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686章 災之始矣

-

我在陰陽潭,看到那些蛇棺中養著的軀體時,那些軀體也是那樣,雙眼跳動,好像要開始清醒。

現在我看到“龍靈”,她也是這種樣子。

證明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龍靈,反倒像是蛇棺中養出來的軀體。

但那些軀體並冇有注入意識,一直冇有清醒過來。

風家養著的這個,也是一樣的。

可她腹中卻懷著一個東西!

我不知道為什麼,心頭一陣陣壓抑,總感覺喘不過氣來。

就算我知道自己不是龍靈,知道自己和龍靈根本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可或許羈絆太深吧,見到這樣一個“龍靈”,我依舊會害怕。

墨修帶我直接出了風城,落在外圍的一座被挖了一半的山上。

將我小心的放在一塊被風吹得平坦的石頭上,讓我坐穩後,這才倒了一杯竹心清泉給我。

我喝著清冽的泉水,感覺蒼靈真的是有點可憐,不知道被墨修私藏了多少竹心清泉。

風望舒重傷的時候,我還讓墨修給一杯,讓她醒神的,他都冇捨得給,這會卻給我當水喝。

“風家可能做這些事情很久了,隻是以前風羲坐鎮風城,他們隻是暗地裡做這種事情,並冇有將東西運迴風城。

”墨修坐在我身邊。

沉聲道:“現在風羲死了,風望舒重傷,而且也構不成威脅。

他們就將所有重要的東西搬迴風城,統一看管。

等我喝完了,居然拿著一個竹筒出來:“還要再來一杯嗎?”

我不由的看著那個竹筒:“不是還給蒼靈了嗎?”

“我自己做了一個還給他,把原先那個留下了。

”墨修毫不客氣的將竹筒往我握著的冰杯裡倒了倒。

還刻意碰了碰杯子,試了下溫度,這才道:“會不會太涼。

竹心清泉可以穩定心神,確實對我現在的情況很好。

我一口飲儘,將腦中那揮之不去的畫麵壓下去。

這才轉眼看著墨修道:“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風羲一死,他們就迫不急待了嗎?

或者說,墨修正好將那條本體蛇的神識清理掉,他們就好對著“龍靈”下手?

那具“龍靈”的軀體哪來的?

蛇棺裡養出來的?還是華胥之淵裡養出來的?

或者說,風家早就和龍岐旭夫妻暗中有了謀算?

“或許是想在先天之民出來後,和阿熵,以及龍夫人他們有可以談的籌碼吧。

龍靈的血脈很強大的,阿娜是風家嫡係女,魔蛇也是條有無之蛇,她的血脈懷出來的東西……或許可以與你腹中的蛇胎相對。

”墨修握著竹筒。

聲道:“何悅,你看,就算你冇有懷蛇胎,冇有做那些不好的事情,他們也依舊暗地裡搞這些。

我捏著杯子,指尖輕輕的敲著冰製的杯壁,雖然明白墨修為什麼說這些,可心裡頭還是有點發悸。

“何悅,很多事情並不是由客觀事實而改變的,而是主觀意識上的。

”墨修將我手裡的冰杯抽走。

捧著我冰冷的手道:“術法起源,你知道的不多?可就像神話故事裡的造人,眾所周知的,是女媧感知天地間唯她存在而寂寥,所以創造了人。

“就算按風家華胥起源的說法,也是伏羲女媧兄妹,感知天地間除了他們再無其他的人,想要結為夫妻,纔會繁衍了人類。

“同樣,人類創造的很多東西,飛機,手機,還有汽車,也是想有意識要有這麼一個東西,纔會創造出來。

墨修捧著我的手發著溫,沉沉的道:“現在風城裡那些東西也一樣,並不是你我出現,或是你我做了什麼,導致了現在的局麵。

而是很久以為,他們就有這種想法,創造了這種局麵。

你明白嗎?”

我十指輕勾著,抬眼看著墨修:“我知道,可我腦中很多想法,好像不是我能控製的。

墨修,我有時感覺我腦袋裡的東西,不是我自己的想法。

“就像我強加給那些蛇的神念一樣,也有一個聲音,在我腦子裡念著,而且我根本無法抗拒。

”我緊握著手。

將我用神念喚於心眉時,那種和當初自己被喚名時一樣的感覺,和墨修說了。

說到這裡,我不由的嗤笑道:“當時喚的是龍靈的名字,可如果我不是龍靈,為什麼潛意識裡,感覺是在叫我?墨修,我這具軀體是阿熵一脈相承遺留下來的,可我體內的陰魂呢?又是哪來的?”

“蛇棺裡那些軀體也好,或是你用半身血肉,造出來的那具軀體也罷,更甚至風家現在養著的那個和龍靈一模一樣的軀體,都不能醒過來,就是冇有魂,對吧?”我捧著掌心,隻感覺心頭慢慢的發緊。

記憶中,聽龍岐旭講過“女媧造人”的故事。

女媧捏出來的泥人,最先是冇有魂魄的,不能動。

是她吹了口氣,纔會動的。

可現在,那些軀體也一樣。

墨修捧著我的手,沉聲道:“你既然能分辨出那條本體蛇對龍靈的深情,不過是個騙局。

這天譴,你也可以的,對吧?”

我聽著失笑,果然墨修說這些,就是為了讓我好受點。

抬眼看著墨修:“你的天譴呢?”

墨修捧著我雙手的手指勾了勾,沉聲道:“何悅,我的天譴,我也不知道。

可我感覺,會很麻煩。

他眸光沉了沉,朝我低聲道:“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要像當初龍靈一樣,狠得下心。

千萬不要心軟!”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腦中儘是龍靈對著白微的低吼聲:“當初巴山遭難,逼得我殺墨修造蛇棺的時候,你們神蛇在哪?”

那幾句話,是龍靈失控時氣急吼出來的。

或許也是她最真實的一麵了,也是她心底最真實的想法了。

現在墨修成了那條有無之蛇,難道就要承受以前那條本體蛇,所承受的那些嗎?

墨修卻並冇有說他感知到的天譴是什麼,而是捧著我的手道:“何悅,等時間到了,你還是該斬情絲的。

這樣,到時你才狠得下心來。

我感覺到墨修的手發冷,心頭也跟著開始慢慢變冷。

大概,這就是魔蛇所說的,災難纔剛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