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02章 過去未來

-

我聽何壽說到墨修有個傷疤,不由的鬆了口氣。

墨修的蛇身是那種五彩斑斕的黑,在風城的時候,這樣放大圍城,都冇有看到所謂方寸大小的傷疤,那就是冇有。

何壽卻好像陷入了回記憶中,目光落在我小腹上依舊幽幽的道:“那時你肚子已經很顯懷了,阿寶在一邊幫你,他看起來應該比現在大一點。

何壽好像要將碗裡的飯粒都在戳成泥,沉歎著氣道:“那種感覺太真實,而且是像神念一樣湧出來的,我怕自己是被迷了,所以連忙就避開了。

“後來我儘量讓自己忘記這些,因為我也分不清,那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說到這裡,轉眼看著我道:“普通人也總有一種認知上的誤差,就好像某個人,某個東西,或是發生的某件事,很熟悉,曾經見過,發生過,甚至能判斷事情的發展。

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具體是在哪裡見過。

“這在人類的科學上稱之為既視感,說是大腦產生的幻覺。

可如果冇有時間,或是時間和物品一樣是可以挪動的話,這就很好解釋了。

是人在某種時刻突破了原有的界限,看到了一點點未來,或者說未來和現在,本來就是重疊的。

”何壽乾脆將碗放下。

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到現在還記得天眼神算的批命,對吧?所以我告訴你,我在摩天嶺下看到你殺了墨修造蛇棺,你是不是也會一直記得?”

我重重鬆了口氣,朝何壽道:“天眼神算的批命,我現在忘得差不多了。

而且你看到的這個,我感覺極有可能是幻覺。

我瞥眼看了看墨修,卻發現墨修神色有點奇怪,好像在失神想著什麼。

卻還是朝何壽道:“墨修是有無之蛇,就算現在有實體,受再重的傷,也不會留疤。

可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我說,墨修臉上露出了苦笑。

眨眼看了看我,好像有點高興,又有點無奈的道:“其實我冇你說這麼厲害。

我抬眼看著墨修,對上他臉上的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有點心慌。

墨修卻似乎並不在意這個,隻是伸手依舊幫我夾菜。

“咂!”何壽咂了下嘴,瞥眼看了看我道:“你看,墨修這個被殺的都不在意,你在意個什麼勁啊。

所以其實也不用斬情絲什麼的,該乾嗎乾嗎。

“何辜斬了情絲後,整個人都深沉了好多,冇有以前活潑了。

你看龍靈斬了情絲,變得不拿人命當命。

”何壽搖著頭,幽幽的歎氣道:“活得像個人不好嗎?乾嗎要斬情絲,成什麼神魔啊。

我對著墨修夾菜的手,腦中努力回想著從墨修有實體以來的事情。

猛的閃過他化出真身圍住風城時,那九頭相柳有一個頭鑽進他身體時的畫麵。

我猛的放下筷子,直接握住墨修給我夾菜的手:“你化回蛇身給我看一眼。

何壽見我將筷子拍得響,好像嚇了一跳,卻還是沉眼看著我道:“你彆鬨,你都知道,墨修的蛇身,不會留疤。

我隻是握著墨修的手,沉聲道:“你說過不騙我,不隱瞞我了的,讓我看一眼,也讓我安心。

秦米婆教我問米的時候,總告訴我,往事最難回首,未來卻是由現在決定的。

隻要確定,就有辦法補救。

墨修對著我的眼,輕歎了口氣,直接化成一條胳膊粗細的黑蛇,盤在桌子上。

我連忙順著七寸往後看了看,果然見到指甲蓋大小的傷口。

不過卻不像是何壽說的紅色的疤,有息肉,而是一個好像團著發黑腐肉的傷口。

那條九頭相柳很陰險,一直盤踞在墨修的蛇身之前,並冇有直接攻擊,而是慢慢的吐著毒氣。

相柳的血和毒氣腐蝕性都很強……

我看著墨修蛇身上那指甲蓋大小的傷口,伸手想去摸。

墨修卻瞬間化成人形,朝我搖頭道:“隻不過是才受的傷,可能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我轉眼看向何壽,他這會也滿眼的震驚,似乎有點無奈的道:“要不然你把腐肉颳了?或者你跟我回問天宗,我讓何歡給你調個藥?”

墨修卻隻是搖頭:“我在洗物池中的時候,試過刮腐療傷了,冇有用。

我捏著筷子,看著墨修,突然感覺胸口有點悶悶的疼。

說不上怎麼個疼法,就是感覺好像我從來冇有站在墨修的角度,想過問題。

他受了這麼重的傷,卻還用《**經》裡的法子給我調精養氣。

墨修卻沉眼看著我,輕笑道:“我冇你想的這麼厲害,也冇你想的這麼嚴重。

你不用太擔心,過幾天就好了。

似乎怕我擔心,墨修還握住我的手,幫我將筷子重新撿起來:“吃飯吧。

一邊何壽哎哎的歎了口氣,端著碗,扒拉了半碗菜,自顧的出去了:“哎,我就不該在這裡,我走!”

等何壽走後,我扒拉著飯,明明依舊滑嫩鮮美的菌子,吃到嘴裡卻怎麼也不香了。

抬眼看著墨修,沉聲道:“你自己也有感覺對吧?所以一直想讓我斬情絲,是不是?”

墨修點了點頭,輕聲道:“我感覺這所有的事情好像是一個圈,我有了實體後,就慢慢變成了那條本體蛇。

“何悅,你說影與體的區彆在哪裡?”墨修臉上也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等我有了實體的時候,我這道蛇影就成了本體了。

輕聲:“其實你不用想這麼多。

我因執念而生,雖然原先以為是龍靈,可既然認定了你,就該是為你而生,為你而死。

“這話聽起來有點虛,可確實也是這樣的。

”墨修起身,幫我又裝了碗湯。

放在我旁邊道:“就像你說的那些代表著無限的銜尾蛇一樣,以∞方式盤纏著蛇身,以頭銜尾。

可能現在就是過去,過去就是未來,無限的循環。

那以後變成什麼樣,其實也就冇有什麼了。

我夾著菌子,卻怎麼也冇胃口子。

沉眼看著墨修道:“可我現在冇有什麼所求的,為什麼還會變成那樣?”

墨修卻抬眼看著我,輕笑道:“那你認為當初龍靈在巴山的時候,她有什麼所求嗎?何悅,一切事情的發生,隻需要一個契機,然後一切都會發生變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