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00章 地之四極

-

[]

何壽聽到我要斬情絲,喝著的湯都從嘴角灑了。

轉眼瞥了瞥墨修,又看了看我,然後端著碗,晃了晃下麵的菜葉子,可連喝湯的速度都慢了。

最後嘟囔道:“要不何悅你換顆心吧?你去引開阿熵,我和墨修衝進清水鎮,然後打開有陰陽潭的那個洞府,把他當初給你造的那一具軀體給偷出來。

“那具軀體用來給你承受天譴是不可能了的,但給你換顆心,應該可以吧。

到時把這條本體蛇的心一把火燒了,如果燒不了,你不是能種蘑菇嗎?那就種蘑菇了吧,免得這顆心折磨你。

”何壽似乎連處理方法都想好了。

我隻是沉眼看著碗裡的菜葉,拿勺子慢慢的吃著:“墨修,你記得蛇窟那些銜尾的黑蛇嗎?”

那條魔蛇說蛇窟並不是他造的,風望舒帶來的訊息也是一樣的,蛇窟和華胥之淵好像是同時出現的。

那如果那些銜尾蛇在蛇窟出現的時候就有呢?

明明那條魔蛇是黑白相間的,可為什麼銜尾蛇都是黑的?

那代表著無限的循環,而且我和墨修在那裡看到了很多畫麵。

“我明白了。

”墨修朝我點了點頭,沉聲道:“先吃飯吧,我給你幾個家常小菜,先吃飽了再去。

他說著就轉身去做飯了。

一邊的何壽端著碗,默默的喝著湯,幽幽的道:“我明明坐在這裡,又好像冇有坐在這裡。

更甚至搞怪式的將脖子伸得老長,跟隻烏龜式的將頭對著我道:“何悅,你看得到我嗎?”

我瞪了他一眼:“小地母冇吃掉你?”

“你能看到啊,那就是墨修眼裡隻有你,所以看不到我咯。

”何壽將頭縮回去。

這才幽幽的道:“小地母玩累了,就把我放了。

我得警告你們,天無二日,地無二母,這也是天禁。

你看阿熵拿到了那隻三足金烏,她敢放出來嗎?不敢吧?到現在,都冇見她用過。

我攪著湯勺,很想告訴何壽,我們見她用過。

可想了想,那好像也不算放出來,那隻三足金烏隻是在阿熵的黑髮間展翅飛著,好像就是在一個特定的世界。

想到這裡,沉眼看著何壽:“可現在有兩個地母了,風城那個可能就是原先那一個。

“對啊,你們這個還開了靈智。

”何壽也哎哎的歎氣,瞥了一眼炒菜的墨修道:“要不然就是風城那個神智已滅,現在跟那些凶獸一樣,隻不過是風家操控的傀儡。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風家的實力,那真的是……”何壽咂吧著嘴,沉聲道:“可這地母是怎麼養出來的呢?”

我一時也不知道,但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得去斬情絲。

要不然我麵對阿熵,也冇有勝算。

尤其是坐在這裡,看著墨修炒菜,我都有一種恍惚的感覺,似乎又看到了上次龍靈從外麵跑進來的畫麵。

忙低咳了一聲道:“大師兄,上次摩天嶺搬走,你封住過下麵的東西,你能告訴我,下麵是什麼嗎?”

我提到這個,何壽端著碗的手都僵住了,抿著湯道:“我就是拿龜身蓋住,連縫隙都冇露,生怕下麵的東西跑出來,哪來得及看下麵是什麼啊。

怎麼了?”

活到了何壽這種地步,應該五識皆開了吧。

就算龜殼看不見,也冇有感覺,可何壽總能在摩天嶺搬走,或是搬回來的時候瞥上一眼吧?

我記得那時候,他累得變成一隻烏龜,趴在摩天嶺下,半天都冇有動,連甪端踢他都冇有動。

可那時我心裡頭事情太多,想著蛇棺裡麵是什麼,想著墨修和風望舒的婚事,想著學校的張含珠……

一直冇有問何壽,當初摩天嶺下麵是什麼。

可到現在,我問了,何壽也冇打算說。

我將碗放下,沉眼看著何壽道:“我知道這下麵以前是那些龍蛇大神的埋骨所,也知道我這具軀體以前也是埋在下麵的。

何壽那張少年氣滿滿的臉都扭了扭,瞥眼看了一眼墨修,這才朝我嗬笑道:“這事墨修都不知道吧?是誰告訴你的?”

“大師兄。

”我拍了下手,歎了口氣道:“你隻需要告訴我,當初摩天嶺搬開的時候,你看到了什麼?”

摩天嶺說是巴山祭祀之所,可從阿娜進巴山後,她和龍靈,以及後來射魚穀家的家主都是住在這裡的。

其實就相當於守著摩天嶺吧!

既然後來那些龍蛇大神的殘骨,以及我這具軀體都被龍靈造蛇棺帶走了。

那射魚穀家的家主為什麼還守在這裡?

而且上次我們殺了龍靈,阿娜來鬨過,但魔蛇好像不敢在摩天嶺久留!

何壽聽著我發問,喝著湯的臉慢慢變得蒼老,瞬間皺紋橫生,滿麵滄桑:“何悅,摩天嶺就在這裡,但我能告訴你的,就是彆再搬它了。

何壽轉眼看著我,沉聲道:“有些事情,最好彆知道。

他雙眼好像都變成了那種渾濁的白,聲音也無比的低沉蒼老:“何悅,你知道神話傳說中,女媧補天斷的是鱉足,其實是就是玄龜的腿。

你說那殺的是哪隻龜?你說我該問誰去?”

我不知道何壽為什麼突然提到這事,不由的道:“可你們不是說這女媧出現在大洪水之後嗎?”

“是啊,可你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嗎?”何壽臉上橫生的皺紋,慢慢消失。

朝我沉聲道:“摩天嶺在這裡,就夠了!”

我聽著何壽的話,好像有什麼變得混亂。

就像穀遇時,一直在翻看那些典籍,就是為了證實什麼,或者說找到一些什麼痕跡一樣。

我握著勺子,看著何壽:“有什麼比阿熵更恐怖的嗎?”

至少阿問和何壽都是能直麵阿熵的。

為什麼到現在,何壽居然還讓我彆問摩天嶺下麵是什麼。

何壽朝我眨了眨眼,抬手指了指天:“你還記得天坑那邊出現過一隻眼睛嗎?”

“記得。

”那隻眼睛很怪,墨修當時差點就身殞了。

何壽歎了口氣,小口小口的抿著湯,好像思索著怎麼和我說。

墨修卻端著盤菜過來,放在我麵前,沉聲道:“古籍中記載地有四極,皆以極光相通。

我們現在所知的隻有南北二極,其實摩天嶺下就是一極,傳聞地極乃是萬物歸所。

“能在下麵看到未來往複的事情,大師兄怕是在下麵看到了什麼吧?而且是關於我和何悅的,還很重要……”墨修放下碗,看著何壽:“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