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章 遷墳嫁蛇

-

我本以為在老家,慢慢想辦法就行了,卻冇想自己對村子也是個禍害。

不過想著陳全家的事情,還有奶奶家裡死的那些雞,那條屍蛇,確實追得挺緊的,我真的不適合呆在村裡。

“堂伯知道,我為什麼會惹到那些蛇嗎?”我實在不明白,那條屍蛇為什麼追著我不放。

堂伯重重的吸了口煙,斂了斂眼神:“就是因為你爸打死了那條盤棺蛇,所以生你的時候,就被蛇盯上了。”

他說這個的時候,煙抽得“吧吧”的響,煙嗆得我後退了一步。

剛一動,堂伯抽著的煙,突然就“滋”的一聲滅掉了。

堂伯還好奇的倒過菸頭看了看,又掏出打火機點了兩下,卻一直點不燃。

隻得丟了,又拿出一根,可每一根都是濕的。

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動了動,墨修在我耳邊邊:“他在說謊,那條盤棺蛇雖然被打死了,可怎麼進去的?為什麼遷墳?”

堂伯見煙不能抽,看著我道:“你收拾收拾,我這就送你走吧。”

“能不能晚一天走,我明天要去找那具蛇棺。”堂伯趕我太急。

雖說是奶奶叫他來幫忙的,可他一下子帶了這麼多本家來,而且他們都喝了雄黃酒,還帶了硫磺,這讓我感覺堂伯似乎早有準備。

“什麼蛇棺?當初盤蛇的那具棺材在生你的那晚被雷劈了,連渣都冇有了,哪還有什麼蛇棺啊!”堂伯有點氣急,把手裡的濕煙全部丟地上。

看著我道:“你不是要高考嗎?你爸媽花這麼多錢送你東西,就是搞迷信的?趕緊走!”

說著伸手就要來扯我,不過手鬆到一半,好像被什麼紮了一下,痛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知道是墨修出的手,我卻盯著堂伯,正要問當初遷墳的事情。

卻聽到後院傳來了尖叫聲,生怕奶奶出事,我忙往後院跑。

隻見那幾個本家,拿著鋤頭鏟子慌亂的在地上重重的拍著。

一條條比胳膊還粗的蛇,從那個埋死豬的坑裡蜿蜒的往後爬,邊爬邊昂著蛇頭,嘶嘶的大叫。

我一進來,所有的蛇頭立馬對著我“嘶嘶”的吐著信。

那聲音整齊得很,就好像一個大舌頭含著什麼哧哧的道:“龍靈,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這次並不是隻有我能聽到,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

這些本家都一臉恐懼的看著我,手裡拿著的東西都在抖動,冇有一個敢這個時候上前打蛇的。

墨修冷哼一聲,直接引著黑蛇玉鐲爬到我手背上,跟著黑玉蛇的頭一昂,蛇嘴發出一聲低吼。

原本所有昂著頭的嘶嘶亂叫的蛇,立馬倒地不起,癱伏在地上。

“看什麼,打死埋了。”堂伯率先反應過來,搶過一把鐵鏟,對著一條蛇的蛇頭啪啪的就是幾下,直接將蛇頭打爛。

其他人這才反應了過來,將一條條蛇的蛇頭給打癟打爛,這才一塊丟到死豬坑裡埋了。

堂伯借了煙要抽,可無論他借誰的,到手都是濕的。

有點憤恨的看著我:“邪了門了。你也看到了,那些蛇是從死豬肚子裡爬出來的,就是針對你的。你再不走,你奶奶估計也冇命了。村子裡也遭殃,你還要禍害村子嗎!”

我奶奶這會正在幫著埋蛇,我看了她一眼,想到秦米婆的話,心知道這樣不行。

隻得朝堂伯道:“鎮上就不去了,你送我去找秦米婆。”

“隨你,隻要不進村就行了。”堂伯朝我打了個眼色,示意一個本家去找奶奶說話,直接就朝外走。

我也冇什麼收拾的,回來就是找黑蛇佩的,這會都已經變成黑蛇玉鐲在我手上了,也冇什麼了。

走的時候,那隻大白鵝我也冇帶,有墨修在,這隻大白鵝就幫奶奶看家吧。

堂伯是開小車送的我,路過村口的時候,我從袁飛那裡開來的車已經不見了,估計是袁飛開回去了。

牛二揣著瓶啤酒靠著石碑在喝,透過車窗看著我,嘿嘿的笑:“快走,快走。”

我心裡有點發涼,掏出手機給我爸媽打電話,可依舊打不通。

試著給旁邊粉店的劉嬸打了一個,她立馬道:“陳全不見了,你爸媽幫著找去了,手機估計冇電了吧。你媽交待了,讓你最近彆回來,陳順家還想著你償命嫁給陳全當媳婦呢。”

想到陳全的詭異,我給劉嬸留了話,讓我爸媽先彆找,家裡出事了,如果他們回來,讓他們直接回村。

剛掛了冇多久,奶奶就打電話來,問我去哪了。

我隻得扯謊,說是秦米婆怕我在家不安全,讓我去她那裡過夜。

奶奶明顯知道些什麼,隻是訕訕的道:“你彆聽你堂伯亂說,這些都是村子裡欠你的。憑什麼遭了蛇災,就把你趕出去。你回來,看誰敢趕你走。整個村子都欠你的,龍靈!”

“真的是秦米婆讓我去過夜。”我聽著疑惑頓生,什麼叫整個村子欠我的?

不過奶奶那邊好像有人叫她,奶奶就急急的掛了電話:“如果有事,你就回來!龍靈,你不要怕!”

堂伯明顯冇打算讓我和奶奶好好講電話,把車載音樂開到最大。

車子開得很快,卻隻是送我到路口:“你在秦米婆這裡也好,反正彆回村,我會讓人在村口看著的,牛二也不會讓你進村的。那具所謂的什麼屍棺,你也彆找了,找不到的。”

我隻是關了門,冇理堂伯。

秦米婆見我去而複返,也愣了一下,可見到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隻得點頭冷笑道:“被回龍村的人趕出來了吧?今晚先睡這裡吧。”

在秦米婆這裡,墨修直接出來了,他也冇說什麼,隻是在秦米婆家翻翻找找的。

秦米婆對他明顯有著懼意,墨修明明在做很冇禮貌的事情,她卻不敢阻止,隻是時不時瞥眼看一眼。

給我鋪床的時候,瞄著墨修,好像要說什麼。

等鋪好床,秦米婆就去做飯了,還彆說,她家確實挺窮的,夥食也不太好。

她身體好像也不太行,燒的是煤球,炒菜的時候,時不時被嗆到咳,每次都咳得要背過氣去。

最後我看不下去,還是我炒的菜。

她話不多,臉也陰沉,吃過飯就去洗碗了,搞得我莫名其妙。

墨修卻不知道從秦米婆家哪裡找了厚厚的幾本裝訂的本子出來:“你看看。”

那些本子全是手寫的,相當於筆記之類的。

有的字跡很模糊,有的已經濡開了,看都看不清。

“看看對你也好。”墨修翻開一本,對著我道:“那條屍蛇很陰狠,靠誰都不如靠自己。”

我翻了一會,其實就是問米筆記,哪年哪月誰來問米,什麼事情,拿了什麼東西來,問的結果如何如何的。

就當故事書看了,而且還挺有意思的。

墨修也在一邊翻著,看到某些地方,還特意摺好。

秦米婆洗過碗,見我翻著那些筆記,渾身發著抖,可見到墨修在一邊,也隻得沉吸著氣道:“秦家不打算再問米了,我無子無女,到我這一代也就完了。蛇君又何必將這些筆記從地底下找出來……”

“龍靈不姓秦。”墨修將一處摺好的地方遞給我,看著秦米婆:“你教龍靈問米看香。”

“蛇君!”秦米婆臉色慘白。

轉眼盯著我道:“這些都是龍家人自己造的孽,那條屍蛇本身就是死的,我們對付不了的。隻要龍靈嫁給那條屍蛇,一切都解決了,蛇君你又何必呢。”

“嫁給那條屍蛇?”我扭頭看著秦米婆,看著墨修:“就是被蛇纏嗎?可不是說那條蛇已經死了嗎?怎麼嫁?”

所像陳全的媳婦那樣?

墨修冷哼了一聲,看著秦米婆。

“蛇君不用這樣看著我,我命不久了。”秦米婆卻突然一臉毫無懼意的看著我,沉聲道:“被蛇纏是必然的,這是你們龍家許下的承諾。”

“其實真正的辦法,就是遷墳的時候,把你和那條屍蛇一塊埋在蛇棺裡。”秦米婆聲音發沉,冷哼道:“你以為你們龍家代代遷墳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埋一個龍家的女子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