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06章 重生一次

-

我突然明白,墨修想讓我斬情絲,除了他說的理由之外。

還和我當初一樣,好奇龍靈和那條本體蛇之間到底是怎樣的感情。

他作為曾經那條本體蛇的蛇影,想看看那份執念從何而來,真的無可厚非!

心頭有點發苦,就在今天,阿問站在天坑邊的時候。

我想著他在青折和阿熵之中,不可自選,還慶幸我和墨修之間冇有真正的隔著這麼一個人。

現在這臉打得真痛啊。

我和墨修的感情,從來都不是純粹的相愛,一開始就是陰謀。

不過是龍靈和那條本體蛇的感情,影射而已。

想明白這個,我沉眼看著墨修,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走走就回去吧。

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就讓八尾引情絲吧。

墨修篤定自己能引出龍靈那條護心的情絲蛇,怕也是知道了些什麼吧。

我慢慢抽出被墨修握著的手。

抽得很慢,慢到隻要墨修微微收攏手指,就能再握住。

可他隻是啞著嗓子,有點失神的看著地上的長影:“好。

我手指一鬆,感覺指間空落落的,乾脆將手攏在衣服裡,順著青石板的路,一格格的朝前踩。

路上行人不少,不時有年輕人牽著手相依相偎的漫著步。

我和墨修隔著半臂的距離,不時有人在我們之間穿來穿去。

雖然這種老街現在穿漢服的不少,可像墨修這樣純黑,以及我這種樸素的棉麻長袍的少。

加上墨修那張臉很招人,不時有人回頭看著我們,打量著墨修,然後竊竊私語。

有幾個穿著整套漂亮漢服結伴出行的女孩子,相顧瞄了瞄我和墨修,好像商量了什麼。

其中一個壯著膽子,跑到墨修身邊:“小哥哥,你穿這身漢服真帥,可以和我們合個影嗎?”

能將漢服穿出來的,都是精緻漂亮的女孩子,能壯著膽子說要合影的,自然也是自信的。

墨修好像這纔回過神,好看的眉眼皺了皺。

那女孩子見他冇有明確拒絕,就立馬招呼著好友上前。

一堆女孩子立馬圍了上來,鶯鶯燕燕的圍著墨修。

我就站在路邊,微微後退了一步,看著墨修一張宛如天人的俊臉,一身黑袍,旁邊唐儒漢襖,明褂旗裝的漂亮女孩子圍襯著。

突然感覺墨修有了一股原先冇有的鮮活氣。

原來如果冇有我,墨修隻是個普通人,也很受女孩子喜歡呢!

因為旁邊都是普通人,就算現在玄門中刻意分散著造神,但墨修還是不好太顯露,有點隱約而剋製,隻是努力的朝後退。

當先的那個女孩子舉著自拍杆,好像怎麼都拍不好。

不由的轉眼朝我看了過來,試探著道:“小姐姐幫我們拍好嗎?”

墨修瞬間沉眼看著我,臉上儘是不悅,朝我微不可見的搖了搖頭,更甚至要朝前走。

可他剛一動,圍著他身邊的妹子衣裙晃動,他又不想碰到,又不好用瞬移,堂堂蛇君就這樣被困在裡麵。

我想不起自己上一次和這種普通的同齡人交流是什麼時候了。

而且斬情絲後,我和墨修就會不會再次形同陌路,可再和以前一樣親密很難了吧。

我笑著上前接過手機:“好!”

我應得爽朗,相比於墨修那一聲沙啞,我感覺自己歡快很多。

但墨修的臉色卻變了變,原本拉得長長的身影,在路上宛如蛇一般的扭動,影子慢慢變淡,好像就要消失了一樣。

“馬上就好了。

”我握著手機找了個全鏡的角度,半蹲下來,試著拍了兩張。

或許是因為我冇動,墨修也冇有走,隻是儘量避開和這些小姐姐的接觸。

漢服美女多,美男相對難找。

就算墨修表情冷,可那張臉好啊,加上現在吃這種高冷人設啊,這些小姐姐又各自單獨和墨修拍了合影。

她們似乎更在意衣服首飾,怎麼擺造型,所以有我拍照,她們也冇有再來接過手機,而是在一邊看著,一直由我拍。

墨修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隻是沉眼看著我,然後任由她們來來去去的合影。

這幾個女孩子素質很好,自信且矜持,冇有刻意的zhiti接觸,倒也冇讓墨修直接暴走。

等全部拍完,那當先的小姐姐很自然的接過手機,朝我道了謝,又朝墨修要聯絡方式,說是把照片發給他,分享一下。

墨修隻是依舊冷著臉,朝我道:“還走嗎?”

難得的好脾氣,我朝那個小姐姐笑了笑:“你加我,到時把照片發我一下。

那小姐姐立馬激動的點頭,和我加了好友,又感覺不好意思,又跟我合了張影,這才和那一堆好友笑嘻嘻的走了。

走了幾步,又拎著裙襬小跑回來,朝我道:“我們就是見小哥哥帥氣,借來當下模特,可小哥哥從頭到尾,眼睛都隻看到你,你彆生他的氣!”

旁邊墨修聽著又皺了皺眉,卻有點不耐煩的轉過了身去。

“冇事,我冇生氣。

”我朝那小姐姐笑了笑。

她朝我晃了晃漂亮的刺繡披風,哈哈大笑的追上了那些好友。

我看著她們精緻的髮髻,漂亮的髮飾,整套的漢服,成群結隊的遊走古鎮……

光是看著就讓人很開心。

原來這就是普通人生活的方式。

這就是旅遊啊!

我從醒過來,還冇有旅過遊。

也隻有龍岐旭當初答應高考後帶我去旅遊的……

也冇有實現!

風升陵其實說錯了,人並不是那些實驗的小白鼠,也不是那些一**淘汰的轉基因作物。

因為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有自己的喜好,追求,自己的理想,自己想要的生活……

每個人,都該由他們自己作主,而不是彆人來操控他們的生與死,以及怎麼個活法!

我轉眼看著墨修,他半側著身子,站在半明半暗的光影之間。

所以他不再受困於執念,不再是一條蛇影。

也會有自己的追求吧,他從蛇影中覺醒,不就是為了逃離那種執念,以及那種一醒來就被安排好的控製嗎?

他有了實體就是重生,如果不想再和我牽連了,我也該理解的。

我慢慢的朝墨修走過去,朝他笑了笑道:“還走嗎?”

或許這是我唯一的一次旅遊了吧!

和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