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44章 跟我走吧

-

我本以為沐七是來殺我的,再和諧,也是來警示我和墨修的。

可我怎麼也冇想到,他是來幫我拿回記憶的。

神獸白澤,鹿角麒麟身,渾身雪白有須。

知過去,曉未來。

能人言,善眸人。

知天下所有鬼神形狀,和驅除辦法。

無論是能力還是長相,都有著神獸中儘乎完美到開掛的設定。

這樣的神獸本就是出世之姿,卻奈何要墜入人間。

從他為黃帝錄下那記錄著一萬一千五百二十種鬼神的《白澤圖》開始,他就成了王權的象征。

這會我聽著自己的聲音,一聲聲高興的喚著“沐七”“沐七”。

原本空落落的心中,好像也有著什麼歡快的奔騰的。

似乎也想伸手,將那隻雪白的白澤摟入懷裡,親昵的撫著那晶瑩雪白的毛。

墨修燭息鞭嘩嘩的抽動,可在那幻影循環潭中的是沐七和小地母,無論墨修的燭息鞭怎麼揮動,就好像一道影子一樣落不到那幻象之中。

“墨修,冇用的。

”阿問輕歎了一聲,低聲道:“沐七和小地母同在其中,這是你捍不動的存在。

這幻象潭就好像根據在裡麵存在的實力,來決定的。

當初何辜站在這裡麵,墨修不過是揮了揮手,就將何辜腦中的幻象放了出來。

這次沐七是怕自己不夠份量,居然抱著小地母進去了。

就算墨修抽動著,我依舊能看到,那個披著黑髮,穿著藤蔓纏成的衣服的女子,或是側乘於白澤身上,或是趴在白澤背上,在山林中,驅著他狂奔。

或是與化成人身,長著沐七的臉,卻有著一對鹿角的白澤並排著走著。

或是兩人相依相偎的在樹下、草地上躺著。

“沐七,沐七。

”女子黑髮宛如黑夜般飄動著,總是不停的呼喚。

無論那隻白澤在哪裡,一聽到呼喚,就會四蹄生風朝著女子奔跑而去。

墨修或許知道燭息鞭也毀滅不了這幻象,直接將阿寶遞給阿問。

反手就抱住了我,將我的臉緊緊摟在懷裡,轉手捂住我的耳朵,更甚至神念湧動,將我緊緊的纏住。

朝我喃喃的道:“何悅,不要看,不要聽,不要去想。

你隻是何悅!”

可他根本擋不住,論心機腹黑,墨修纔多少年道行啊,哪是能一出手,就“出賣”儘天下鬼神,讓黃帝得以在西泰山檢閱天下所有鬼神的白澤!

我任由墨修將我緊緊的抱在懷裡,可那幻象循環的景象卻在腦中揮之不去了。

那幻象中冇有任何爭鬥,就是那女子和沐七在叢林裡的日常。

或是山澗戲水,或是林裡采花。

或伏或臥,皆可入畫。

那種感覺,溫馨到好像真正的神仙。

似乎什麼都跟她們冇有關係,渴了或是同步而行,可白澤馱伏,找個地方喝水。

餓了,或是采果子,或是由召其他神獸獻上。

真的是很好很好啊!

“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可你以前是很開心很開心的,天下萬物皆敬你為神,你怎麼會不開心。

”沐七的聲音依舊是那溫和。

我不知道是那幻象中的白澤在說,還是沐七。

可這本就是一隻白澤吧,這天底下,本就隻有一隻白澤。

“你不想再呆在這裡了,對吧?”沐七聲音依舊溫和。

他聲音的背後,是那女子咯咯的笑喚聲:“沐七,沐七。

其實不太像人言,反倒有點像是昂長著脖子,學著白澤那長“哞”的聲音發出來的。

可就是因為她一直嘻笑,所以那一長聲到後麵,聽起來就像是人言“沐七”“沐七”。

墨修聽著沐七的話,怒吼一聲,一道燭息鞭猛的朝後麵抽去。

然後摟著我,神念和聲音都在我耳邊迴響。

不停的道:“彆聽他的,這都是幻象,不是真的,隻是他想出來的,不是真的!何悅,彆聽他的,他隻是在迷惑你。

他甚至想用瞬移帶我離開,但這蛇窟似乎被下了什麼禁製,墨修一動,立馬一道道金光閃過。

沐七的金光是連小地母都能彈擋回去的,而且這蛇窟本身就有什麼禁製,墨修帶著我瞬移了幾次,冇有衝出去。

突然他低吼一聲,直接變成了人首蛇身,雙手依舊緊摟著我,可那一聲低吟卻長而不絕,似乎要借這個來阻擋沐七的聲音。

但根本冇用,因為我眼前,儘是那個女子和白澤在林間嘻戲的聲音。

如果有仙境,大概也就是那樣吧。

墨修衝了幾次冇有衝出去,居然直接昂首反轉,對著蛇窟的壁就開始衝。

整個蛇窟都開始晃動,嚇得阿寶摟著阿問,大聲喚道:“阿爸,阿媽!”

阿寶的聲音裡儘是恐懼,更甚至帶著一股子哭腔。

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感覺墨修好像一瞬間就暴走發狂了。

我從墨修懷裡抬頭,腦中雖然還儘是那女子和沐七林間的歡戲,可入眼的卻是墨修緊張而帶著害怕的臉。

那神情和阿寶每次聽到我讓他跟問天宗的人回去時,那樣的緊繃和強壓著的恐慌。

“阿媽!”阿寶似乎又很害怕的大叫了一聲,這次已經完全抑製不住哭聲了。

我感覺墨修“嘭”的一下,又撞到了蛇窟的石壁。

突然一股強烈的不忍湧過,神念微微湧動,黑髮宛如流水一般,滑過我的身體。

我引著飄帶一晃,就從墨修緊抱著的懷裡出來。

順著墨修的蛇身一滑,落在了阿問身邊,伸手接過阿寶,將他抱在懷裡。

阿寶因為剛纔墨修的動作,嚇得緊緊摟著我:“阿媽,阿媽……”

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除了緊緊摟著我,就隻會強壓著哭聲,朝我低喃道:“阿媽要做什麼,阿寶可以幫你的,不要不要我!”

一邊阿問隻是沉眼看著我,眼中儘是無奈。

從阿問阻擋墨修的燭息鞭去抽沐七,我心裡就隱約知道,阿問大要瞭解沐七是要來做什麼的。

這會那幻象潭中,已經變成了無數幀畫麵,儘是那女子和白澤歡快的畫麵。

每一處的背景,真的是仙境啊……

“何悅!”墨修見我從他懷裡脫困,立馬化成人形,小心的朝我伸著手:“我們走,你想知道蛇窟的蛇紋是什麼,我對著你錄下的視頻一句句的翻譯給你,好不好?”

他眼中儘是懇求,似乎無比的害怕。

可身後的沐七卻輕聲道:“你原本就該很開心很開心的,不用害怕,不用擔心。

你隻管開心就好了,你都忘記了嗎?”

沐七的聲音帶著唏噓,喃聲道:“跟我回去吧,我可以將風城那些凶獸的弱點儘數告知阿問宗主。

你和我潛世而居,那纔是你該在的地方。

“這樣你就不用擔心腹中的蛇胎,不用擔心你會殺了墨修,更不用擔心天禁和先天之民。

”沐七聲音依舊溫和。

好像勸一個孩子回家一樣:“你可以帶著你想帶去的人,跟我一起回去。

“你在外麵太痛苦了,回去之後,就不會這樣了,你依舊可以和以前一樣開心。

沐七聲音居然和阿寶一樣,帶著哽咽:“你讓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

可為什麼,你還是這樣痛苦。

你說過的,如果你很痛苦的時候,看到這些畫麵,就會跟我回家。

你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