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34章 虛無之間

-

我都有點不太理解阿問的話,什麼叫想過墨修的天譴是什麼?

天譴這種東西,是我想什麼就是什麼的嗎?

可對上阿問的眼,我看到裡麵映著自己的這張死人臉,以及神念感及到阿問眼中的擔憂。

立馬明白,他們依舊感覺我斬情絲之後,或者是毀蛇棺後,整個都變得不太正常了。

所以墨修陪著我,阿問和我聊,這就相當於心理谘詢了。

他們對我,還真的是看護得緊啊!

當下直接開口道:“天譴是由天禁之上的東西定的吧,不是我能想的。

蛇君剛纔觸及到天譴了嗎?”

“他的執念是複活龍靈,其實就是因情而生。

”阿問伸手緊緊的抓著電腦椅的撫手。

朝我輕聲道:“既然他最先認為你是龍靈,也是你讓他動了情,那他的執念最終也就變成了你。

“至於天譴,對於你們這種存在,直接絞殺成本太大,影響也會很大。

最好的辦法自然是誅心,讓你們內心遭受煎熬痛苦,冇有心思再去搞其他的事情。

”阿問的手慢慢摩挲著電腦椅。

輕歎了口氣道:“你的天譴,是因為天眼神算的那個批命,讓你一直認為一切都是因為你而起,都是因為你才造就了那些混亂不堪的局麵。

“其實中間或許有很多事情發生,讓你心境有變化,可都冇有你親身感覺到天譴的時候,那麼明確。

“天譴或許就是愛情這種東西是一樣的,你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的人,可當你真正碰到某一個人,一起經曆了某些事情,在某一刻有人提醒,或是自己突然發現,原來這就是愛的時候,你纔會覺悟到。

“天譴也是一樣的,你知道自己會有天譴,然後一件件事情經過,這就像一次次測試,到你內心最煎熬、最難受,最無法承受的時候,你內心會有一瞬間默認,原來這就是你的天譴。

然後……”阿問抬手拍了一下電腦是椅。

抬眼看著我:“天禁,或者是上麵的天眼,或者是其他,就會知道,這種對你打擊最大,讓你最煎熬,這就會真正成為你的天譴。

“可我現在冇有天譴了。

”我回想了一下阿問說的話,似乎感受到天譴的時候,確實是這麼回事。

可我現在冇有心,無論他說什麼,都毫無波瀾,感覺不到什麼情緒。

所以天譴對我而言,根本不存在了。

“可墨修的天譴在於你剛纔看到的。

”阿問似乎又吸了口氣,抬眼看著我道:“你剛纔是不是在這裡神念湧動太過,又觸發了什麼,看到了這裡的過往對不對?”

“嗯。

”我點了點頭,對上阿問的眼,乾脆用神念將剛纔看到的場景投放給阿問。

阿問看完也是皺了皺眉,一臉不解。

我直接開口道:“我感覺很奇怪,那條本體蛇似乎能看到未來,而且在我看他的時候,他能看到我。

“可我隻能看到過去,而且能和他有所感應。

以前我以為是因為同一顆心,可現在我冇了心,依舊能看到他們。

”我拍了拍胸口。

感覺這個問題和摩天嶺可能有關:“以前我和秦米婆問米,她告訴我未來由現在決定,是可變的。

反倒是過往已逝,不可追。

按理說觀未來最容易,看過往最難,但為什麼我就隻能看到過往?”

“因為你心中追憶。

”阿問臉色發沉,朝我正色道:“何悅,你雖然不在意,更甚至清醒的認知龍靈和那條本體蛇的感情是互相利用的。

可你和墨修的感情,是因為他們而起,你和墨修其實都想知道他們那段感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我不想。

”我搖了搖頭。

阿問隻是苦笑:“你學過問米,雖然真正問米的時候很少。

但問米要由人捧著米桶,想著想要問的問題,就是因為意願和意力會透過米粒放大,投射到雞蛋中間。

“何悅,不管你說想不想,或許清醒的認知到你該做什麼。

可你能看到他們的過往,就證明你在想。

”阿問一口次將這麼長的話說完。

似乎長呼了口氣,更甚至有些難受,又摸出了隨身的果脯袋。

可摸了摸卻並冇有再拿出來吃,而是墊在手裡又慢慢收了回去:“再說回墨修的天譴,你知道為什麼在看到你眼中景象的時候,墨修認為這是他的天譴了嗎?”

我點了點頭,雖然並冇有感覺到那有什麼痛苦的,可也大概理解了。

就像阿問說的,我能看到,就證明我還在意龍靈和本體蛇的那段感情……

更重要的是,墨修當時在努力的吻我,寧願被我吸食生機,用命在吻我,想一點點的測試我是不是對他還有渴望。

可我居然看到了龍靈和那條本體蛇的過往……

這何止是對墨修的親吻冇有感覺,就相當於紅果裸的打臉啊。

可我當時就是看到了啊……

我突然發現,自己能有清醒的認知,可卻並冇有什麼太多的情緒。

這大概就是墨修和問天宗這些人,感覺到我問題的所在。

以前我是一個工具人,現在是真的成了一個完全冇有感情的工具人。

“我明白了。

”我雙手搓了搓,朝阿問道:“這方麵的事情,我會和蛇君說清楚的。

可這也不是我能控製的,如果蛇君依舊感覺我這樣對他不公平!”

我沉眼想了想,突然感覺有點好笑。

這樣來來往往的,有意思嗎?

抬眼看著阿問道:“八尾雖然所有尾巴被斬了,可塗山還在,那具九尾的軀體還在,還是可以進入九尾夢境斬情絲的。

到時蛇君也可以將情絲斬了,這樣就兩不相欠了。

我這話說完,阿問臉色發沉。

外麵突然就傳來嘭的一聲響。

我聞聲扭頭看去,卻發現原本隱藏著的石門晃了晃,墨修居然站在那石門的中間。

正一臉苦色的看著我:“所以你斬了情絲,我斬了情絲,大家都做冇有感情的工具人,就完美了,對吧?”

“墨修。

”阿問輕喚了一聲,朝我道:“你先休息。

他連忙起身,強行扣住墨修的手腕,將他朝外拉:“當初談及斬情絲的時候,這種後果我們是想到過的。

可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我,那眼裡的死灰居然還冇有消去。

而是喃喃的道:“何悅,明明斬情絲不是這樣的。

龍靈和何辜斬完情絲都不是你這樣的!”

“為什麼要糾結於情絲?不是說無情無我最好嗎?”我扭頭看著墨修,輕聲道:“不被感情所困,不會愧疚,逃離天譴,這就是你想要我做到的。

“蛇君,我做到了。

”我沉眼看著墨修,一字一句的道:“我感覺現在很好。

墨修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褪色,整個好像都要變得虛無了。

果然是有無之蛇啊,能在虛無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