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58章 諸神重歸

-

我發現自從斬情絲後,整個人不再處於一種悲悲切切的傷感狀態。

想什麼都比較通透了,也不再賭氣了。

該利用的利用,該殺的殺,該毀的毀,好像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

隻是這會墨修聽我一開口就將九尾的身體給賣了,眼帶吃驚的看著我,可跟著似乎也想明白了。

垂眼勸著沐七道:“神母的神魂雖然強大,可九尾曾經也是神,也可以容得下神母的記憶。

如果你還不滿意的話,我們可以將阿熵的真身給你主人。

沐七彆的不說,這對付風家那些異獸確實用得上。

就算我們能從穀遇時的書室裡,找到《白澤圖》,可鬼知道有冇有用。

風家與時俱進,而且那些異獸明顯是由人統一操控作戰的,根本就不是單打獨鬥的可以比的。

最好的辦法,還是拉著沐七去鎮場子。

再不行,至少也將這外麵一沾血,就能源源不斷生長,吸食掉生機的孢子粉給多搞點出去。

所以,我們還真的要哄好沐七。

這會已經放棄從異獸上找弱點、慢慢又跨上來的阿問,聽我先賣了九尾,跟著墨修又賣了阿熵,腳踩在一隻皮毛滑光油亮也不知道是什麼的異獸身上,差點腳底一滑,栽下去。

我聽墨修說的,立馬感覺又打開了新世界。

將阿熵放入神母的記憶,這等於將阿熵這個攪事精廢物利用啊!

乾脆就抱著阿寶坐在那珠簾旁邊,朝沐七道:“你看我和阿熵幾乎一模一樣,她比我還厲害點,如果你感覺她現在是反派,想法和我不同的話。

不是可以抽掉記憶嗎?我們幫你把她的記憶抽掉,變成一具空殼,這樣你放神母的記憶是不是就更好一點呢?”

沐七趴在珠簾內,抬著那雙鹿眼,好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我們。

不過或許真的是性情溫和吧,語氣居然還是很溫淳:“何悅,你也知道,我在這個時候找上你。

是因為你體內的蛇胎強大到讓天禁都要護著。

“這個容易啊!”我立馬拍了拍墨修,朝沐七道:“風家還有一具軀體,就是龍靈死前留下來,她腹中也有一個蛇胎,跟我的互相牽製。

你跟我們拿下風家,那具軀體就歸你。

墨修先是有點失落,跟著立馬會意,將在風家看到龍靈懷著蛇胎的景象,幻化了出來。

龍靈的身軀也有極強的血脈,母親阿娜是風家始祖一脈的嫡係,父親魔蛇是條有無之蛇,還可能是第一條有無之蛇。

這樣的軀體,用來裝那神母的記憶,完全夠了。

沐七想要蛇胎,我還附帶蛇胎。

我們這都提供各種選擇了,他總不會不滿意吧?

結果沐七依舊用那種幽沉的眼神看著我們,聲音溫卻又低而失落的道:“何悅,你知不知道什麼叫諸神重歸?”

我真不知道,但依舊勸著沐七:“除了我,外麵的人,你想要誰當主人,你隨便選!”

墨修複又用那種沉沉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我完全是不認識的人。

可阿問卻沉聲道:“你說諸神要重歸?”

沐七趴在那房間裡,伸著蹄子晃了一下那翠綠的珠簾,點了點頭道:“對。

阿問好像整個人都不太好了,身體有點發軟,慢慢的坐在了台階上,低喃道:“怎麼會,他們怎麼會還回來。

“不好嗎?”我不知道阿問和沐七這失落的模樣,不太明白,他們不是應該盼著諸神重歸的嗎?

沐七卻依舊晃了晃那些珠簾:“何悅,你知道為什麼現在所有的精怪,都要幻化成人形嗎?”

“因為人是萬物之靈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沐七突然又提到了這個。

轉眼看了看身邊的阿問和墨修,他們一個是一堆息土,一個是一條蛇,可行走的時候,依舊是人形。

“那為什麼上古的那些大神,又都是龍神的形態呢?”沐七頭微微昂起,慢慢起身。

他這次是鹿角麒麟身,渾身雪白,頭如山羊飄著銀鬚,身姿矯健,真的是很漂亮,看著就讓人想一把抱住的那種。

“我以前都是用這種形態奔跑的,隻有在主人想的時候,纔會化成這樣。

”沐七身體扭了扭,就又變成了那鹿角人身,銀髮白袍的模樣。

他慢慢縮到我旁邊,輕聲道:“我變成這樣,是因為主人喜歡人類,因為人類情緒複雜多樣,而且很有意思。

“這就好像人類養寵物,太過溫馴的寵物,或者行動單一的寵物,人類也不喜歡。

”沐七好像有點失落。

目光閃過無奈:“人類的七情六慾,讓主人很著迷。

大概就像現在的人類,喜歡看各種不一樣劇情的電視小說吧。

可也就是這樣,她護著這些弱小的人類,從而惹怒了那些龍神大神。

因為那些大神幻成龍蛇的形態,是因為主人本體的形態就是龍蛇的狀態。

“主人會吃它們,所以它們就努力變成和主人一樣的形態。

現在的人會吃所有的東西,就算是鬼神,他們不敢吃,但他們害怕,就會想辦法滅掉。

所以鬼神也會幻化出人類的模樣,來躲避追殺。

“可主人居然不護著那些幻化成她本體模樣的龍蛇大神,反倒護著最弱小的人類,你說他們氣不氣?”沐七說了這麼多。

這才幽幽的道:“其實,這都不過是生物本身讓它們不得不模仿天敵,來保命罷了。

“什麼人是萬物之靈,既然人是萬物之來,為什麼連老虎都打不過?”沐七慢慢的趴在地上。

輕聲道:“可人太多了,他們以為自己是神。

他們開始像神一樣,創造生物,開始像神一樣,掌控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間。

所以諸神重歸!”

“諸神重歸要做什麼嗎?”我隱約感覺,這所謂的神歸,會危及到外麵的普通人。

沐七慢慢的轉身朝房間裡麵走去。

銀髮飄動,白袍宛若流光湧動。

依舊輕聲道:“何悅,我的主人是天地間的神母。

我守護著她,隻會讓她再次成為萬物的神母,無論是誰,都要奉她為神為母。

就算你,和你腹中的蛇胎也一樣。

我不允許有超越她的存在,也不允許有製衡她的存在。

沐七說著,扭頭看著我:“所以,如果諸神重歸,她也要迴歸,必將是要用你這具身體。

我聽著沐七用最溫和的語氣,說是最冇有商量的話。

也就是說,人家不隻是要重生歸來,而且是要最強勢的重生歸來。

要依舊是這天地萬物之母的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