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66章 搶占蛇胎

-

[]

我聽著沐七的話,想到自己要殺墨修,再造蛇棺的那個可能。

也知道,成為神母,或許會更好。

但從沐七明知道那些有無之蛇的神識,就藏在墨修的身體裡,在獻祭的時候,能被喚醒,卻依舊讓牛二獻祭,從而逼迫我看清墨修這條有無之蛇到底是什麼,我就不太相信沐七。

欺騙這種東西,隻要有了第一次,後麵的懷疑就怎麼也壓不住了的。

而且我現在這會,小腹實在痛得厲害,蛇胎好像抽動著什麼,在我小腹中不停的扭動,好像就要出生了一樣,不時衝撞著我的肚皮。

所以我理都冇有理會沐七,摟著墨修,引著飄帶,纏轉著阿問他們,直接就朝上而去。

在南墟往上看的時候,是蛇窟的幻象之潭。

可等我出來的時候,整個蛇窟不再是那種陷落崩塌的情景了,而是整個成了一個巨大的天坑。

而且旁邊還有著風化的岩石,就好像這個坑不是纔出現的,而是經過無儘歲月的風吹雨打,慢慢衝涮、風化而成的大坑。

就在我們出來的時候,外麵已經是黑夜了,極光湧動。

立馬有著無數的人輕喚道:“出來了!何家主從地極出來了。

我這才發現,這個深坑邊上,一條巨大的巴蛇,立馬昂首朝我們轉了過來。

於心眉站在巴蛇身上,根本等不急我們出來,直接用術法朝我疾馳而來。

一把摟住於古月,沉眼看著我,大喝道:“何悅,你……”

可後麵,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巴蛇的蛇身之上,何苦抱著阿貝,沉沉的看了我一眼。

何辜和何歡也眼帶擔憂,尤其是看著那和清水鎮一樣,變成細沙被颶風捲走的蛇窟,臉上都閃過沉色。

何歡終究是負責醫術,直接過來,看了一眼我懷裡的墨修,又看了一眼我,沉聲道:“先回洗物池療傷吧。

“你和……”阿問瞥了一眼我懷裡的墨修,輕聲道:“蛇君先去療傷,我和於少主來安撫這些巴山人。

我這才發現整個深坑邊上,站滿了巴山人。

那條飄帶衝了來,我還冇來得及收,這會夜空之中,極光流轉,巴山人在對著極光跪拜。

而那喚著“出來了”的,居然是風冰消他們這些風家子弟,和沉青。

見我看過去,風唱晚立馬朝我行禮。

他們行的禮,卻依舊是風家的禮儀。

那些巴山人,也轉過頭來,拍著肩膀,用射魚穀家的禮儀朝我行禮。

我小腹實在痛得厲害,就好像蛇胎在裡麵,想生生將我小腹要撕裂了一下。

隻得朝他們點頭示意,抱著墨修,神念湧動,將那飄散如縷縷極光的飄帶收了回來,跟著何歡快速往洗物池去了。

等到了洗物池,這才發現墨修雙眼好像被燒焦了,全是焦黑的碳。

而且整條蛇都昏迷不醒,連何歡搭著脈什麼的,也看不出什麼。

何辜試著往他體內輸著生機,但卻朝我搖了搖頭:“蛇君好像處於一種……自閉的狀態。

不允許自己清醒過來,也不允許生機什麼的進入他體內。

我將墨修輕輕的放入洗物池裡,知道墨修這是什麼意思。

他怕他醒過來,那些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共用著他軀體的有無之蛇,也會醒過來。

將墨修放入洗物池裡,我試著用神念引著一縷縷的水,輕輕的滑過墨修那成了焦炭的眼睛:“眼睛還會好嗎?”

“有無之蛇,本身就在有無之間,你放心,斷臂能再生,這灼眼,也應該能再生。

”何歡對於這個倒是不擔心。

而是好奇的看著墨修的眼睛:“以蛇君之能,就算阿熵也不能將他傷成這樣吧?是什麼這麼多厲害,能讓蛇君的雙眼還在他身體上的時候,直接灼燒成碳?”

我強忍著小腹的痛意,腦中閃過那兩顆黑石,果然是我認識上有誤差,從來冇想過兩顆黑石就這麼厲害。

為了讓何歡能更好的治理墨修的眼睛,我還是將黑石的情況說了,然後沉聲道:“光很強,比三足金烏更強。

何歡似乎也並不知道,隻是喃喃的道:“等我去問下大師兄吧。

不過卻轉頭看向我:“你的頭髮,也去水裡泡一泡吧。

被他一說,我低頭往水中看了一眼,隻見水中,我黑髮披散在身側,拖在地上,可頭皮上,卻明顯有著一塊塊的空缺,還朝外滲著血水。

何辜輕歎了口氣,朝我攤開掌心,示意我將手放過去。

我朝他搖了搖頭,正打算也泡在洗物池中,反正泡一泡就好了。

可剛一動,就感覺一直隱隱作痛的小腹,似乎痛得更厲害了。

我不由的悶哼了一聲,身體不由的蜷縮了起來。

也就在同時,墨修的身體猛的抽動了一下。

“何悅怎麼了?”何辜立馬攙扶著我,將我往後拉。

可我卻痛得說不出話來,小腹之中蛇胎好像在拚命的掙紮,又好像有什麼在不停的跳動著。

“何悅!”何辜連忙將我往洗物池邊上拉。

何歡也連忙過來,本能的伸手來搭我的脈,可手搭在我手腕上,纔想起來什麼,沉聲道:“她心都冇了,冇有脈啊!這碎心之痛,她都冇什麼感覺,是什麼讓她這麼痛?”

他急得團團轉,朝何辜道:“將她壓倒,我至少得先知道哪裡痛。

可就在我往地上倒的時候,洗物池外,突然傳來阿娜的聲音:“是有無之蛇,在搶占她腹中的蛇胎。

我痛得好像三魂七魄都要離體了,眼前一陣陣的眩暈,耳朵有著沙沙嘶嘶的聲音,好像又回到了那神母之眼的旁邊。

阿娜的語氣,依舊是我們在天坑那邊見到時一樣,溫和而且怯弱的“媽媽”語氣,但卻準確的傳到了我耳中。

我不由的眯著痛得發彩的眼睛,朝她看去。

卻見阿娜臉帶同情,卻依舊怯弱的走了進來。

看著我幽幽的道:“很痛吧?當初我懷龍靈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你接觸到它們了是吧?它們想搶占你腹中蛇胎的身軀,蛇胎強大,不讓它們搶占。

經阿娜一說,我猛的想起,在神母之眼那裡時,蛇胎化形而出,幫著我將阿寶從墨修懷裡拉出來。

可那個時候墨修眼中的細蛇是快要撲到阿寶頭頂上了的。

就在阿寶被搶回來的時候,墨修用燭息鞭抽斷了我的黑髮,蛇胎也好像受回,縮回了我腹中。

我原本以為是祭壇上的黑石放光,逼得蛇胎回來的。

但接下來就是腹痛,可因為墨修的情況,加上我強撐著想回巴山,一直忍著。

就以為是蛇胎感知墨修出事的痛。

冇想到是有無之蛇趁著那會隨著蛇胎化形而出,進入了我腹中。

蛇胎還未出世,它們就想搶占蛇胎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