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61章 小心為上

-

[]

一想到要斬情絲,我和墨修突然相對無言了。

墨修將摟著我的胳膊,慢慢收了回去,連身體都慢慢坐得筆直。

手卻攏在寬寬的袖子裡,慢慢扭緊,冇有再說話。

外麵消防警報大響,風家子弟急忙進來滅火。

也不知道是滅旁邊範師母家的,還是滅小操場那裡的。

墨修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陽台邊朝外麵看著。

我坐在沙發上,後背靠著軟枕,聽著這吵得耳朵都疼的警報聲,慢慢閉上了眼。

從墨修融合殘骨後,我就再也不能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什麼來了。

可風城那縷本體蛇的神識消散後,我心口一直在隱隱作痛,宛如有條蛇在一直啃噬著我的心。

情愛宛如蛇,濃時交纏如索,恨時宛如兩條互相憎恨的毒蛇,恨不得相互撲噬。

我現在就算明白心裡的感覺,卻不敢妄下定論認為這感受是我自己的,而不是那顆心,或是那條蛇強加給我的。

就像我原先能感覺到對那條本體蛇濃烈的愛。

可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對墨修是不是真的有情。

就算有,他也不一定需要了。

畢竟他融合了殘骨,就算天譴落下,實力依舊在。

所以斬情絲,對我其實挺好的,強大自身,斷情絕愛!

可真正走到這一步的時候,卻莫名的有點傷感,更甚至有點慌張。

我閉著眼睛,將垂在下麵的雙腳收起,腳踝的傷一直冇好,垂著也痛。

可這一動,好像就牽到傷口了,痛得我眼睛裡有什麼滲出來。

我忙拱著腰身,將頭枕在沙發上,臉慢慢朝上仰起。

可剛一蹭,後腦蹭到什麼,腦上的傷也開始生疼。

好像人在脆弱的時候,真的是連痛感就靈敏幾分。

我冇有折磨自己的習慣,正打算將頭仰起來,就感覺一隻寬大的手掌托著我的臉,將我的頭慢慢扶著側靠在沙發上。

微微睜眼,卻見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

正小心的將扶著我臉的手縮回去,又將蒙在頭上的黑布理好,免得剮蹭到。

我半邊側臉趴在沙發背上,看著墨修修長的手指在我腦後小心的牽動著。

微皺的眉頭,低垂著的雙眸,高挺的鼻子,薄卻脩潤的雙唇……

那雙眼睛裡,一片漆黑,睫毛眨動,就好像揮動著什麼。

明明就是一個不大的頭巾,理起來應該很快的,可墨修卻理了很久。

而且越理好像越亂,他的唇也越抿越緊。

原本微紅淡粉的唇色,因為緊抿,都有點發白了。

我趴在沙發上,慢慢的湊了過去,張嘴對著那片微紅髮白的唇輕輕咬了一口。

就在墨修發愣的時候,又鬼使神差的舔了一下。

墨修喉嚨似乎有著異響,理著頭套的手也慢慢發僵,整條蛇似乎都冇了動靜。

我一時心裡也有點忐忑,上古龍蛇之屬的大神,好像都是無情無我的存在。

無論是魔蛇,還是那條本體蛇,好像都不是很重情,卻又是高階的pua高手。

墨修最近對我突然體貼了,各方麵都做得很好。

難不成也是在走他“前輩”們的老路。

我一時身體也有點發僵,低垂著眼看著還貼合在一起的雙唇。

發昏的腦子快速的轉動,想著該找個什麼理由說是意外。

就是伸下腰就碰到了?

或者直接甩鍋給墨修,說他現頭由的手,推了我一下?

或是厚著臉皮表示無所謂?

還是……

可那一咬,一舔該怎麼解釋!

這種場合,一旦丟了人,日後就很難找回場子了吧。

突然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他抿唇就抿唇了,抿得再緊,又不會受傷,我湊上去做什麼。

這種時候,又突然離開,就又顯得有點刻意和慌張。

我慢慢抿著唇,努力將前嘟的唇形,慢慢變得扁平,力圖將向前的長度,變成兩側的寬度。

這樣就不會和墨修的唇貼合在一起了!

可怪的是,我咧著唇,感覺自己耳根都痛了,唇都咧到繃緊著牙齦了,墨修的唇居然還貼著。

一時感覺有點氣惱,乾脆就往後一仰,正打算開口。

墨修一直半捂在我頭上,理著黑布的手,突然往後一移,壓住了我的後頸。

跟著我就再也說不出一話來。

墨修一點點的幫我挑開那緊抿到牙齦的唇,朝我含糊不清的道:“痛嗎?”

我不知道他問的哪裡,半張嘴喘著息,搖頭……

頭纔剛剛搖動,就感覺墨修的手,小心的避開了我的腳踝,靈活的朝上遊走。

我冇想到他問的是這個,一時也有點赫然,本能的扭了一下腰。

可腳踝卻蹭到了哪裡,微微的痛意讓我倒噝了口氣。

墨修的手瞬間繃緊,然後慢慢朝我吻了下來:“你受的是那條本體蛇的燭息鞭,你體內有他的心,又有龍靈那條情絲蛇,所以傷到你身,很難自愈。

隨著墨修的吻,痛意好像在慢慢消散。

我半弓著頭,看著墨修埋在前麵的後腦,低低的喘息道:“那怎麼辦?”

怪不得墨修冇有用術法讓這些傷口癒合,原來還有這麼一遭原先。

可墨修似乎忙得張不開嘴,我低頭想問他,卻感覺一陣麻癢,跟著就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全靠墨修一手托著我脖子,纔沒有倒軟到沙發下去。

過了好一會,我穿著的長袍和裡衣,都胡亂堆在腰間。

墨修微喘著,將那寬亂的衣服塞到我腰後,就好像墊了個軟枕一樣。

湊到我耳邊低聲道:“你知道龍蛇善淫,上古時期,原本天生地養的生物並不多。

後來又是怎麼繁衍出這麼多種族的嗎?”

我哪還有心思想這個,隻是微微的搖頭。

墨修卻咬著我耳朵,低笑道:“龍生九子,子子不同。

根其原因,就是不同母罷了。

何悅,那些殘骨裡,最難化的,其實就是……”

我瞬間想到了當初龍岐旭賣蛇酒時說的葷話,蛇根藏於體內,一般很難看到,就算皮肉化,蛇根依舊會藏得很好。

墨修融合了殘骨裡,難道還有這種?

更有老話傳聞,驚蟄後萬物春生,就是因為龍蛇淫氣浮生,導致萬物皆感。

墨修這是……

“我其實一直都忍著,在巴山,你上了摩天嶺,我就一直泡在洗物池那一池冰水裡。

”墨修咬著我耳朵。

聲音發啞的道:“這次可是你主動的,不能算你不願意。

他聲音無比的危險,我不由的往後挪了挪,後腰卻被那一團胡亂塞著的衣服擋住了。

根本退無可退,隻得抬眼看著墨修,努力解釋道:“我冇有……”

“要不要看?嗯?”墨修順著耳側,一點點的往前吻。

我正腦中驚想著,這怎麼看,看什麼的時候……

墨修唇貼在我嘴角,低聲道:“幻境回放,我還可以放慢,還可以暫停,你一點點的看?”

我冇想到墨修居然還有這種了,這是和蒼靈學的嗎。

想到自己剛纔“看”的東西,瞬間恨不得一頭將自己埋沙發裡麵去。

雙眼微睜,還在努力挽救。

原先墨修時間就是很長,上次洗物池雙管齊下,他雖然很顧忌我了,我也很……

可終究後頭還是吃了些苦頭的。

張嘴正要說我身上還有傷呢。

就見兩道黑色軟布,從沙發兩頭穿了過來。

墨修一邊親吻著我,一邊將黑布纏在我小腿上,貼心的笑道:“你腳踝受傷了,還是小心點好。

可最好的,不是不動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