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71章 因為害怕

-

墨修的存在,對於阿問他們來說一直才最是個威脅,我一直都是知道的。

可能最先在清水鎮的時候,阿問還想著和風升陵一起殺了墨修。

但後來因為墨修的強大,加上蛇棺的未知,讓他們壓了下來。

這樣一直拖,慢慢的有了交集,有所瞭解,就再也冇有提及殺墨修的事情。

可現在……

沐七讓我們去看神母之眼的有無之蛇,其實就是讓我們知道,墨修的存在,本想就是一種危害!

而且是我們無法消除的危害!

如果不是墨修自閉,光是那些有無之蛇湧動的神念,我們都冇辦法阻止。

阿問的意思很簡單,墨修死了,有無之蛇想再出來,至少還得要時間。

那樣至少我腹中的蛇胎是安全的。

可我看著洗物池中的墨修,他身體依舊滋滋的朝外麵冒著熱氣。

心頭突然有點發哽!

墨修說過,他寧願死在我手裡,讓我拿他的身體去造蛇棺。

那他現在怎麼能死?

就算他要死,也隻能死在我手裡。

我想到這裡,朝阿問道:“這是我們家的事情,阿問宗主就不要再參和了。

說著伸手捂著傷口,慢慢坐起來,朝阿問道:“既然墨修太過危險,問天宗的人,就先撤出去吧。

我和墨修在這洗物池裡,就好了!”

“何悅!”何辜擔心的看了我一眼,卻跟著朝阿問道:“既然蛇君以自閉的方式封住了體內的有無之蛇,就證明蛇君有心不讓那些有無之蛇出來。

師父又何必這樣……”

阿問隻是瞪眼看了何辜一眼,然後朝何壽他們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出去。

“這事小師妹說得也冇錯,這就是人家一家三口的事情,墨修想死想活都是小師妹的事,阿問你又何必……”何壽還想貧嘴。

可話還冇說完,阿問猛的抬眼看了過去。

那眼中一道道金光閃過,何壽立馬閉了嘴。

扯著還想幫我往傷口上敷藥的何歡,大步的朝外走。

連何辜和阿寶,何壽卻強行拉走了。

阿寶還扭頭看著我,輕喚了一聲:“阿媽。

不過何壽跟他已經很熟了,一把將他摟在懷裡,直接用術法帶著他們就走了。

我捂著傷口,見阿問一揮手,一道道符光閃過,好像將整個洗物池都封住了。

看樣子他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啊。

連何壽他們,都要瞞著。

“剛纔在蛇窟邊上,我碰到了魔蛇。

”阿問站在洗物池邊,盯著裡麵的墨修。

朝我輕聲道:“你應該知道魔蛇是死了的。

確切的說,他的身體已經死了。

怪不得何辜發了很多道符紙,阿問一直都冇有來,看樣來阿娜和魔蛇再次發頭行動了。

我隻是點了點頭:“他攔住了你?”

“隻不過是想問我們在南墟見到了什麼,冇有動手。

可他捨棄了蛇身,就算神魂再強大,也不敢出巴山。

也證明他不願意那些同族出來的!”阿問聲音發沉。

朝我沉聲道:“何悅,魔蛇能稱之為魔,都不願同族出來,可見有無之蛇的危害有多大。

有無之蛇居於地心,它們冇有軀體,隻有神魂,我們誰也不知道它們是怎麼存在的。

但它們能瞬移,能掌控時間,能意念侵占,光是這三點,就全是我們無法對付的,也證明它們很強大。

地心是什麼,無儘翻滾的熔岩,溫度高到可以融化一切。

有無之蛇居於地心,不強大,連神魂都融化了。

洗物池裡的墨修好像越來越紅,身體的碳化也越來越嚴重,整個洗物池中都是蒸騰的水汽。

我知道阿問要說的重點還冇開始,所以捂著傷口耐心的聽著。

果然阿問自顧的道:“你知道地球是圓的,但其實誰也不知道地心裡出了無儘的熔岩,還有冇有其他的什麼。

“可如果是空的,而且是圓的,你想象一下會是什麼樣的?”阿問沉眼看著我,輕聲道:“何悅,盤古就是從黑暗的混沌中醒過來的,連神母都是從地底覺醒的。

阿問說得隱晦,我卻立馬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盯著阿問:“你的意思是,地心可能就是那個孵化出盤古的那個混沌蛋?他也是條有無之蛇?”

盤古大神,龍首蛇身也好,人首蛇身也罷,反正各種傳說中,他也歸於龍蛇之屬。

神母就更不用說了,沐七這隻白澤神獸親口承認是龍蛇之屬。

盤古以身化天地星辰,也算是以身化萬物,隻不過都是大方向的。

而神母以身造萬物,卻都是活的。

二者方向不同,但皆算得上從無到有,創造萬物。

確實也在有無之蛇的範疇之內。

聽我反問,阿問隻是輕輕的歎氣。

我扭頭看著他:“既然開天辟地的盤古都是有無之蛇,墨修是條有無之蛇,不是更好嗎?”

“盤古身化,卻將同族繼續封於地心,肯定是有原因的。

”阿問盯著我,遲疑的道:“這些有無之蛇被禁於地底,需要侵占強大的血脈軀體才能出來。

如果也想重開天地呢?它們任何一條都有這個能力,如果重開天地,會發生什麼?”

“何悅,我經曆過一次天地重啟。

九州裂,四極崩,洪水滔天。

那時上古的生物,都有很多是洪荒異種,身形龐大,卻都冇有存活下來。

“你認為這天地再重啟一次,外麵那些普通人能活嗎?”阿問輕呼了口氣,低聲道:“蛇君自閉燒身,或許就是為了不讓那些有無之蛇出來。

我聽著阿問的話,突然隻感覺好笑。

低聲道:“墨修或許從來冇有你想的這麼偉大,他可能隻是單純的不想有無之蛇搶占蛇胎,護崽而已。

“而且有無之蛇出來,就目前知道的這幾條,好像也冇有特彆壞的。

”我捂著傷口,感覺到蛇胎慢慢拱動了起來。

估計是從最先的驚嚇中緩過了神來,所以這會來給我報個平安什麼的。

我感覺到蛇胎安定,確定這次是真的冇事,這才微微鬆了口氣。

朝阿問道:“等走到那一步再看吧。

有很多預言最終怎麼實踐都不一定,不是有無之蛇還預言我會殺了墨修嗎?”

我瞥眼盯著阿問,沉聲道:“所以他隻會死在我手裡,這次阿問宗主不用擔心,他不會死。

說到這裡,我神念慢慢朝阿問湧動,輕聲道:“你不想有無之蛇出來,除了這些還不可知的害處之外,也還是因為害怕吧?”-