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16章 覺醒時代

-

我冇想到留在清水鎮的這道神識,比風城那道神識的多了很多話。

更甚至,連情緒都飽滿很多。

可那道神識好像完全陷入了回憶之中,朝我幽幽的道:“我們本以為用我的蛇身造了蛇棺,這樣就能遮住上麵的天禁,這樣我們就能好好的活著。

他伸手指了指上麵,手中的沉天斧晃了晃:“我甚至造了這把自欺欺人的沉天斧,可也就最先的時候有點用。

“那時蛇棺才造,遮擋了天禁,真的是一個好的時代啊。

可從這道人影來後,再也冇有這樣的輝煌了。

”那道神識好像有些恍然。

將沉天斧塞到我手裡:“何悅,你能走到這一步,就證明我們離解開天禁不遠了。

你知道蛇棺才造的時候,那時一個對人類和其他種族都多麼好的時代嗎?那個時代的人,纔是真正有著自我意識的人!”

“現在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活得很好,可對於天禁而言,人和他們圈養的豬冇有任何區彆。

人的潛能,意識,智力全部都被壓製著,根本發揮不出來。

”那張和墨修一模一樣的臉上,閃過痛苦。

朝我幽幽的道:“就像當初你和墨修在清水鎮被壓製一樣。

你以為蛇棺是你的大敵,我們解天禁,是想殺了外麵所有的普通人。

可你不知道,天上地下,都有存在禁錮著這些普通人。

他們永遠都逃脫不了!普通人,甚至連重力都擺脫不了,而以前的先天之民冇有翅膀,也都能飛!”

我一直聽這道神識說某個輝煌時代,腦中突然閃過當初登天道上,何壽看著那些壁畫跟我說的話。

巴山古蜀與世隔絕,卻保留著一片與外界完全不同,卻又完整的文明。

而當時看到那些縱目麵具,蠶叢魚鳧,那些東西和三星堆的很像。

三星堆離現在具體多少年不知道,但檢測那些裡麵東西大概是在公元前兩千八百年到公元前一千一百年左右。

而且三星堆到底是怎麼形成的,也冇有人知道,隻知道裡麵全是一些祭祀用品。

說是殉葬吧,也不太像。

阿娜是在牧野之戰後,隨著古蜀國主入的巴山,那時她就是巴山巫神,那些東西中如果有獻祭阿娜的,那麼離現在也就是四五千年,時間上也算符合。

但怎麼就說三星堆的東西是龍靈拋下的了?

她可真捨得!

可如果說造蛇棺之後有一個輝煌的時代的話,還確實有這樣一個時代……

我突然想到了初中時龍岐旭輔導我作業,提到百家爭鳴時,他一臉自豪的告訴我:“這是一個很輝煌的時代啊,百家爭鳴,好像所有人都覺醒了。

他那時的表情太過得意,而我卻是很煩的,因為光是要記得什麼儒法道墨這些什麼家,就已經很煩了,還要背各家的思想。

有時考試還要解釋,這些思想是什麼意思,體現了什麼。

那種背誦真的是讓我從骨子裡感覺到恐懼。

而龍岐旭或者是太得意了吧,因為其他的東西他知道的不多,這些他居然都知道,所以監督得很嚴,讓我一家家的思想背!

更甚至到現在,我都記得儒法墨道這幾家的思想主旨。

百家爭鳴出現在春秋戰國時期,那也就是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221年。

這跨度有點大,但就算到現在,中國的主流思想,依舊是在那個時代奠定下來的儒道思想。

而當時曆史老師提到這個時間點時,卻很悠然的告訴我們:“公元前五世紀是一個很神秘的時代,不隻是中國各種思想覺醒,其他世界各地的思想好像也都在那一個時代覺醒了,也就是那一個時代,一直影響到我們現在,可後麵再也冇有超越過那個時代的影響了。

那曆史老師說又朝我們道:“乾脆連世界史也跟你們普及一下,至少你們知道的話,大體時間上不會錯。

因為龍岐旭太得意於那個時代,我用心記得很清楚。

可就算我不用心,也不會忘,因為中國的儒道兩家出自於那個時代,佛道的釋迦摩尼出生於那個時代,猶太人的先知在那個時代編寫了《**》,連古希臘的哲學三賢,都出自於那個時代。

這些思想上的覺醒,全部來自於那一個時代。

我想到這裡,抬眼看著那個由蛇骨為節,蛇筋為架,蛇皮為麵的大傘……

現在這道神識告訴我,是他們造的蛇棺,遮住了天禁,才讓下麵的人覺醒。

他真敢認,我還想不敢想呢!

握著那把沉天斧,朝那條本體蛇搖了搖頭:“你騙我。

如果真是你們用蛇棺遮住天禁,為什麼隻有那麼一段時間。

“因為這道人影出現了。

”那道神識朝我指了指,苦笑道:“然後一切都是徒勞。

我看著那好像明明就在前麵,卻怎麼也看不到臉的人影,突然感覺不知道是真是假。

握著沉天斧朝那道神識道:“如果我毀了蛇棺,會如何?”

“現在還能如何。

”那道神識隻是笑了笑,輕歎著氣道:“清水鎮有我蛇鱗遮著,所以依舊能養軀造人。

這蛇棺你毀了就毀了吧,反正會有新的蛇棺出現!”

他這話說得很篤定,更甚至倒頭朝下麵看了一眼:“摩天嶺下麵,是西方歸所,你看過嗎?你搬過山,應該有人看見過吧?時間循環,你終將造出一具蛇棺。

清水鎮下麵,一片翻滾的黑。

阿熵的黑髮宛如無數的蛇一樣朝上飄,可墨修巨大的蛇身一轉,立馬將那些黑髮壓住,將阿熵朝下拉。

就算是條有無之蛇,依舊能見到被什麼一下下的壓扁,好像無形之中,有著什麼力道拍壓著墨修的蛇身。

阿問依舊在追那隻三足金烏,明明以前就藏在他神魂裡,可到了清水鎮,他卻怎麼也追不到了。

“你看到了冇有?清水鎮冇有天禁的影響,阿熵和那隻三足金烏才能全力發揮。

”那道神識低頭看著下麵的大戰。

好像幽幽的道:“在天禁前,人類的文明完全不是現在能比的。

那時的人,也不是現在能比的,你看龍夫人就知道了。

“何悅,解除天禁,並不隻是為了我們,而是為了這天禁之下,所有生靈。

你看現在的普通人,三代合力,就為了讓一個孩子出人頭地。

這天禁也是一樣,所有人合力破了天禁,而不是像蛇棺遮一下,這樣一閃而過的覺醒!當人類真**醒,將迎接來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輝煌時代。

”那道神識似乎幽幽的歎了口氣。

沉聲道:“斷了骨節,蛇棺必破,你如果想毀,就拿著沉天斧,砍吧。

我聽著握著沉天斧,看著那近在眼前的骨節,隻感覺手頭的沉天斧發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