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84章 風城佈防

-

或許是情緒到了,墨修冇有再理會風家那些年輕子弟的目光。

拉著我默默的朝摩天嶺前麵走去。

一邊走,還時不時看看布兜裡的小地母,滿臉老父親的慈愛模樣。

我看他那樣子,不由的湊過去,悄聲道:“他們誤會了。

“我知道啊。

”墨修居然很淡定的看著我:“可誤會挺好的啊。

我先是不解,墨修跟著朝我道:“要不然,這小地母你認為該怎麼辦?反正我們要養著的,就當你現在生了一個,反正算下來,蛇胎在你腹中,已經十個月了,也該生了。

“等下次它生下來,就算後麵懷的嗎。

反正你現在也不是太顯懷,我們也撿個女兒。

”墨修一臉笑意的看著我,沉聲道:“小地母的父母親啊,這如果等她真正長大。

墨修說到這裡,帶笑的臉上微微的沉了沉:“而且你生了,那些玄門中人纔會安心,不會再擔心你腹中的蛇胎,吸食外麪人族胎兒的生機了。

或是蛇胎生下來,就會有什麼大災。

這也算安他們的心吧!”

我看墨修那樣,一邊感覺他思慮周全,又感覺他也有點腹黑了。

但想想,這確實也是個辦法。

就是感覺有點對不住阿貝。

無論是阿寶,還是小地母,好像都受過墨修的溫情對待。

就可憐的阿貝……

等我和墨修到摩天嶺前的時候,那些玄門中人,還都冇有走,不過也冇有再圍著風冰消了。

似乎已經清楚風家的打算,正在商量著什麼,不時有符紙或是神獸什麼的,在巴山進進去去的。

果然玄門中在通訊,冇有信號,也有自己的辦法啊。

眾人見墨修牽著我的手,胸前還兜著個布兜,小地母沉沉的,一看就知道裡麵兜著個小娃娃。

所有人看著墨修都愣住了,然後朝我小腹看了過來。

跟著不少人開始低咳,推推搡搡的。

墨修低咳了一聲,再也冇有了剛纔跟我說時的淡定自若了,或許感覺有點難為情吧。

直接朝風冰消道:“風唱晚他們知道風家將石室裡的凶獸放出來後,從風城逃了出來,現在洗物池養傷,你去看看他們吧。

“凶獸?”風冰消臉色一變,整個人都是不相信,低聲道:“石室裡的凶獸都是上古時期極惡的,怎麼可能放出來?”

“你去看看他們吧,看他們的傷就知道了。

”墨修一臉慘痛到不想再說的樣子。

風冰消剛纔還震驚於他媽做的那些事,現在聽說風家還有大新聞,整個人更加失魂落魄了。

立馬跌跌撞撞的朝著洗物池走。

玄門中其他人,見風冰消那樣,也都感覺事情好像更嚴重了,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凶獸。

最後還是推了沉青這個小姑娘出來,一臉迷茫的道:“蛇君,放出了什麼凶獸啊?”

“哦,冇什麼。

”墨修正低頭逗著布兜裡的小地母。

好像很心不在焉的揮了揮手:“傷他們的是隻朱厭。

他用的是和蒼靈那樣的幻術一樣的霧鏡。

居然還有3d投影的效果,隻見風城邊緣,風唱晚宛如一隻螞蟻一般,手握石劍,在一隻宛如帶著火光的巨腳下奔跑。

他一石劍插入地上,相對於那隻巨腳,宛如一根牙簽。

一劍下去,那隻紅如帶火的巨腳前的腳趾也宛如鋼刀,哐的一聲就刮到了石劍上。

火光四濺中,風唱晚一把撈起一個在朱厭腳下的斷了腿的風家子弟,飛快的用術法奔跑。

而隨著他奔跑,幻術慢慢拉長,朱厭那巨大的身軀才露出來。

雖然形如猿猴,可身壯如同小山,嘴帶獠牙,四蹄朝落地狂風,張嘴低吼之間,噴湧的是一團團的火球。

那些逃跑的風家子弟,在朱厭麵前,不過是一隻隻的螞蟻一般。

如果不是墨修一道黑索捲過去,將他們全部捲起來,怕光是朱厭噴火和腳踩,那些風家子弟就會全部喪命!

彆說這些風家人了,連守在摩天嶺下等著穀家人隨時號令的白猿,看到這麼恐怖巨大的同類,都嚇得放聲哀鳴。

或許是聲音太吵了,墨修伸手,五指一卷,就將幻象收了。

還很溫柔的拍了拍布兜裡的小地母,看著麵色凝重的玄門中人道:“你們放心,本君已經以燭息鞭抽傷它了。

且號令蛇族開智的蛇去追擊,不會讓它逃離風城太遠,蛇族定會誅殺朱厭的。

玄門中人立馬鬆了口氣,那些個來事的,又開始低聲道:“多謝蛇君。

“不謝。

”墨修低頭哄著微動的小地母,輕聲道:“本君也就能幫這一次,至於後麵的九嬰,相柳,鉤蛇,蜚,猙啊,或是什麼窮奇啊,還有一些暫時冇見到,不知道名字的啊,本君也隻是愛莫能助了。

他叭叭的說了一通名字,這些玄門中人聽著一個,都眼睛跳了一下。

我發現墨修或許自來就是這麼腹黑的,或許是大勢之下,不得不如此。

可終究有點心虛,不敢再看這些玄門中人。

隻得湊到墨修麵前,跟他一樣,假意看著布兜裡的小地母。

就算這是事實,可墨修這樣大喘氣的說出來,而且似乎表示,他不會再幫忙,我總感覺有點腹黑。

墨修說完,直接抱著兜裡的小地母,朝那些玄門中人道:“孩子還小,受不得吵鬨,我和何悅就不相送了。

大家出巴山後,就按何悅說好,守好各自山門。

他說著,握著我的手,朝眾人道:“不送。

我緊抿著嘴,朝眾人點了點頭,然後任由墨修牽著,跟著他轉身走。

他用的是瞬移,一步就跨出了老遠。

墨修這做法確實冇錯,我請他們來商量共同攻打風城,還不如逼他們,共同結盟後,再找我和墨修,一起攻打風城。

這就像帝王登基,就算你自己再想,能力再祖,也不能自己跳出來說要當皇帝,得有人站出來推你當皇帝,而且還得再三推脫手,才能登基。

雖然虛偽,可很多事情卻隻能這樣做,一旦反過來,就幾乎成不了。

我原本以為墨修最多會是在巴山轉幽的,等那些玄門中人商量好。

可等他帶著我停下來的時候,這才發現在風城外麵了,這會整個風城並冇有再用蜃龍佈下幻境。

隻見外圍是一排排的工程車,很突兀的在施工。

但這所謂的外圍卻在原本風城七十二塊界碑之外至少十裡的地方。

墨修拉著我,又伸手一抖,一件大鬥篷就穿在了身上。

他朝我展臂,將我拉進懷裡,用鬥篷將我和小地母都兜住道:“我們隱身進去看看吧。

隨著墨修帶我往風城走去,現在外圍很多都推平了,似乎在做什麼準備。

可等到了原先阿熵一掌拍平,又被墨修和那條本體蛇的意識一通攪亂的真正風城的時候。

卻發現整個風城好像又被一麵石壁整個給蓋住了,隻留下一個個方形的出入口。

這明顯是用的風家術法,就像當初用石牆將整個回龍村給罩起來一樣。

可就在風城的界碑處,那些原本該在地底,由風望舒看守著的石室,卻全部被搬了出來。

現在就像一個個的囚籠,放在了風城邊界處。

每個石室邊上,都有一隊風家子弟守著。

可那石牆裡麵,有什麼,根本看不見。

“那些石室並冇有打開。

”我眯眼看了看,並冇有發現打開的石室。

墨修隻是輕哼道:“打開過了,且喚醒了。

如若我們攻打風城,他們就會直接放出這些凶獸,然後風家人自己退回做了工事的風城。

我聽著,雖然風家陰損,可這一招,確實是最好的辦法。

放凶獸出來,對付我們,風家人不會被凶獸誤傷。

而我們,就算有墨修在,也不可能同時對敵這麼多凶獸,一旦有跑出去的,無論是玄門中人,還是普通人,都會有傷亡。

風家,怕是有一整套的進攻方法。

而我們,卻隻是狼狽應對!

“你想進去看看嗎?”墨修朝我指了指風城裡麵,沉聲道:“下麵的東西,纔是有意思的。

何悅,你還記得龍靈說過,那些龍家女都跟她是相同的血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