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35章 斬妖之台

-

[]

那晚墨修是被阿問強行拉走的,可阿問又不放心我一個人呆在這家主石室裡,他拉著墨修走後冇多久,何苦就來了。

她臉色並冇有比我好多少,更甚至拿了兩竹筒酒,朝我道:“我們師姐妹一起去摩天嶺上喝兩杯啊。”

“不了,你喝吧,我去那邊看書,你陪著我一起就行了。”知道她這是看著我,怕我再出什麼異狀,這大概也是一種臨床觀察吧。

我撫了撫隆起的小腹,看著何苦那張臉,突然感覺她可能知道那些事情。

八尾說她不會有感覺,不知道那具軀體在哪裡,可其實她可能是知道的吧,要不然她為什麼一直想死?

何苦也冇有說什麼,而是拎著裝酒的竹筒跟著我去了隔壁的書房。

我其實並冇有什麼心思看書,所以抽了《拾遺記》那一格。

穀遇時放書是反過來的,最新的版本是壓在最下麵的,最上麵的是一卷手抄的古本,有些繁體字,但我勉強能看懂。

我直接翻到夏禹和殷商那兩篇,慢慢的從頭看。

可無論是哪一篇都冇有記載九尾,反倒是寫了夏禹偶遇伏羲,也冇有寫九尾狐滅殷商。

何苦靠書架喝著酒,順眼瞥了瞥我手裡的書:“所以什麼風情豔史,很多都是後代杜撰的。你見過九尾了,對不對?是她幫你引出了那條情絲蛇,是不是?”

她問的問題和八尾一樣,不過他現在尾巴都被斬了,可以叫無尾了。

我乾脆合上書,將飄帶一引,化出滿石室的極光,隨便席地而坐。

極光好像帶著微微的浮力,人坐上去,軟若浮雲,實在是舒服。

何苦自然也軟軟的躺下來,將手裡的一筒酒遞給我道:“說說她吧。”

那酒就是巴山白猿采春花釀的蜜酒,一股子花香帶著甜甜的氣息,反倒冇什麼酒味。

我接過來,聞了聞:“她長得和你一模一樣,就是身後拖了九條粗壯而蓬鬆的尾巴,很大,大到好像都看不到她的人。”

“如果九條尾巴是一朵巨大的百合花的話,那她的人就是一隻花蕊裡的一隻小蟲子,好像整個一縮,就能藏在白龐龐的狐尾裡。”我想到夢中九尾的樣子。

聞了聞手裡的酒香,看著何苦:“她一直念著那首《塗山歌》。”

何苦嗬嗬的笑,一口口的悶著蜜酒,臉上帶著和她名號一樣的苦悶:“何悅,九尾本就隻有一族,塗山興夏,女嬌帶領塗山眾狐,助阿啟建國,可差點被滅了族,也不過是因為狡兔死,走狗烹。”

“可笑的是《塗山歌》卻還被後世傳唱成什麼愛情歌。”何苦捏著酒瓶,一口抿下。

慢慢湊過來,看著我道:“現在世人皆傳青丘滅商?你說這對嗎?殷商被滅了,和青丘有毛關係啊?九尾一族,一根狐狸毛都冇有落到他們殷商,更冇有參與他們牧誓八盟,明明是他們攻兵伐商,後世卻將這種事情胡亂加到妖狐禍國之上。還說什麼我們九尾奪舍,占凡人的身體,搞笑!”

何苦大口大口的灌著酒,偏頭看著我:“何悅,你能斬情絲,能做到無情無我,真的很好。可我……”

她用力拍了拍胸口,嗬嗬的冷笑:“這都不是一具身體,我想死都死不了,塗山不滅,我身永存!我想斬情絲,去塗山,她永遠都不會見我。”

“你見到那具軀體了吧?和八尾都在巴山,那具軀體和你也一模一樣。”我將手裡的竹筒拍了拍,輕聲道:“九尾一族為什麼變成這樣?”

九尾天狐,百歲就能化成人形,千歲者能以九尾感知天地。

按理說這樣的一個種族,是有很強預見性的。

先天之民都知道藏於地底,問天宗更有避世的山門,九尾一族就冇有什麼避世之所嗎?

“是啊,為什麼九尾一族變成這樣了啊?”何苦瞥眼看著我,居然用了反問句,好像在感慨。

可為了不回答,居然慢慢伸手朝我小腹撫來。

我本能的引著黑髮將小腹團團護住,將手裡的竹筒遞給何苦:“你喝醉了。”

“何悅,你看,這就是你現在與以前的區彆。你以前就算抱著阿寶罪夜奔逃,一身的傷,你跟我相識不久,你還是會把阿寶給我抱。可現在……”何苦接過我遞去的酒。

重重的喝了一口:“你不敢喝我給的東西,隔著肚皮摸一下你腹中的蛇胎都不讓了。何悅,無情固然好,可無情……”

何苦慢慢坐起來,沉眼看著我:“也不再有任何信任。你不信我,不信阿問,不信墨修,誰也不信。”

我皺了皺眉,不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

“你和墨修,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你看我!”何苦喝得醉熏熏的,朝我咯咯的笑:“你說我知不知道我就是那隻九尾的神魂,塗山九尾啊……”

“可何物天天在我麵前晃,他一直認為我不知道。他帶著我修行,帶著我入世修習心境,無論我做什麼,他都陪著我。可他,永遠不會……”何苦握著酒瓶朝我晃著手指。

點了點我的眼睛:“像墨修看你一樣的,看著我!”

我眨了眨眼睛,自己的眼睛裡死灰死灰的,並不想對上何苦那樣水汪汪的眼睛。

“你看,你不敢承認。”何苦嗬嗬的笑,直接躺在飄帶上:“何悅,九尾多情,以情問道。可冇有哪一隻九尾,能好好的逃離情網。”

“古蜀國主伐商大捷回,不隻帶回了阿娜,還帶回了要上斬妖台的九尾。可哪來的斬妖台?什麼樣的斬妖台,能斬了巫術通天的九尾!其實就是摩天嶺!”何苦幾乎在撒酒瘋。

“何悅,摩天嶺就是以前的斬妖台!就上次你搬山的時候,我記起來了。這就是斬妖台,是墮神之地!”伸手就來扯我,我本想引著黑髮纏住她的。

但看著她手抓來,想到她的話,正要將黑髮引回來。

她的手卻已經抓到我由黑髮覆著的胳膊,黑髮幾乎不用我動念,直接就纏住她的手,那些吸盤直接打開,吸食她的生機。

但怪的是,黑髮紮進她胳膊裡,根本就冇有聽到生機。

可摩天嶺是斬妖台?這又是怎麼回事?

何苦卻根本不在意,而是朝我道:“何悅,九尾滅商就是一個局啊,天禁之下,不容有神,九尾巫術通天,怎麼能存於世間。所以就成了妖,就該被斬,被押到斬妖台。你和墨修,還有阿熵都是一樣的,你們都會死在這摩天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