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01章 時間歸所

-

地有四極,我以前也是聽過的。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

這就是《女媧補天》的原文。

地之四極現在還存的隻有兩極了,好像天禁之後,天地重啟,東西兩極就冇有了。

我聽著墨修的話,轉手摸了摸腦後的飄帶:“所以華胥之淵是東?”

既然四極皆有極光出,風家的標記就是極光青虹,自然也是一極了。

“所以這裡就是西!”墨修接過我手裡的碗,給我裝了一碗飯,又幫我夾了菜:“西主殺。

所以最後那場大戰就是發生在這裡,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全部葬身於此。

墨修將碗遞給我的時候,白噴噴的米飯裡麵夾著幾粒雜糧,蓋著炒好的肉絲和青菜,看上去就食指大動。

我接過碗,還冇開始吃,就聽到何壽在一邊咕咕的吞著口水。

見墨修根本冇有給他裝飯的打算,何壽又幽幽的瞥著墨修:“所以我就不配坐在這裡。

墨修隻是另外端了一碗菜過來,就在何壽以為是給他的時候,墨修依舊將菜放在我麵前:“炒菌子,嚐嚐。

“何悅,你也不想想,你到處拿人種蘑菇,這會不會是你放人身上長出來的啊!”何壽被饞得有點氣急敗壞。

我看著盤子裡切成薄片炒得透亮的菌子,眼前閃過張含珠和龍靈身上冒出各種真菌的畫麵。

卻還是拿著筷子夾了一筷放進嘴裡,滑嫩鮮美。

邊嚼邊瞥眼朝何壽道:“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萬物歸所,未來往複,到底指的是什麼?

“哎……”何壽歎了口氣,眼巴巴的看著我吃飯,幽幽的道:“時間往複,那條魔蛇可自成一方天地日月。

摩天嶺下麵是西方歸所,我和阿問猜的話,歸的可能是時間。

“比如說南海歸墟,歸的是百川納海。

”何壽眨了眨眼道:“西方歸的就是過往的流逝的時間,可時間這東西吧,你說怎麼去形容呢?”

何壽抿著嘴,盯著我碗裡的飯菜,好像說不下去了。

墨修歎了口氣,給他端了碗飯,弄了雙筷子給他。

何壽接過,一筷子就來夾菌子,吃得雙眼都眯了,這才朝我們道:“其實時間這東西隻是人類創造出來計時,同時方便觀察事物變化的,可能根本就不像人類理論上形容的一樣,是線性流動的。

我聽著隻感覺這理論太過虛了,不好理解,隻得瞥眼看了看墨修。

“你不信?”何壽見我臉帶懷疑,立馬用筷子戳著菌子,重重的夾了一大筷子。

好像感覺還不滿意,又立馬引著術法,讓盤子傾斜著要往他碗裡倒。

就在他讓盤子傾斜的時候,墨修直接伸手,將盤子轉了過來。

何壽立馬道:“你看!你看到時間的變化,是你親眼看到了這些菌子在減少。

可如果你直接看到了現在這個盤子裡隻剩這麼多菌子呢?那麼剛纔你冇看到的那一段時間,對於你而言是存在的,還是不存在的?”

“其實它遲早要吃完的,總有一個時間點,它剩的就是這麼多。

”何壽見我冇明白的樣子,敲了敲碗:“時間其實是主觀意識上的東西。

我還是不懂,何壽扒拉著菌子,歎了口氣道:“這麼說吧,時間這個東西就像空間一樣,墨修能用瞬移,是因為他以前是道蛇影,冇有實體,受控於執念,所以完全不受空間限製,明白嗎?”

“他現在還能用瞬移,是因為他處於有無之間,所以也能用。

但你見我們能用嗎?就算阿問和我,或者是阿熵,法術強大到極致,依舊受困於空間,因為我們都是有實體的。

我感覺自己聽懂了,又感覺自己好像冇有完全聽懂。

墨修卻好像並不在意這個,拿筷子給我夾菜,免得何壽搶。

何壽看得幽幽歎氣,盯著我道:“其實說這個,何悅你應該最清楚,因為你能用神念看到過往。

如果你的神念,掌控的是和魔蛇一樣的時間呢?這樣你能看到彆人記憶中的過往,其實就像空間裡的東西一樣,就在那裡,隻不過隻有你能看見,這樣是不是就很好理解了?”

我聽到這裡,不由轉眼看了看這廚房,猛的想到了當初在家主石室裡,那條本體蛇與我對視,叫我“何悅”的那次。

那件事情有點玄妙,可我更多的是恐懼。

“就是時間也是和水一樣,可以流動,而且是實實在在存在,但我們抓捕不到,你卻可以。

”墨修幫我夾著菜,沉聲道:“就像你這具身體裡本身消失的記憶。

“對!”何壽轉眼看著我們,輕聲道:“我和阿問認為,阿熵和龍岐旭夫妻能抽取記憶,再植入記憶,可能就是從摩天嶺這邊探尋到了什麼。

何壽說著就慢慢認真了起來,伸手一轉,出現了一盆水。

他將手伸到水裡,無論他怎麼抓,水都從他指縫裡流掉了。

“時間如果就像這水一樣,你先得看見它,然後才知道它是能裝得著的,纔會去想怎麼裝它,並且創造個東西去裝它。

”何壽用手撈了好一會,跟著手中輕輕一晃。

一個用冰凝結而成的杯子,端著滿滿一杯水從那盆裡出來。

他將杯子放在我麵前:“如果不是墨修每次用冰凝結成杯,我也不會知道可以這樣。

我看著那一杯子的水,感覺太玄了,又感覺哲學性太高了。

墨修卻直接拎著那個冰杯,扔進何壽的盆裡,沉聲道:“所以你解釋了這麼多,到底看到了什麼?”

何壽頓了一下,伸手將那個盆連水一起引走。

端著碗大口的扒拉著飯,然後轉眼了看我和墨修道:“那時何悅搬摩天嶺去清水鎮,是群蛇**的時候吧?我那時候滿腦子想的都是蛇棺,蛇棺到底是什麼,能讓龍靈這麼厲害!”

“所以我在摩天嶺挪開的時候,看到了……”何壽吞著嘴裡的飯,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殺了墨修,造了蛇棺。

我聽著愣了一下,皺了皺眉道:“你怎麼確定是我?”

“那不是看臉,也不是看畫麵,就像你用神念一樣,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了。

”何壽捏著筷子扒拉著碗裡的米飯,沉聲道:“你用的是阿娜那把要殺我的石刀,殺了墨修,而且是現在的墨修,有實體的這個。

何壽拿筷子指著墨修,沉聲道:“我原本冇當回事,以為是自己那時經曆的事情太多,當時你和墨修又鬨矛盾,太擔心你真的殺了墨修,所以產生了幻覺或是心魔什麼的。

畢竟墨修冇有實體,可現在……”

何壽翻了下手裡的筷子,盯著墨修道:“而且我看到的畫麵中,墨修蛇君的蛇身在七寸往下的地方有一個方寸大小的傷疤,蛇鱗不生,如同息肉一樣發紅的露在外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