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77章 風城說客

-

就在阿熵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來的時候,我卻又豁然清醒。

猛的轉過石刀,對著自己頭頂用力就是一刀。

石刀鋒利,我以前給自己斷過發的,除了比墨修用火灼斷更痛之外,效果差不多。

至於痛,習慣就好了。

那些紮入頭皮的黑髮,瞬間應刀光而斷,我痛得眼睛直跳。

卻依舊強撐著看著阿熵,她意圖用黑髮引著那些有關龍夫人的記憶進入我腦中。

這樣讓我對龍夫人她們一族產生同情,從而不讓我阻止她們出來。

可斷髮之痛,既然我有,她與我的頭髮能聯起來,肯定也會有的吧。

果然我轉眼看去,阿熵雖然看不出半點痛意,可那些黑髮都快速的湧動了起來。

就好像一條條因為吃痛,而甩動的觸手。

我捏著石刀,沉眼看著她:“同樣的招術,不要再用第二次了。

我以前吃過亂認父母的虧,那時完全是無知啊!”

怪不得墨修在見到阿熵與我一模一樣後,下定決心,要讓我斬情絲。

她們操控著記憶,掌握著人心,玩弄著人的情感和信仰,不斷情絕愛,做不到她們同樣冷靜,根本就冇有勝算!

阿熵隻是淡淡的朝後麵招了招手:“我知道你或許不會再接受這樣的情感了,所以我特意帶了兩個人過來。

她不過是微微一招手,就見黑髮如同潮水一般湧動,兩縷黑髮,似乎很隨意的從黑髮下麵拉出了兩個人。

其中有一個熟悉的聲音低叫道:“這是什麼?媽,這是什麼?你讓我來做什麼?你放開!”

我不由的皺眉看去,就見風冰消和一個看起來和風羲差不多大的女子,被黑髮纏卷而來。

相對於風冰消的不耐和焦急,那箇中年女子看上去卻淡然很多了。

被黑髮牽引而出,她也並冇有像風冰消一樣,急著用石劍去削斷。

而是任由黑髮纏卷在腰身上,朝阿熵執了一禮,然後才轉眼看著我:“何家主。

風冰消這會見到我和阿熵,也黑髮都忘記割斷了,滿臉的震驚。

雙眼在我和阿熵臉上轉了轉,就在他還要轉眼去看阿熵時,他媽一巴就將他的頭拍住。

朝阿熵小心的道:“小孩子不懂事,您彆見怪。

阿熵隻是淡然的笑了笑,揮了揮手,表示無所謂。

她這會笑的時候,就好像當初隨己一樣,帶著幾分聖潔,讓人不由的心生膜拜。

風冰消見阿熵那通體的神輝聖潔,好像有點自慚形愧。

默默的低下了頭,可轉過的這邊時,雖一臉不知道情況,卻還是朝我道:“何悅,這是怎麼了?這是你的頭髮嗎?”

明明是同一張臉,態度就立馬高下立現。

我眯眼看著他,再轉眼看著那個女子,輕笑道:“冇想到是你。

當初何苦跟我說久伴冰消的時候,就提到過,他們的母親在風有一定的地位。

再聯想久伴在體係嚴格的風家,能按她自己的意願調到風校附近來找風冰消,至少證明她母親身份不低。

後來風冰消更是倔強的跪在會場外麵,要求留下來,守著這個久伴身死的學校。

再後來,我去學校的時候,他真的留了下來,連隊長風唱晚都攔不住他,更甚至拿他冇辦法。

一般這種存在,都算二世祖的。

父母地位低的,在風家這樣的體係內,自小都會知道謹小慎微,不會胡亂作為。

隻是我冇想到,這次風家領頭的居然就是她。

那女子笑了笑,朝我道:“風家**,風敘和見過何家主。

風家的名字,真的是全部都文縐縐的。

我眯眼看著阿熵:“你又想搞什麼?”

阿熵卻直接一伸手,接過那隻在她黑髮中飛揚的三足金烏,朝我笑了笑道:“我讓你看看,風家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

也同樣讓你看看,就算你想幫那些玄門中人,他們也不會領情的。

她說完,捧著那隻三足金烏,直接朝著摩天嶺後方飄然退去。

黑髮宛如退潮的海藻般倒退,阿熵手捧著那隻三足金烏,宛如夜間巡夜的神女,悄然而去。

而等她離開,摩天嶺上,風敘和朝我輕笑道:“何家主在等那些玄門中人過來,好集結他們一起攻打風城,對不對?”

我不由的嗤笑一聲,不知道巴山是不是還有蜃龍,但至少,這邊有點什麼動靜,根本就瞞不住阿熵。

風敘和卻沉聲道:“我其實並非不喜歡普通人,冰消的父親也隻是一個普通人。

風冰消卻突然愣住了,沉眼看著風敘和,臉上儘是痛苦的神色。

“可風家人壽數很長,年歲幾百的,也不是冇有。

可普通人,不過倉促幾十年。

”風敘和臉帶傷意。

苦笑道:“我當初嫁給阿倫,幾乎與整個風家為敵,我父母認為他當時已經年近四十了,人生歲月不過幾十年,根本冇辦法與我偕老。

風家更不會讓我這種存在,與普通人聯姻,亂了血統。

“確切的說……”風敘和眼睛瞥過我小腹,沉聲道:“我嫁於阿倫,隻不過是看著他一點點變老,再慢慢死去。

而且他也冇什麼情調,隻會做手術,寫報告,開講座,能有什麼用?”

“可我當時不顧一切的嫁了,生下久伴後,我連著好幾年都在外麵逃亡,更甚至和阿倫也因為久伴要不要送迴風家,吵得不可開交。

最後……”風敘和看著我,沉聲道:“我回到了風家,和阿倫生下了冰消。

我眯了眯眼,這中間,好像有異常大的轉變。

可她卻冇有說原因!

畢竟從逃亡到回到風家,再到現在的地位,可不是這麼容易的。

我不認為風家不是不能接受一個普通人,畢竟風琪風瑤也是普通人。

但看風敘和的身份,應該血脈算是比較接近嫡係的,要不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地位。

所以風家怕是也在想辦法,保留純種的嫡係血統,隻是不讓風敘和和普通人生孩子,纔不準她和那個“阿倫”在一起。

畢竟風羲還一直強行讓風望舒和墨修聯姻,生下孩子呢。

可我聽風敘和話裡的意思,以及風冰消的臉色,就知道那個所謂的“阿倫”不太好。

風敘和輕呼了口氣,低聲道:“阿倫已經死了……冰消其實不是阿倫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