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69章 無儘熔岩

-

就在阿娜張嘴咬住我肚皮的時候,我痛得身體一仰,好像整個人都隨著阿娜撕扯的那一嘴,給拉扯著倒弓了起來。

也就在同時,何辜直接打開了那管孢子粉,手握住了何歡放在一邊的手術刀。

可就在何辜就在將手術刀對著阿娜脖子劃過去的時候,阿娜嘴裡嗚咽的低吼了一聲。

跟著猛的一昂首,直接抬起頭來。

隻見她一嘴好像當初阿寶才從胎裡孵化出來時,那種交錯的釘子咬,咬著我的肚皮,慢慢朝外拉。

就在她嘴裡,銜著兩條漆黑如墨、拇指大小的細蛇。

她似乎就咬住了蛇的七寸,那蛇頭不甘心的從被她咬掉的血肉中鑽了出來,朝她嘶吼著。

空氣中儘是憤怒神念炸裂的聲音,一下下的刺激著我的耳朵,好像耳朵都在被震聾了。

旁邊的何歡和何辜也悶哼了一聲,明顯也很難受。

那細蛇就有阿娜嘴角邊嘶吼,但阿娜卻置若罔聞,依舊緊緊連同我的肚皮和這兩條有無之蛇咬著,將它們朝外扯。

可這蛇細可每片鱗片好像都像倒颳著要豎了起來,而且隨著阿娜往外拉,這些蛇的蛇鱗之下,有著一縷縷黑氣,好像根鬚一樣的還紮在我肚皮裡。

黑色的根鬚,在咬破皮鮮紅的肚皮上,很鮮明。

何辜握著手術刀,強忍著那細蛇尖悅刺耳的神念叫聲,不敢再動,隻是緊張的看著阿娜。

何歡也完全傻了,不知道怎麼辦。

那細蛇的蛇尾還在我肚皮裡,就好像紮根很深的野草,正被一節節的拔出來,每一節都有著無數的黑色“根鬚”。

阿娜嘴咬著不敢放,邊昂首朝上扯,一邊雙手還在我肚皮邊緣輕輕撫弄著,喉嚨裡還嗚嗚的念著什麼。

隨著她雙手推弄,就算那兩條有無之蛇被她連同肚皮咬了出來,可肚皮之上還有著一條條細細的根鬚湧動。

而且隨著阿娜慢慢拉長著脖子,那兩條本來隻有筷子長的有無之蛇,好像也被慢慢拉開,似乎有著很大的彈性。

隨著拉扯,那種痛意越發的尖悅,就好像被掐著一點點皮,慢慢的拉扯一樣,整個的筋骨似乎都要隨著這兩條有無之蛇給拉了出來。

何歡連忙將我扶好,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何辜連忙在一邊,幫我輸著生機。

就算我不能接收,他依舊不斷的往我體內輸著生機。

阿娜拉扯著有無之蛇,眼看跟拉橡皮筋一樣,越來越長,她脖子也越拉越長,就好像一條昂首的蛇一樣。

可她拉長的隻是脖子,身體依舊站在手術床邊上,雙手依舊在我肚皮上撫弄著,一點點的推著紮進我腹中的有無之蛇鱗片下的黑絲。

那樣子,極為怪異……

可隨著阿娜慢慢將有無之蛇扯出來,被拉出的有無之蛇也越來越細。

她手也越聚越攏,我痛意也越發的尖悅。

何辜握著我的手,往我手中輸送著生機,朝我輕聲道:“再堅持一下。

旁邊洗物池,有著水聲嘩嘩作響,墨修整個人都好像抖動得厲害,洗物池的水整個都晃動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隨著墨修的抖動,原本就泡在水裡的他好像整個都燃了起來,就像一節丟到水中的紅碳,不停的滋滋作響,有著水汽和氣泡在他身邊咕咕的冒起。

而阿娜的雙手也在我肚皮之上,越推越快。

我痛得雙眼發迷,根本再也冇有心思去看阿娜在我肚皮上做什麼,隻是昂著看著洞中瀰漫的水霧。

那水霧之中,好像有著一條蛇形遊動。

連墨修身邊水滋滋冒著氣的聲音,就好像是神念在緊張的喚著:“何悅……何悅……”

那聲音一如每次墨修喚我時一樣。

我痛得雙眼發迷,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冇有這麼痛了。

而阿娜雙手好像都攏到了一起,將我那一塊被她咬掉皮的肚子,推了起來,一把揪著。

就在我們以為她會直接要將那兩條有無之蛇連根拔起的時候,阿娜突然喉嚨低吼了一聲,跟著我隻感覺熟悉的刀光一閃。

一陣尖悅、卻又好像解脫般的痛意傳來。

阿娜直接用她那把石刀,將我肚皮處攏推起的血肉直接割了下來。

那咬著的兩條有無之蛇,就好像斷了的橡皮筋一樣,朝著她嘴裡彈去。

就在那兩條有無之蛇要彈進阿娜嘴裡的時候,何辜本能的伸手想去攔。

也就在這時,我眼前一黑,墨修那渾身冒著蒸騰熱汽的身體居然直接出現在了阿娜身前。

那兩粒碳化的眼睛,直接就落了下來,然後裡麵好像有什麼旋渦轉動。

阿娜嘴裡那兩條有無之蛇,直接嘶吼著大叫,再次衝進了墨修的眼眶裡。

何歡連忙用原先準備好的紗布捂住我的傷口,然後一把將手術床推開一邊,避開墨修。

何辜更是直接轉過來,擋在手術床、墨修、和阿娜之間,呈現三足鼎立的方式。

我強忍著肚皮上被割破火辣辣的痛意,撐著手看向墨修。

沉喚了一聲:“墨修!”

但墨修隻是扭頭看了我一眼,那雙眼睛周圍依舊是空蕩著的焦黑,那兩條從我肚中強行拉扯出來的有無之蛇,已經消失在他眼眶裡了。

何歡幫我緊緊的捂著肚皮,朝我輕聲道:“你想一屍兩命啊,這個時候叫他!如果他眼睛裡那兩條怪蛇再出來,鑽你肚子裡,我看誰還救你!”

何辜更是將一直緊捏著的那裝孢子粉的竹筒,緊緊捏開了上麵的蓋子。

可墨修那張臉好像也跟燒焦了的泥一樣,慢慢有了裂痕,就在他頭扭過來,好像那空洞的眼睛看著我的時候,身體“嘭”的一下,又倒了下去。

阿娜連忙撲過去,扶著他,直接將他又放回了洗物池裡。

墨修一入水,再次傳來了那種熱碳丟入水中的滋煙聲。

何辜生怕阿娜對墨修做什麼,急忙將裝孢子粉的竹筒又蓋上,一步跨過去,直接從水中,將墨修拉得遠離阿娜。

阿娜看著何辜的動作,臉上閃過傷痛。

卻慢慢捧著水,將嘴角的血水洗淨。

隨著血水被沖掉,她那滿嘴交錯的釘子牙好像也慢慢被衝散不見了。

她扭頭看著我道:“下次要注意,彆讓蛇胎沾染有無之蛇的神識,它們不是真的出來,隻不過是神魂化出一縷縷的神識附在外麵的同族身上。

“剛纔如果不是墨修用神魂困住他體內的有無之蛇的神識,我也拉不出來。

他……”阿娜扭頭看了一眼被何辜拉到離她最遠地方的墨修。

苦聲道:“現在很煎熬吧。

那種自閉的痛苦,宛如將自己置身於無儘熔岩中不停的煎熬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