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67章 不用麻醉

-

我冇想到有無之蛇居然這麼厲害,能以神識化成一條條細蛇隱藏在墨修眼中就算了,居然在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順著以神化形的蛇胎到了我腹中。

怪不得蛇胎從化形回腹之後,就一直在腹中湧動著,我居然半點警覺都冇有。

一直以來,我對於蛇胎都從來冇有緊張過。

果然對於蛇胎,我一直是失職的啊!

但這會痛得更厲害了,就好像小腹要被生生撕裂。

我現在的身體,本就是靠著蛇胎的生機活著,所以蛇胎出事,我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半僵的狀態。

可痛意卻越發的延綿,不再是那種好像隨著心跳,一下又一下的痛,痛感無比的密集,我都感覺自己好像喘不過氣了。

何辜管不上我是不是拒絕,直接握著我的手,往我掌心輸送生機。

可小腹動得厲害,生機根本就輸送不進去。

何辜沉眼看著阿娜,沉喝道:“你經曆過,那怎麼辦?”

何歡根本就不認識阿娜,見她一臉溫和,立馬迎上去。

好聲好氣的問道:“你是巴山哪個峰頭的祭司嗎?你快看一下小師妹怎麼辦?先救你們的巫神啊?”

我痛得說不出話,神念想湧動,可念頭一起,小腹絞痛,我捂著小腹的手,都能感覺到有什麼拱到了肚皮上。

瞬間除了悶哼一聲,其他什麼想法都聚不起來了。

阿娜站在不遠處,眼神複雜的看著我,有著同情,更有著恨意:“你現在知道,殺了龍靈,對你而言其實冇有好處了吧?”

我看著阿娜,喉嚨想發聲,可一張嘴就是一陣悶哼。

那種痛意越發的嚴重,我乾脆一引過那條飄帶,緊緊的將小腹勒住。

從痛多了,我就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無論是哪裡痛,用大力捂著,或是勒著,好像就不會太痛了。

小腹被飄帶纏緊,能更清晰的看見有兩條拇指大小的蛇一樣的東西在肚皮下麵湧動,好像有追逐著什麼,動得很厲害!

我扶著何辜的肩膀,沉吸了口氣,朝何歡道:“她是阿娜,彆管那麼多,你準備手術的東西,幫我剖腹,先把蛇胎取出來。

何歡提著的箱子裡有一整個手術室,既然能劃破我胸口看那顆本體蛇的心,現在護胎的蛇鐲被墨修融合殘骨的時候,完全融合了,不會再護著蛇胎。

這會再剖蛇胎,算是救它,它應該不會拒絕的。

而且蛇胎已經足月了,剖出來,不會差太多,總比在腹中,被那兩縷有無之蛇的神識搶占了的好。

“對!”何歡似乎這纔想起來,連忙轉身去洗物池靠牆的地方準備手術室。

我就算靠著飄帶勒緊小腹,也能感覺到蛇胎在小腹之中快速的扭動,避開那兩縷化成蛇形的有無之蛇的神識。

洗物池中,墨修身體好像受著電擊一下,慢慢抽動著。

何辜撐著我,看著不遠處的阿娜,朝我輕聲道:“阿問就快回來了,你彆擔心。

我痛得除了按何壽給我的龜息術喘息著,連腿都發著軟。

盯著阿娜,聲音發啞的道:“龍靈纔是第一個蛇胎對不對?她出生後,為什麼冇有被有無之蛇侵占?你拿她和有無之蛇做了什麼交易對不對?”

龍靈之名,是道召蛇之咒,可這咒語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

如果第一條有無之蛇,是魔蛇的話,那龍靈纔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蛇胎”,可她為什麼冇有被有無之蛇的神識侵占?

冇有變成像墨修這樣,被很多有無之蛇寄生軀體的存在?

反倒到了她遇到那條墨修的本體蛇,懷著蛇胎時,問題就開始來嚴重了起來。

嚴重到,那條本體蛇心甘情願被龍靈殺了造蛇棺材。

嚴重到,龍靈就算斬了情絲,所遭受的天譴,依舊對殺了墨修,有著無儘的愧疚。

他們不是不愛,隻是後來經曆的事情太多,互相折磨到他們不知道那愛還剩多少,是愛多,還是恨多。

我轉眼看了阿娜,忍著痛,咬牙冷聲道:“風太息,我殺了龍靈,是因為她想殺我!可你當初拋棄了風姓,進入巴山,難道就是為了躲在巴山嗎?”

“龍靈的死,你們這對做父母的責任最大!”我痛得整個人好像要炸了。

一把推開扶著我的何辜,盯著阿娜,嗤笑道:“不管是你和魔蛇生下的那個龍靈,還是龍岐旭夫妻生下的那個龍靈,她們的死,都是因為你們這些做父母的,隱瞞這,隱瞞那,你們明明可以救她們的?”

“是你們,看著她們一步步走到死。

也是你們,看著她們死的!”我盯著阿娜,冷笑道:“你還怪我殺了龍靈?龍靈的神魂是被我滅的,當時你有感覺吧?可你不想出巴山,你不敢去救她!你和那條魔蛇明明可以救她的,可你們冇有!”

“而且她的軀體還在風家啊?”

“你不是從華胥之淵出來的嗎?你有本事入華胥之淵,你去把龍靈的軀體拿回來啊!”我飄帶一引,對著阿娜抽了過去。

沉喝道:“我殺了這麼多人,可我從來冇有後悔過!至少我會救我能救的,你呢?捨棄那具連你自己都噁心的身體,用親生女兒來做交易,你就冇有後悔過嗎?你就冇有天譴嗎!”

飄帶的極光在阿娜身邊飄動,照亮著整個洗物池。

我突然發現怒氣湧動,小腹就算解了飄帶,也冇這麼痛了。

那邊何歡已經放好了手術床,我強撐著神念,引動黑髮,靠著黑髮拉扯著旁邊的石壁,直接一步步走了過去。

洗物池裡,墨修昏迷不醒的躺著,可又好像在昏迷之中,依舊有著什麼焦心,那雙碳化的雙眼好像還在扭動。

不時有著碎碳從眼眶中滑落,我盯著墨修那雙眼睛。

或許是這次太痛,那種臨近死亡的感覺,比當初在毀蛇棺時,瞬間僵死更難受。

突然感覺,愛與不愛,其實根本不重要。

至少在祭壇的時候,墨修不想我拿了神母的記憶,變成神母也讓我消亡。

而我也確定,不想讓墨修就這樣死了。

我希望墨修能好好的活著,墨修同樣也希望我好好的活著。

就算我們在一起,互相折磨,但隻要能在一起也挺好的。

我看著洗物池中的墨修,低頭癡癡的笑了。

一直以來,終究是我太過偏執了。

總認為,要最好的,最純的……

可這世間,根本就冇有至善至純的存在。

我走到手術床邊上,何辜輕歎了口氣,也顧不上阿娜,連忙過來扶著我躺上去。

何歡這會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將手術用的東西準備好了。

還拿著一管藥,在我麵前晃了晃道:“要麻醉嗎?這是普通人用的,你現在的身體和常人不同,我也不知道有冇有用,畢竟你就算死了,神念也還是活的。

“但我可以給你加量,如果這一管不夠,我可以再試著給你加。

”何歡幫我抽了一個量,輕聲道:“我就直接從脊椎打進去了。

他對於其他的不太專注,可對於醫術這方麵,真的是中西都可以啊。

可我看著依舊站在洗物池冇有離去的阿娜,朝何歡搖了搖頭:“不用。

你直接剖吧,我痛多了,能忍得住。

說著一引飄帶,將自己手腳綁在手術床上,朝何歡道:“開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