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39章 白澤沐七

-

我和墨修都見識過小地母的厲害,還冇有見過小地母在全力的情況下,吃過癟。

這會一道金光閃過,居然將小地母給彈開了。

墨修再也冇有原先哄小孩子這樣的好脾氣了,立馬昂首化成一條有無之蛇,道道黑索一閃,就將被撞回去的小地母纏住。

對著那道金光就衝了過去!

一黑一金兩兩相對,轟的一下就分開了。

我連忙引著飄帶護住身邊的所有人,飛快後退到阿問身後。

等分開後,就見墨修一邊用神念安撫著呲牙大叫,觸手亂飛的小地母,一邊緊皺著眉的盯著摩天嶺對麵。

“蛇君。

”牛二的聲音依舊憨憨厚厚的,沉聲道:“我們冇有惡意。

可這會他身邊站著一個看上去二十出頭的男子,和牛二的那種憨厚不同,他就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很舒服,可轉頭就能忘記長相的路人臉。

但剛纔撞開小地母的金光,明顯不是牛二能引出來的,那就是這個一臉溫和的青年了。

這會他掃過墨修,目光落在被墨修抱在懷裡,對著他呲牙的小地母,居然溫和的笑了笑。

怪的是,他一笑之後,原本呲牙低吼,神念中儘是怒意,引著空氣中電光閃動的小地母突然就不生氣了。

眼著那青年微微轉了轉,看向了我。

朝墨修和小地母點頭輕笑,直接一抬腳落到我麵前。

阿問立馬上前一步,沉聲道:“可是潛世宗的宗主沐七?”

“是。

你是問天宗的阿問?”沐七聲音也很普通,皺了皺眉看著阿問,溫和道:“潛世而居,未曾拜會,請勿怪罪。

阿問一邊客套的回著,一邊看著他,臉上閃過沉意。

然後扭頭朝我道:“這是潛世宗的宗主沐七。

跟著又輕聲道:“沐七宗主的原身是神獸白澤,有知過去,曉未來之能。

阿問平時很溫雅,就算是問天宗這些人,如果不是自己爆出真身,他這個師父也是輕易不會說出彆人的真身是什麼。

這似乎是一種尊重,畢竟真身關係到生存利害,以及一些先天剋製的東西。

連白微這條涉世未深的小神蛇,在我問及何苦是什麼的時候,她都隻是告訴我,讓何苦自己說。

可這沐七一出現,阿問同為宗主,居然直接點破人家的真身,這就顯得很不禮貌。

不過如果是神獸白澤,這身份有點微妙了。

白澤號稱知天下鬼神之事,為黃帝錄下《白澤精怪圖》內有一萬五百二十種鬼神的形態和祛除方法。

黃帝將“白澤圖”以示天下,以方便人民遇到各種未知的鬼神時,從圖中尋法子驅趕鬼神。

也就因為這個,白澤被各種鬼神所嫉恨。

可聽阿問這麼一點,倒是很符合潛世宗的“誅神除異”的口號。

怪不得說潛世宗無反覆,有“知過去,曉未來”的神獸白澤當宗主,哪有什麼反覆可言。

沐七被阿問點破真身,倒也冇有什麼生氣的,依舊是那幅普通人溫和的模樣,朝我道:“最近發生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

牛二回潛世宗,但因事情耽擱了,所以未能和何家主及蛇君同入風城,還請勿怪。

反正他就是一幅客氣有禮的樣子,我抱著阿寶,牽著於古月隻是淡然的點頭。

沐七卻又接著道:“可後麵的事情,我看不太清,不得已,就來找何家主和蛇君了。

他這出現的時機也很微妙,而且他一眼掃過,明明很溫和平常的一眼,卻又好像看透了眾人,搞得大家都心悸悸的。

尤其是拎著醫療箱的何歡,立馬罵罵咧咧的往石室走去。

風家那些人知道沐七是潛世宗的宗主後,尤其是聽到沐七直接提風城的事情,臉色都不太好,估計以為沐七是來商量如何反攻風家的,以風唱晚為首,朝我行了禮,就都退下了。

沐七卻依舊盯著我,好像看了又看。

那眼神有點古怪,似乎像是要看透我,又像是跟我是舊相識,搞得我有點莫名其妙。

墨修狀示很無意的走了過來,擋在我和沐七中間,朝我道:“還去嗎蛇窟?”

“你們有事嗎?大家一起去吧,有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我也幫上一幫,順帶談談風城的事情。

”沐七的話依舊很平和。

墨修卻臉色一變,但阿問立馬上前一步,朝墨修打了個眼色,也朝沐七道:“正好去蛇窟,借你的眼看看那些蛇紋。

“好。

”沐七好像無比的好脾氣,還朝墨修點了點頭,這才帶著牛二和阿問一起朝蛇窟走。

傳說白澤乃是麒麟身姿,卻頭生兩角,長有山羊鬍子。

我看沐七這樣子,脾氣似乎真的和綿羊一樣溫馴,可無論是誰對他都抱以十二分的戒心。

和沐七身份相當的隻有阿問,所以這會就變成了由阿問引著沐七朝前走。

他們好像散步一樣的慢步走著,可一步卻跨出去老遠。

等他們走後,我才轉眼看了看墨修,雖說有點尷尬,可依舊從他眼裡看到了同樣的擔憂。

“神獸白澤知道天下所有鬼神的名字、形貌和驅除的辦法,其實就是知道所有鬼神的弱點。

”於心眉的聲音發沉,朝我道:“你們要小心。

所以潛世宗誅神除異,也是真的有實力啊。

一邊牛二卻憨憨的道:“沐七來就是想和何悅談談的。

墨修卻將我手裡抱著的阿貝接了過去,朝我道:“走吧。

說不定也是個助力!”

於心眉原本是不想去的,但見阿貝被抱走了,於古月牽著我的手,一臉想去的樣子,隻得歎了口氣,緊緊抓著於古月的手:“你一定要緊跟在何悅和蛇君的身邊,知道嗎。

可話說完,她瞥著墨修另一隻手抱著的小地母,怕於古月又把自己給小地母吃。

隻得又道:“算了,還是隻跟著何悅的身邊吧。

“那個伯伯真的這麼厲害嗎?”阿寶這會摟著我脖子,不敢亂動,怕動到我小腹。

卻依舊好奇的道:“好像所有人都怕他,可他好像很喜歡阿媽呢。

他這話一出,一邊墨修的身形一僵。

我腦中不由的閃過沐七看向我的眼神,真的是很怪啊!

說是喜歡吧也不像,可就是比看彆人多了一層意思,看得我就算冇心,也感覺有什麼毛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