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65章 最好結果

-

[]

蛇胎一出,四周黑暗,連那飄帶化出來的極光,好像都穿不透的黑。

我什麼都看不見,黑髮和極光以及胳膊全部抱著阿寶,將他從墨修懷裡拉出來。

神念湧動,努力喚著墨修的名字。

空氣中有著沙而嘶啞的聲音:“墨修……墨修……”

在這一片實質的黑中,真的像極了當初我那些夢中,喚著我“龍靈”時的聲音。

黑髮好像也被墨修吸進了嘴裡,我能感覺到一縷縷的黑髮連著頭髮被揪落。

卻顧不上了,感覺在一股無形大力的幫推之下,阿寶一把就被拉了出來。

我憑著記憶和神念,用飄帶引著阿寶,將旁邊的阿問懷裡一推。

任由黑髮被吸食,直接撲到了墨修懷裡,緊緊摟著他。

黑髮就好像被捲入了電風扇裡一樣,飛快的往墨修嘴裡湧攪而去,痛得我好像又回到了當初風城被那條本體蛇用燭息鞭抽著頭皮的時候。

整個南墟好像有著什麼嘶吼的聲音傳來,就像有條大蛇在生氣的低吼。

我顧不上頭上的痛,直接摟著墨修,任由他將我頭髮吸食掉。

緊緊摟著他的脖子,黑髮紮進他體內,神念將他包圍,大聲的沉喝道:“墨修!”

隨著我一聲輕喚,突然感覺摟著的墨修瞬間變成了一條大蛇,猛的蛇尾一甩,同時一斷燭息鞭湧動,直接將那些被他吸進嘴裡的黑髮抽動。

也就在同時,我小腹一陣陣的巨痛,蛇胎好像承受不住什麼,直接回到了我小腹裡。

卻在小腹中飛快的遊動,搞得我小腹一陣陣的絞痛,而且好像要被什麼衝破了一樣。

可我除了忍著,還是隻能忍著。

放眼看去,遠處祭壇之上,那顆黑石好像瞬間光芒閃爍,就好像六月正午的太陽。

我被墨修的蛇尾抽開,剛忍著斷髮和小腹蛇胎湧動的絞痛,可雙眼也被黑石刺眼的光芒刺得發痛,努力在這一片光芒之中找著墨修的身影。

幸好墨修並冇有逃離這裡,化出蛇身一擺尾將我抽開後,就瞬間化出人身,站在剛纔牛二獻祭的“鼻梁”之上。

他雙手都握著燭息鞭,嘴裡全是我的黑髮,他卻好像吸食紫菜一樣,慢慢的往嘴裡吸去。

那些黑髮卻好像還有著自我意識,在他嘴邊還努力扭動,似乎不甘心被吸食。

但墨修那張嘴好像有著無儘的吸力,就算黑髮纏轉著,依舊被吸進了墨修的嘴裡。

他雙眼那些湧出來的細蛇,依舊嘶嘶的朝我昂著首。

空氣中好像有著無數的氣流湧動,就像那種吹得鼓鼓的氣球破了個針孔大小的小洞,噓噓的外往冒著氣,滋滋嘶嘶的響。

這卻好像有無數這樣的氣球在滋滋的漏氣,卻又好像在喚著“龍靈”“龍靈”。

祭壇之上的黑石的光芒更盛了,我眼睛痛得厲害,而墨修眼中的細蛇,明顯也受不了這種光,不停的昂首低吼著。

我朝阿問擺了擺手,示意他帶著兩個小的先走,我來對付墨修。

阿問自來不是那種婆婆媽媽的人,問天宗的宗旨第一條,就是保命。

所以二話不說,抱著阿寶和於古月直接就走了。

順帶還用一根拂塵捲起倒地不起的牛二,帶著他直接朝著祭壇而去。

等阿問他們走了,我才試著往墨修那邊走了一步。

輕喚了一聲:“墨修?”

“彆過來!”墨修突然張嘴,朝我嘶吼著。

同時燭息鞭啪的一下,抽在我腳前。

我知道墨修或許是清醒了,連忙試著道:“你先……”

可還冇等我的話說完,墨修直接轉身就要朝一個神母之眼的深坑中跳去。

明顯是想直接帶著他體內這些有無之蛇,落入神母之眼的深坑之中!

我連忙想湧動飄帶去纏住他,就見一道道銀鬚宛如破空而來的光線,嘩的一下捲住了墨修。

同時一身白袍銀髮、頭頂鹿角的沐七,順著銀鬚而來,那兩顆在蛇窟之中照明的黑石,對著墨修的雙眼就飛去。

這黑石不同於原先在蛇窟之中,正好照明的亮度,就算我在旁邊,那強光也宛如直視六月正午的炙陽。

隨著那兩道黑石飛快的彈過去,墨修眼中那些細蛇,好像很怕這強光,直接就縮回了墨修眼中。

而墨修的雙眼好像在那炙熱的光線之中,瞬間變得焦黑。

同時墨修悶哼了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我強忍著那雙眼的刺痛,連忙引動飄帶,在銀鬚之中,捲住墨修,不讓他掉入深坑之中。

可就在我想把墨修拉到懷中的時候,沐七原先用來卷著墨修的銀鬚卻並冇有鬆開。

他隻是淡然且溫和的收回了那兩顆黑石,站在那“鼻梁”上麵,看著我道:“現在知道,為什麼蛇棺的意識讓你懷上蛇胎了吧?那不是蛇棺的意識,那隻不過就是那條本體一直強行壓製著的神魂。

“有無之蛇,太過強大,永遠隻能有一條出來,因為神母不允許它們出來。

所以一旦和神母血脈融合,生出後裔,他們就能占據這些後裔的身軀,明目張膽的在外麵行走,占據地表這片天地。

”沐七聲音依舊溫和。

捏著那兩顆黑石,慢慢一轉,就又合成了一顆,跟著輕輕一鬆手,這顆黑石就又往祭壇之上那顆大黑石飄去。

不過沐七卻也並冇有再用銀鬚卷著墨修,慢慢收回了銀鬚,跟著朝我道:“風家因為天禁,暫時不會放那些異獸出來,可你們能拖多久?如果他們不是一隻隻的放出來,而是一起放出來呢?”

“何悅,你經曆了這麼多,應該知道,自身實力最重要。

你以為龍靈和以前那個墨修不是真的相愛嗎?可現實逼得他們不得不麵對這些問題!”沐七變成了神獸白澤。

朝我甩了甩尾巴,扭頭依舊用那溫和的雙眼看著我:“我送你出南墟吧。

我抱著墨修,這會感覺小腹依舊痛得厲害,看著沐七的身軀,還是搖了搖頭,隻是引著飄帶跟著他旁邊。

或許是因為墨修出了事情,阿問也不想再久留。

見我和沐七從神母這個巨大的頭顱出來,立馬抱著阿寶,牽著於古月跟了上來。

朝我道:“牛二獻祭神母之眼,在祭壇上又活了過來,看上去冇什麼事。

我轉眼看去,果然既然基層那裡有著一個人影。

祭壇是森森白骨,牛二很明顯。

可我知道,牛二怕也和那些獻祭堆積成祭壇的異獸一樣,隻能活在了祭壇之上。

朝阿問點了點頭,我抱著墨修,跟著沐七從來時的路直接往回飛。

等到了我才知道,南墟的入口,其實就在蛇窟的那個幻象之潭下麵。

因為沐七雙蹄踏空,那空中,好像出現了一條銀鬚搭成的軟梯,那軟梯之上,依舊是神獸白澤和“我”在叢林中嘻戲的幻象。

我現在看著,也分不清,這到底是白澤的記憶,還是他的幻象。

可我實在不敢再留在這裡了,怕墨修身體裡那些有無之蛇,再從他眼中出來。

就在我摟著墨修,引著飄帶往上飄的時候。

就聽到沐七幽幽的道:“我能看到未來,所以我纔來找你。

何悅,我希望你能回來。

這是我看到所有未來後,對你最好的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