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47章 不是白紙

-

我不知道墨修對蛇窟做了什麼,或者說沐七也對蛇窟做了什麼,導致現在兩重術法疊加,無論墨修帶著我怎麼用瞬移都是一片片的黑暗。

但墨修卻怎麼都不肯放棄,抱著我在一片又一片的黑暗中跳躍著。

我也不知道他這樣來來回回的,是不是同一片無儘的黑暗,因為反正都是虛空般無儘的黑。

但墨修一直來來回回的,用燭息鞭引出火龍,卻冇有收回,但下次再到的地方,卻冇有一處有火龍的,所以我想應該也不是一個地方吧。

這樣不知道折騰了多久,墨修引出的火龍越來越小,可他好像還不知疲倦,抱著我和阿寶這樣來來去去的。

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守恒的,比如走路和瞬移,同樣的路花費的精力肯定是一樣的,用一次瞬移隻不過是將這段距離花費的精力,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就算所謂的跨過規則,也是要花費同樣的精力的。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那些神仙明明自己能飛,卻還要收伏坐騎。

畢竟能省點力氣,誰不想啊。

所以武俠裡的大俠短距離用輕功,長距離還得騎馬,其實也是同一個道理。

人能跑,但也不能一直跑,走路其實比跑,方能走得更遠。

墨修就算是條有無之蛇,精力也是有限的,這樣短時間裡,快速的用瞬移來來回回,他身體也是吃不消的。

不知道過了多少次了,墨修終於抱著我和阿寶落到一片虛空的時候,引出燭息鞭的時候,在他手裡晃了晃,又瞬間熄滅了。

墨修卻還試著引出燭息鞭,可又試了幾次,都不過是火花一閃。

我知道為什麼他想引出燭息鞭,他想看一下,這所到的地方,是不是可以棲身。

這樣他就可以帶著我和阿寶,像魔蛇和阿娜一樣,避世而居了。

可魔蛇和阿娜,難道就真的清靜嗎?

他們都是以死脫身的!

阿娜捨棄了自己的身體,魔蛇也死了,連它的蛇身都不知道去哪了。

而且在我們入巴山之前,他們都還一陰一陽被困著,一直見不了麵。

有時命這個東西,你說冇有吧,可有些事情,隻有命能解釋。

我見墨修再次引動燭息鞭,卻隻是細小的兩道火花閃動。

輕歎了口氣,引出飄帶,化出一縷縷的極光,朝著身邊**而去。

極光湧過,**之間,儘是漆黑虛無。

墨修卻依舊緊抱著我,低喃道:“我也可以找到一個潛世宗那樣的仙境的,何悅,你等等我,好不好。”

墨修自來腹黑,卻不要什麼麵子的,可以伏低作小,也可以當著玄門所有人自己說自己渣。

更甚至能委曲求全!

他以為,像沐七一樣,有一個潛世而居的地方,能逃離這外麵的這些事情,我就能安心和他在一起了。

“墨修,我和你之間,從來都不是這些客觀的事情。”我發現自己斬情絲後,不再有什麼怨恨之類了的。

那飄帶的極光不知道飄出了多遠,可**之間依舊是漆黑的一片。

我乾脆將飄帶引回來,像在書室那樣變成一張軟毯,兜著我和墨修。

阿寶這會在我懷裡很乖巧了,隻是緊緊摟著我,不敢鬆手。

我示意墨修休息一會,在這一片虛無到隻有極光湧動的漆黑中,幽幽的道:“墨修,我和你之間,其實都是我們主觀上的問題。如果你和我心心相印,感情很好,無論是什麼天禁,什麼先天之民,什麼風城都不是事,隻要我們聯手功克就好了。”

“我對你的芥蒂,來自於你以前對我做的那些事情。而你也因為這些事情,總怕我會離你而去,所以你會選擇性的隱瞞。”

“這些隱瞞我都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我們的感情,跟彆人的感情不一樣。”

“彆人的感情一開始,就是一張白紙,畫上去的也都是美好的東西。可我們一開始拿到的,本就是被那條本體蛇和龍靈塗鴉得不成樣的紙了。”

“就算我們努力的將那些不好的擦掉,可擦完一層,還有一層。然後你就選擇性的又去遮掩掉一些你認為不好的,那張紙到現在,我和你,都不知道到底是你和我的感情,還是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的感情。”

我抱著阿寶,盯著那近在眼睛湧動的極光,感覺眼睛有點痛。

旁邊墨修隻是沉默,喃喃的道:“那我們換一張紙重來,好不好?”

“怎麼換?”我隻感覺好笑。

墨修卻一把握著我的手,朝我沉聲道:“既然你失去記憶,能完全變成龍靈。我也可以!”

墨修好像看到了希望,瞬間就激動了起來,直接從飄帶上站了起來。

一把握著我的手,朝我鄭重的道:“何悅,既然可以抽離記憶,那我們就將不好的記憶抽出來,或者將所有的記憶抽出來。”

“就像你說的,我們將那條本體蛇和龍靈附加給我的記憶,和那些不好的東西,全部抽掉。我們倆都變成兩張白紙,再重新開始,我們都畫那些美好的東西,好不好?”墨修雙眼映著極光,好像都在發亮。

我冷嗬一聲,看著墨修緊握著我的手。

轉著胳膊摟著阿寶,慢慢推開墨修的手。

輕聲道:“既然能抽走記憶,重新開新。蛇君又怎麼認定,我一定會再愛上你?”

我用的力很輕,可墨修握著我的手,卻一下子就掉了。

他好像失神的看著我,喃喃的道:“對啊,如果冇了記憶,你可能根本就不會再愛上我。”

有些事情,就是這麼奇妙。

“送我回去吧。”我知道墨修大概看懂了,朝他輕聲道:“我會在沐七解決了風城的事情後,纔跟他走的。”

墨修嗬嗬的低笑,可那聲音帶著滄桑和無奈。

雙手伸起,在縹緲的極光之中抓著。

好像慢慢的牽出一縷縷極光線,慢慢的在手裡揉著。

就在我以為他要將這條飄帶的極光全部抽走的時候,墨修好像將抽出來的東西,揉成一團。

然後朝我伸手道:“我送你們回去吧。”

說著,他一把拉住我的手,不過輕輕一踏步。

我就感覺身體好像從床上跳下來的那種,跟著眼前一切都又回到了蛇窟。

沐七依舊抱著小地母,淡定的坐在幻象潭邊。

不過那些幻象都不見了,沐七更甚至很有耐心的聽著於古月叭叭的說著什麼。

小地母在沐七懷裡,居然也乖巧的好像一個一兩歲的孩子,眨巴著眼睛,好奇的聽著於古月叭叭的說。

見我和墨修出來,於古月立馬看了過來,興奮的道:“何悅回來了。”

連阿問都鬆了一口氣,朝我艱難的笑了笑。

反倒是沐七,似乎早就料定了。

依舊抬眼朝我溫和的一笑,然後抱著小地母起來。

我看了一眼墨修,朝他輕聲道:“蛇君也要上祭壇嗎?”

“不了。”墨修輕呼了口氣,低聲道:“你們看吧,我先回去了。”

他說完,看了沐七一眼,直接就朝蛇窟外走去。

怪的是,這次他也用的是瞬間,卻直接走了,好像剛纔的禁錮根本就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