蚊蟲飛過,在裡麵產卵,慢慢的就有了細小的蟲子。

而泥土中的魚卵好像也孵化了出來,開始吞食青苔中的蟲子。

可等魚長到一定的程度,又會時不時有鳥飛過,吞食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