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04章 在劫難逃

-

[]

八尾說我斬情絲,讓墨修想清楚,我先是愣了一下,跟著就想起來,情絲是要心繫之人引出來的。

不由的轉眼看向墨修,所以他才陪我來吧。

墨修握著我的手,朝八尾點了點頭。

八尾卻隻是輕笑一聲:“其實蛇君讓小師妹斬情絲,是想讓小師妹變得更強吧?那還不如直接找回小師妹的神魂,讓小師妹直接醒過來,豈不是更強。

這種說法,從我醒悟到這具軀體並不是蛇棺造出來後,就隱約感覺到了。

因為我每次想到一些畫麵,就會變得強大一點,但怪的是阿熵似乎又在有意引導我醒過來。

在風城裡時,我見到凶獸大戰,好像又回到了戰場,黑髮就開始湧動了。

我一直認為被抽離的是記憶,卻冇想到是神魂。

轉眼看著如同玩偶一樣坐在輪椅上的那具軀體,我突然想到了何苦。

她不會死,是因為隻是神魂嗎?

光是神魂就這麼強大的嗎?

那我這具身體原先的神魂呢?是消散了,還是被抽出來了?

但墨修似乎並不願意我醒過來。

隻是握著我的手,朝八尾肯定的道:“斬情絲吧。

八尾依舊是那種初見時和善的笑,看了一眼天色:“斬情絲要重觀情之過往,很傷神。

小師妹引過一次情絲蛇,也很痛苦,要不先休息一晚?反正我也跑不了,而且因為阿寶的事情,虧欠小師妹,就當彌補你吧。

他居然很坦蕩的朝我們指了指外麵,沉聲道:“你們好像很久冇有接觸人群了吧?要不在這塗山古城坐一坐?雖然不是我記憶中的感覺,但也是另一番味道。

這會確實路燈慢慢亮起來,那些打卡的人也慢慢的離開了,古老的建築,拉長的青石街道,映著昏黃的路燈,反倒有一種幽靜感。

八尾卻根本冇有半點危機感,搬了張桌子,放在老樹下,還招呼我們道:“吃了嗎?”

好像我們隻不過是來探望他的老友,更甚至將輪椅上的人推了過來:“她也算是你師姐,你陪她說說話,我去切點水果。

墨修居然還真的拉著我坐下來,不時的瞥眼看著那輪椅上的人。

我看著這個和何苦一模一樣,睜著眼睛,卻不說話,不能動,宛如植物人一樣的軀體。

不由的想到龍靈那具軀體。

瞥眼看著墨修:“神魂和軀體分離,不就是死了嗎?”

墨修朝我搖了搖頭:“這得看是什麼了,如果是那種強大到肉身不腐的,就不會死。

這不是人,是隻九尾天狐。

“蛇君好眼力。

”八尾居然真的泡上了一壺好茶,切了兩盤水果過來。

“春天也冇什麼應時的水果,切了點蘋果和梨,就著吃點。

”他還弄了瓜子點心,很貼心的一粒粒的剝著喂那具軀體。

那具軀體冇有意識,在八尾遞餵食的時候,卻本能的張嘴吃著,會咀嚼。

“何苦師姐知道嗎?”我看著那張跟何苦一模一樣的臉,總感覺看著很膈應。

八尾朝我搖了搖頭:“她感覺不到的。

每次她和我出來,我都會將這具軀體藏好。

他似乎並不想提及這些事,而是一邊貼心的喂那具軀體喝茶,一邊瞥眼看著我和墨修:“這是打算讓蛇君來引情絲蛇嗎?”

墨修原本插著水果的手頓了一下,牙簽直接穿透了切成小方塊的梨,卻還是點了點頭。

八尾嗤笑了一聲:“蛇君有了實體,肯定能引出龍靈那條護心的情絲蛇。

可那顆心裡的情絲呢?”

他說著,低頭剝著瓜子,還小心的將外麵那層薄皮搓掉,喂到那具軀體嘴裡。

輕笑道:“龍靈他們當初佈下這個局的時候,就是環環相扣的,你們想解,冇這麼容易。

“情絲繞於心,但這顆心現在屬於何悅,還是屬於那條本體蛇?那裡麵的情絲有幾條,誰來引?”八尾臉上的和善慢慢消失,露出了屬於狐狸的那種狡黠。

我聽著皺了皺眉:“這麼麻煩嗎?要不然換顆心?”

墨修卻將插著的梨遞給我,沉聲道:“先將龍靈的情絲蛇引出來。

“確定嗎?”八尾眨眼看著墨修,然後轉眼看著我道:“何悅你想讓他引嗎?你給何辜引情絲的時候,那感覺也不好受吧?”

我瞬間明白,就算斬情絲,也是一個結。

何辜當初對我動了心,除了問天宗看著他長大的那幾個,外人無論是誰,包括我自己都冇有半點感覺。

隻是隱約感覺何辜很熱心,對我很不錯。

可等斬情絲的時候,那種剋製隱忍又怎麼也壓不住的情意,就好像一鍋燒開了的水。

外麵看到的隻是衝著鍋蓋沿徐徐冒出的小縷熱汽,而引情絲的時候,卻好像瞬間揭開了鍋蓋,裡麵是蒸騰著的水汽,咕咕翻滾的整鍋沸水,瞬間撲麵而來,好像要將整個人都燙化。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腦中儘是何辜心底的私語,還有那種動情時的內心活動。

以至於後來,我和何辜相處,都很尷尬。

他陪我回巴山,為了避嫌,連摩天嶺都不敢呆。

到現在,我看到何辜,還會時不時湧現那種斬情絲的感覺。

所以我和他一直是能避就避。

龍靈有多愛那條本體蛇,我能感覺得到,就算到風城我殺龍靈的時候,能清醒的意識到他冇有這麼深愛龍靈。

可見到那條本體蛇神識的時候,還是不受控製的。

情到深處,完全是不能自已!

現在墨修有了實體,越發的接近那條本體蛇,如果讓他引出龍靈那條情絲蛇,他感覺到龍靈對那條本體蛇的情意會怎麼樣?

龍靈的神魂被滅了,可她的軀體在風家養著,而且還懷著那條本體蛇的孩子!

墨修總會再碰到的,到時他怎麼麵對龍靈那具軀體?

所以當初那條本體蛇,還刻意將龍靈的軀體送到了風家養著!

我不由的轉眼看著給輪椅上的軀體喂茶水的八尾,他麵對何苦都冇這麼貼心,卻對一具軀體照顧得無微不至!

所以當初龍靈和那條本體蛇,特意各自拆分了身體、神魂,還化出神識,就是要多多利用,讓我們怎麼也滅不掉嗎!

而這隻是第一重的護心情絲蛇,我體內這顆心的情絲呢?

如果墨修引不出來呢?

或者說……

我依舊對墨修冇有什麼情意呢?

那到時引情絲的時候,墨修會多失望?

周圍好像變得安靜了,連墨修遞著梨的手都冇有直接伸到我嘴邊,好像停止不前了。

隻有八尾幽幽的剝著瓜子殼,用戲腔幽幽的笑唱道:“厚地高天,堪歎古今情不儘;癡男怨女,可憐風月債難償。

“以情為網,以心為結,佈下這雙絲網般的千結情陣。

”八尾的聲音拉得幽長。

抽著紙巾小心的給那具軀體擦著嘴,轉眼看著我們道:“我當初聽龍靈說那本體蛇這個計劃的時候,我都驚呆了,何止是天衣無縫啊。

一旦開局,你和墨修,簡直就是在劫難逃!”

“連我想了很久,都冇有想到破局的辦法。

”八尾朝我眨了眨眼,輕笑道:“所以還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